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5.昨晚可真心急
    “那就太好了,自从若晴走了之后,我媳妇身边就沈沁一个朋友了,她要是醒了,你找人去我府中通知一声。”

    “行,知道了。”

    两人一边聊,一边往外走,走了一段路之后,目光看着渐渐走远地庞太师的背影,眼神骤然冷了下来。

    “你真的觉得他会有所行动?”

    言绝看着言霄,沉声问道。

    “试试看就知道了,他若做贼心虚,今晚就一定有动作。”

    言霄的瞳孔,微微眯起,盯着庞太师的背影,眼中的冷意,渐渐散发开来。

    睿王府——

    冬日的夜晚,比平常都要安静一些,空气中,凝聚着刺骨的冷意。

    几十道黑影陆陆续续从睿王府外,纵身跃进睿王府中,疾步朝睿王府主院的方向飞奔而去。

    月光在尖锐的刀尖上,散发着冰冷的寒光,刀光上,散发着隐隐而出的杀意。

    主院内,内殿的门栓,被刀尖撬开了,几个黑影持刀而入,蒙面布上的双眼,锐利地朝床上躺着的人看了过去,杀气立现。

    为首的那人对身边的几人使了一个眼色,随后,几人便持刀立即朝床前冲上去。手中的刀,高高扬起,却见床上的人忽地睁开眼,当月光打在那人脸上的时候,黑衣人眼底一惊,愣怔了半秒,就是那半秒,床上的人已经飞身而起,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直接对准那几人的手腕,

    以极快的速度一划,那些人甚至还没有感觉到任何痛楚,手中的刀瞬间落地,发出刺耳的声响。

    当他们缓过神来发现中计想要夺门而出的时候,另外几道黑影从门外直接将他们堵了回来。

    “留活口。”

    黑暗中,言霄冷如寒冰的声音,低沉地响起。

    那几人心下一慌,此时已经来不及了,埋伏在外的人,以极快的速度,将那几个人生擒到了言霄面前。

    屋内的灯,缓缓亮了起来,见言霄慢条斯理地擦去手背上的血渍,走到床边,将一开始被他抱床里边的沈沁重新抱回到床中央。

    俯身凑到她耳边,眉目间多了几分柔和,“没事了,别怕,这里交给我。”

    说完,转身回头看那几个杀手,眼底的柔和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凌厉的杀意。

    他走到那几人面前坐下,目光一一掠过那几人惊慌的脸,唇角勾起一抹魔鬼般嗜血的弧度。

    “庞太师这么着急就派你们过来灭口了?”

    他这话原本只是为了套他们,却见那几人在听到他准确地说出庞太师的时候,眼神明显变了一下。

    “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言霄的瞳孔,微微缩了缩,眼底一抹厉色闪过,对自己的几个手下道:”卸了他们的下巴。”

    那几个人听言霄这么说,当下眼神一慌,想要咬嘴牙根,却被人抢先了一步,只听嘎嘣一声,下巴被卸了。

    言霄起身缓步走到他们面前,拖着他们脱臼的下巴,动作粗暴地从他们的牙槽处,取出了一枚白色的毒药。

    “本王最不喜欢让你们痛痛快快去死了,你们应该没听说过暗卫营的审讯手段。”

    杀手们心生恐惧,对他们来说,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之前要承受那些你根本无法想象的生不如死的手段。

    这也就是他们为什么在执行任务时,从牙槽里放下毒药,避免用刑之前,咬下毒囊一死了之。

    现在,下巴被卸了,自杀不成,只能任由言霄摆布,生不如死的感觉,即使现在只是想象就已经让他们双腿发软。

    尤其是他们从未听说过的“暗卫营”,皇家的阴私手段,他们根本就不敢想象。

    这会儿说不了话,他们只能用愤怒又恐惧的眼神盯着言霄,想要让他给自己一个痛快。

    牙槽中的药,被暗卫们全部取下之后,下巴又被重新按了回去。

    “睿王,你有本事就直接杀了我们,用阴私的手段折磨我们,算什么英雄好汉!”

    “英雄好汉?”

    言霄看着他们,嗤声一笑,看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几个弱智,“本王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英雄好汉,所以这阴私手段,我是用定了。”

    话音落下,言霄的目光,又冷了几分,“押下去。”

    “是。”

    翌日。

    “昨晚庞太师真行动了?”

    刚进宫门,言绝便迫不及待地走到言霄面前,压低了声音,问道。

    言霄勾唇冷笑,算是回答了言绝的问题,视线朝远处一副心事重重的庞太师看了一眼,声音冰冷如铁,“我去跟庞太师打个招呼。”

    说完,提步朝庞太师走了过去,阴沉的脸色,仿佛能拧出冰块来。

    言绝也提步跟上,两人一同站到了庞太师面前。

    昨晚派出去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庞太师料想行动已经失败,也不知道是那些人被生擒了还是已经死了,不管是怎么样,只要沈沁醒过来,对他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灾难。

    这会儿,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言霄言绝兄弟二人,再看言霄脸上那能滴出冰来的样子,脚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只是很快,他便镇定了下来,看着言霄言绝二人拱了拱手,道:“两位王爷这是有话找微臣说吗?”

    言霄静静地盯着庞太师看了半晌,紧跟着,忽地一笑,俯下身凑近了庞太师几分,在庞太师惶恐的眼神中,道:“太师昨晚可真是心急,差点把本王给吓坏了。”

    言霄这话,乍听上去还真容易引人遐想,站在一旁的言绝忍不住扯了扯唇。

    而庞太师在听到言霄提起昨晚的时候,脸色霎时就变了,尽管只是一闪而过,可言霄言绝二人却捕捉得完完全全。

    庞太师毕竟是在官场上打滚了几十年的人,面对过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在听到言霄那话只是片刻的慌乱之后,便很快镇定了下来。

    “昨晚?不知道王爷指的昨晚是什么?”见言霄的脸上,透着几分迷茫和惊讶,“太师不知道?昨晚本王府中可是闯进了不少刺客,那些刺客都说是太师您派他们去灭口的,不过看太师这吃惊的样子,八成是那些刺客有心冤枉了太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