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3.沈老爷介意吗
    言绝问这话的同时,言渊也在期待地看着言霄,试图从他脸上看到一丝犹豫。

    却见言霄想也没想便确定地回答道:“我不会看错的,当时那疯子也是嘴里喊着少夫人,跟着若晴一起跳下去的。”

    言霄的回答,让言渊的眼底,瞬间掠过一丝绝望,却又不愿意完全接受这样的可能。

    言绝看言渊那模样,心中有些不忍,可是,事情过去这么久了,他也不愿意看到自己这位曾经意气风发的弟弟一直活在过去的悲痛之中,便狠了狠心,硬着心肠道:“也许别人也有这块牌子呢?”

    他并不清楚这块牌子的来历,便有此一说。

    言渊摇了摇头,“你可知这牌子是什么?”

    未等言绝开口,言渊继续道:“这是皇家影卫的贴身银牌,是用来证明影卫身份的。”

    言霄跟言绝同时讶了一下,影卫的任务和身份比较特殊,因此除了皇帝之外,没人认识他们,自然也就不知道他们身上还有这样的牌子。

    “当年,西擎江国公府被灭门,这块牌子就是当时落在江家,被那疯子找到交给晴儿的。”

    “什么?”

    言霄跟言绝再度一讶,倒是真的没听说过这件事。“天枢原来属于影卫营,他见过这块牌子。上一批影卫营的牌子便是这个,因为之前丢了这一块,之后所有影卫的牌子全部熔了,重新铸就一批新的,所以,这块便是当年留下的唯一一块,就是晴儿身上留

    下的那块。”

    听言渊这么说,言霄跟言绝二人倒是迟疑了,他们虽然不知道影卫的事,但是这事十有**是真的。

    “那有没有可能是别人捡到了若晴这块牌子?”

    “……”

    尽管两人都希望柳若晴还活着,可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们即使不忍心,也要硬着心肠将言渊的那点希望给掐灭了。

    希望越大,等到最后,那种绝望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不会,是晴儿!”

    言渊果断地否定了言绝的猜测,“我确定她就是晴儿,我跟她相处了这么多年,我能感觉到是她!”

    “老九!”

    “你们不用劝我,我一定会找到她的。”

    言渊冷着脸,将言绝的话给打断了,“你们可以不相信我的直觉,但是你们不要管我,也不要将这件事告知任何人。”

    “既然你认定那是若晴,你告诉我,她为什么要避着你不见你,如果昨晚真是她,她不会没看到你如今成了什么样子,她怎么忍心走?”

    沉默了半晌的言霄开口问道。

    言渊张了张嘴,无法回答,只是心口骤然疼了一下,疼得仿佛差点窒息了。

    “晴儿肯定有苦衷。”

    最后,他只能说出这句话来。

    看着言渊这模样,言绝二人也没法再说什么了。

    “既然这样,那你去找吧,需要帮忙就跟我们说。”

    言霄犹豫了一下,这般说道。

    言绝惊讶地看了言霄一眼,正要说话,却被言霄用眼神给制止了。

    出了王府,言绝憋了一路,还是没忍住问道:“不是,六哥,你明知道老九魔怔了,你怎么还跟他一起疯?若晴都死了,他去哪里找?”

    言霄停下脚步,若有所思地沉默了片刻之后,看向言绝,问道:“你刚才从老九的眼中看到了什么?”

    “老九眼中?”

    言绝一怔,“什么看到什么?眼……眼珠子?”

    看着自己老弟这副傻兮兮的样子,言霄在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是正色道:“是生机。”

    “生机?”

    言绝不明白,这什么意思?

    “自从若晴死了之后,我已经没见过老九眼中有这种光芒了,也许让他觉得若晴还活着,对他来说还是一件好事,哪怕找不到,他还能带着这样的希望活下去。”

    言霄这么一说,言绝渐渐明白了他的意思,可心里头不免有些担忧,道:“可他迟早会相信若晴已经死了。到时候……”

    “只要没找到若晴的遗体,他都会认为若晴还活着,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时间久了,有些伤痛自然会过去,总比他现在郁郁寡欢,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来得好。”

    言绝抿着唇,敛眸细细品味了一下言霄这番话,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六哥你说的也有点道理,让他傻乎乎地去找若晴,总比这样要死不活得好。”

    虽然这话说得不怎么好听,但道理确实是这么一个道理。

    “庞太师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

    言霄换了个话题,问道。

    “今天一早出来,我还没来得及问,等我回王府再说。”

    “嗯。”

    言霄点点头,表情有些严肃。

    “对了,沈沁现在怎么样了?”

    言绝问道,见言霄脸上的表情,又阴沉了几分,知道他心里不好过,言绝也没有追问下去。

    “还是老样子。”

    半晌,才听言霄轻声开口道,低沉的嗓音里,透着几分心疼和凝重。

    言绝抬眼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跟沈沁什么关系,我怎么不知道你俩这么熟?”

    沈沁可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也没跟他六哥有什么婚约,又不是什么无家可归之人,虽然昏迷不醒,可这样待在睿王府里,传出去总归名声不好。

    言霄知道言绝心里的想法,也并没有隐瞒沈沁的身份,道:“她是我天机阁的人,七岁的时候,在我身边待了三年。”

    说完,见言绝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言霄也没觉得有什么。

    “她这么小就跟着你了?”

    “我一手带大的,行吗?”

    言霄看了一眼言绝脸上那暧昧的眼神,没好气道。

    “啧啧!不就跟在你身边三年吗?还一手带大的,这话说的……”

    言绝话音未落,脑袋被言霄重重一拍,“我跟沁儿的事,你少管,赶紧把我交给你的事给办好。”

    “都喊上沁儿了……”

    他揉着被言霄打疼的脑袋,垂着眸子嘀咕道。

    “沈老爷就不介意吗?”言绝还是一脸八卦的模样,他这六哥当年为了一个民间女子,可是跟他母妃翻脸了,连母妃去世都没回京相送,现在总算是从上一段感情中走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