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2.我觉得若晴没死
    柳天心始终不相信这世间能有这样的巧合。

    若说长相一样是巧合,可那半块玉佩又怎么解释?

    “我觉得,若晴可能真的是我姐姐。”

    她看着言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中间一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等搞清楚了,或许就解释得通为什么我是陈皇后的孩子,若晴却是江家人,你说是不是?”

    虽然言绝也觉得这些巧合有些不同寻常,可看柳天心那毫无血色的脸,他哪里还有心思跟她议论这个。

    若晴已经死了,再提及她,只会让人徒增伤感。

    “你刚退烧,先好好休息,等你好了,我陪你出去散散心,到时候我们再去找找当年江家的线索,好不好?”

    言绝柔声劝道,柳天心抿着唇,沉默了两秒钟,点了点头,复又道:“我总觉得……若晴她没死。”

    言绝没把她这话当回事,只是觉得她没有从柳若晴死去的悲伤中走出来,才会有这样的感觉,便安慰道:“别想那么多了,听话,好好休息,好好吃药,不然,我就不陪你出去了。”

    “不是,我真的觉得若晴没死,最近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像她还在我身边似的。”

    柳天心着急地抓着言绝,道:“你听说过双生儿吗?就是心灵相通那种,当初若晴能感觉到我没死,我现在也能感觉到若晴没死,真的,她真的没死!”

    “天心!”言绝抓着柳天心的双臂,正色道:“六哥亲眼看到若晴被人推下无边崖的,我带你去看过了,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尸骨都没办法找到,就算找到了,神仙也没办法救她,我知道你不愿意接受她死了,可是

    ,你看你现在都瘦成什么样了,你真的忍心让我这么心疼吗?”

    言绝的眼神,说到最后,渐渐暗淡了下去。

    柳天心很想说她不是因为伤心才那样说,而是她真的能感觉到若晴还活着,只是看言绝这副完全不相信的样子,想到自己这段日子确实让他担心了,便只要将心里的话给咽了回去。

    “嗯,我知道了,我一定好好喝药。”

    言绝严肃的脸上,总算是展开了一抹笑容来,“真乖,我在这里陪你。”

    柳天心重新在床上躺下,这几日,当她对柳若晴还活着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的时候,她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那种感觉,就像是绝处逢生寻回了自己亲人的感觉。

    一想到这个,她便忍不住扬了扬嘴角。

    言绝看着她脸上的微笑,心疼地皱了一下眉,心里不住叹息了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管家的声音,“王爷,靖王府的齐护卫说有急事要见您。”

    “齐风?”

    不会老九出什么事了吧?

    言绝心头一颤,站起了身,对柳天心道:“你先休息一下,我马上回来。”

    “嗯。”

    言绝出来的时候,齐风正焦急地在大厅中等着他。

    “八王爷。”

    “找本王什么事,是不是老九出事了?”

    “是……也不是!”

    “到底是不是?”

    言绝被齐风急得浑身暴躁了起来。

    “是这样,今日一大早,王爷便命我们去找王妃的下落,说王妃一定在京城之中,可王妃她明明已经死了,王爷也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为何突然间又命我们去找人?八王爷,您说我们要怎么办?”

    言绝头疼地捏了捏眉心,今天这是怎么了?

    他媳妇儿刚说若晴还活着,回头就听到老九派人去找若晴,如果不是六哥亲眼看到若晴从无边崖上摔下去,他现在都怀疑若晴是不是真的还活着了。

    齐风见言绝还愣着,急得直跳脚,“王爷,您赶紧想想办法,我家王爷不仅仅派我们出去找人,他自己都出去了,还不让我们跟着,属下担心他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自从王妃走后,他们一直防着王爷随王妃去了,好不容易熬过了那段日子,没想到他家王爷又开始“疯”了。

    “这样,我先去靖王府拦住他,你去睿王府找六王爷一起去靖王府。”

    “属下已经派人去找六王爷了。”

    “嗯,赶紧走吧。”

    言霄跟言绝几乎是同时到了靖王府,他们到的时候,正好见言渊从东院里出来,准备外出。

    看到两人过来,言渊的脚步,顿了一顿,目光,朝跟在他们身边一同进来的齐风扫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齐风吓得赶紧将头一低,没敢说话。

    “你们怎么来了?”

    言渊的目光转而投向言霄言绝兄弟二人,问道。

    言绝没有言霄这样沉得住气,直接上前,问道:“听说你要派人去找若晴?”

    听到言绝提起柳若晴,言渊的眼神,在不经意间柔和了几分,再看自己两位哥哥看他的眼神,心里明白他们在想什么。

    抿着的薄唇动了动,道:“我没有疯。”

    “老九,你怎么……”

    “八哥。”

    言渊沉着脸,将言绝的话给打断了,神情严肃地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道:“我没疯。”

    “……”

    兄弟二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用一双安静的眼神看着言渊。

    兄弟三人面对面看了半晌,才听言渊道:“你们跟我过来。”

    说完,自己率先转身往里走,言霄跟言绝二人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几分好奇,随后,二人跟在言渊身后,进了东院。

    进了屋,言渊走到床边,拿出那块柳若晴丢下的金属牌子,递到言霄二人面前。

    “这是什么?”

    言绝问道。

    “这块牌子,一直戴在晴儿身上,她从未摘下过,昨晚有人闯到王府,我跟她交过手,我确定她就是晴儿,这块牌子,就是当时她逃走的时候留下的。”

    他像一个迷惘的孩子,用一双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两个哥哥,希望从他们的眼底得到些许赞同,这样的话,他就不会让自己觉得一切都只是他一厢情愿的幻想。言绝抿着唇,看了看言渊手中的银牌,若有所思了一番之后,看向言霄,问道:“六哥,你当时真的亲眼看到若晴掉下去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