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1..不算什么打击
    另一边,柳若晴从靖王府成功逃脱之后,并没有跑太远,脚下忽地一软,摔在了冰冷的地上。

    鼻血一直没能止住,这让她的心里,隐隐地生出了一丝不安来。

    手,被冰凉的地面擦破了皮,只是一个小小的伤口,这会儿却渗出血来,甚至根本就没办法止住。

    她不停地用手擦着鼻血,血却越流越多,脸上的血色,渐渐退去,还没等她回到客栈,便一头在门口栽了下去。

    当她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客栈的床上了,感觉浑身的力气,好似被谁给完全抽走了似的。

    她睁着眼睛,一言不发地盯着床顶发呆,平静得近乎诡异。

    秦暄站在她面前,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莫名地有些堵,刚才大夫的判断,跟在楚阳关时大夫说的差不多。

    血症之状,想要治愈,除非能找到神谷子,可那都是三十年前的人了,就算人家还活着,也不一定找得到。

    可惜了……

    秦暄心里能想到的,只有这三个字,同时,也为自己心口那古怪的堵塞感做了解释。

    他只是惜才罢了,所以心里还稍稍有些难受吧。

    “王爷。”

    柳若晴突然间唤了他一声,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你还好吧?”

    秦暄在她身边坐下,少了之前的幸灾乐祸。

    “不好。”

    柳若晴回答得很干脆,视线在这会儿转过来看着秦暄,惨白的笑容,轻扯了一下。

    “每次都劳王爷相救,现在王爷倒是反过来成我的救命恩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柳若晴这话,秦暄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没了之前那翻洒脱了。

    唇角勉强扯了一下,他看着她,道:“昨晚去找言渊了?”

    柳若晴嘴角的表情,微微僵了一下,却并不否认,只是苦笑地扬了扬唇角,回想起言渊当时的模样,心里还是一阵酸痛。

    “既然舍不得他,干嘛避而不见?”

    柳若晴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休息一整夜,感觉稍稍好了一些。

    她没有回答秦暄的问题,只是随口问道:“王爷给我找过大夫了?”

    秦暄一怔,看了一眼桌子上还散着热气的药,点了点头,“嗯。”

    “大夫怎么说?”

    柳若晴其实自己心里有点数,毕竟这样的情况,她自己学过西医,若说之前只是以为是气候干燥引起的流鼻血,现在她再心大也不会觉得情况有这么简单了。

    秦暄的眼神有些闪烁,似乎有心要隐瞒柳若晴的病情,便道:“大夫说你最近体虚,需要多加休息。”

    柳若晴的双眼,定定地看着秦暄,就是一句话都不说,反而看得秦暄越发不自在了起来。

    柳若晴的眼神太过犀利和灼热,让他最后败下阵来,只能如实道:“大夫说你可能患了血症。”

    血症?

    柳若晴愣了一下,她接触的中医不多,血症是什么她不知道,但是直觉告诉她,跟她了解的病是同一种性质。

    “你也别担心,这也不是不治之症。”

    秦暄看着她愣怔的模样,以为她被吓到了,心里隐隐得有些不忍,便出声安慰道。

    尽管他并没有多少安慰人的经验,很显然,这样的安慰之词,对她来说已经尽力了。

    柳若晴却是洒脱地一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王爷这是在安慰我吗?”

    秦暄神色一僵,表情稍稍有些僵硬。

    她淡笑了一声,走下床来,看着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眼神中透着几分迷惘,“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这个病不管是什么,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多大的打击。”

    她只是庆幸自己没让言渊发现自己还活着,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庆幸过。

    秦暄有些惊讶于她的反应,很显然,她是清楚血症会是个什么结果,却惊讶地发现,她能这般泰然地面对生死。

    “你不打算让言渊知道?”

    秦暄问,此刻也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反正都是死,何必让他知道我还活着,给了他希望,让他陪着我等死,不是很残忍吗?”

    给了他希望,又硬生生地将这点希望给掐灭了,她怎么能狠得下心去。

    不如就让他认定她已经死了吧,或许时间久了,他就想通了。

    对柳若晴来说,秦暄只是一个外人,所以,他并不能对他们夫妻二人的感情感同身受,只是,他从传言之中,还是能感受到言渊有多爱他这位王妃。

    让他陪着她一起等死,确实残忍了一些。

    现在,他知道多余的安慰并没有什么用处,最后干脆什么也不说了。

    聿王府——

    “姐姐!”

    昏睡中的柳天心,猛地从床上坐起,头发被冷汗给打湿了。

    “怎么了?”

    坐在她身边的言绝,紧张地凑了上来,探了探她的额头,眉头稍稍一松。

    “烧总算是退了。”

    他握着柳天心稍稍有些冰凉的手,问道:“你这几天发高烧,把我吓坏了。”

    柳天心缓缓转头,没有焦点的视线,在对上言绝那双担忧的双眼时,忽地眼眶一红。

    “刚才是不是做噩梦了?”

    柳天心点点头,鼻尖微微一酸,“我梦到若晴,她不停地流鼻血,怎么都止不住,我眼睁睁看着她血都流干了……”

    “你刚刚喊姐姐是在喊若晴?”

    因为两人相似的长相,言绝知道自己媳妇跟若晴向来亲近。

    若晴刚走的那段日子,她足足病了一个月才稍稍好转了一些,可最近这几天又莫名其妙得病了。

    这把言绝给急得差点像言渊那样白了头发。

    柳天心一愣,并不记得自己喊过“姐姐”,可是她能感受到自己跟柳若晴之间的亲近,那种亲近,是旁人所不能理解的。

    如果不是她所知道的一切都证明了她是陈皇后的孩子,而陈皇后只生了一个孩子的话,她肯定会认定柳若晴就是她的姐妹。

    尽管如此,她却总觉得这中间有许多没法解释的巧合。比如说她跟若晴同时拥有的半块江家玉佩,比如说她们俩一模一样的长相,这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