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6.去见他
    “这……这是自然,微臣为官多年,性情耿直,得罪了不少人,有人冤枉微臣也不奇怪。”

    性情耿直?

    言绝在一旁听了,都忍不住想要糊他一脸,这老匹夫得扔掉多少张脸,才能这样夸自己。

    言霄淡淡一笑,像是认同了庞太师这话。

    庞太师看着言霄,这位一向看着好说话实则十分难对付的六王爷,这会儿让他根本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信了他的话。

    他也不确定那些人是不是还招了其他一些东西,或者言霄手中还有别的证据证明是他派出去的人,这会儿庞太师的心里很没底。

    “敢问王爷,不知道那些人还冤枉了微臣些什么,王爷可千万不要相信那些人,微臣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呢。”

    “太师不要着急,太师有功于朝廷,本王怎么会不相信你呢。”

    言霄微微扯开唇角一笑,“对了,那些人让本王带句话,说是让你小心你给庞小姐备下的那些嫁妆,看来庞小姐的那些嫁妆里定是有什么贵重的东西,被那群人给盯上了。”

    言霄说话的时候,语气总是淡淡的,就像是久违的老友在跟庞太师聊天。

    可在庞太师听到言霄说起那些嫁妆的时候,面部肌肉狠狠地抽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言霄会提这个,这一下,他是真的有些被吓到了。

    不像一开始那一闪而过的慌乱,这时候的他,连脸色都白了,愣了好半晌,才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微……微臣明白,多谢王爷提醒。”

    “庞太师客气了。”

    言霄看着庞太师,那眼神意味深长,看得庞太师更加心生慌乱了。

    “要上朝了,太师请。”

    “是……是,二位王爷请。”

    庞太师这会儿哪里还敢在言霄二人面前多待,说完这句话,就灰溜溜地加快脚步往昭明殿过去了。

    看着庞太师慌乱的背影走远之后,言绝对身边的言霄问道:“嫁妆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吓成这样了?”

    “昨晚那些刺客一个都没招,好几个因为受不住刑死了。”

    言霄没有直接回答言绝的问题,而是换句话答道。

    “那你刚才说什么嫁妆是怎么回事?”

    “我原本只是怀疑那嫁妆有问题,所以想诳一诳他,没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大,看来我是猜对了,那嫁妆绝对有问题。”

    言霄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今晚我要亲自夜探太师府。

    京都客栈——

    “我今日便要去靖王府见言渊,你真的不打算跟我一起去看一看他?”

    秦暄看着坐在对面的柳若晴,问道。

    柳若晴的心里有多想见言渊,她自己心里最清楚,可她也知道,她根本不能去见他。

    朝中庞太师那伙人知道她没死,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到时候指不定还会生出什么事端来。

    她不想让皇帝为难,更加不想让言渊为难,所以,她不能去见他。

    秦暄见她沉默,心里也猜到了几分,可是,她现在都快要死了,真让她临死前也不能见言渊一面,秦暄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不忍。

    想了想,继续道:“本王有办法让你正大光明去见言渊,他可以完全认不出你来。”

    秦暄的话,让柳若晴心念一动,猛然抬眼看他,暗淡的眼底,闪过一丝明亮的光芒来。

    “王爷不是在骗我吧?”

    秦暄扬唇一笑,目光朝一旁的钱威扫了一眼,钱威立即从怀里取出一张人皮,递到柳若晴面前。

    “人皮面具?”

    柳若晴一愣,人皮面具柳若晴自然不陌生,当初言绝为了隐藏柳天心那张跟她一样的脸,特地做了一张人皮面具让她戴着。

    所以,钱威将这张人皮面具递到她面前的时候,柳若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了。

    秦暄点点头,“没错,戴上它,你以本王贴身侍卫的身份随本王去靖王府,靖王若是还能认出你来,那只能说明他对你的爱,是真的刻进骨子里去了。”

    不得不承认,秦暄的提议,让柳若晴很心动,既能见到言渊,又不会被他发现。

    她定睛看着手中的人皮面具,想到秦暄时而一本正经,时而又一肚子坏水的样子,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看着秦暄,开口确认道:“王爷真的不会捉弄于我?”

    秦暄一愣,随后朗声大笑起来,“放心,本王办正事的时候,绝对不会开玩笑。”

    柳若晴虽然不放心秦暄,只是心里想要见言渊的**,生生地盖过了对他那一肚子坏水的防备,最后,她对秦暄点了点头,“我去去就回,王爷请稍候。”

    说完,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镜子前,她拿着钱威给她的那张人皮面具小心翼翼地往脸上戴,这人皮面具的做工,比当年言绝给柳天心的那张还要精细,每一个细节都做得非常逼真。

    只是……这张脸未免也太俊俏了点。

    柳若晴看着镜中俊美的美少年,她都忍不住心动了。

    这张脸要是走在路上,不被人盯着看才怪。

    这秦暄就是这样巴不得她引人注意吗?

    柳若晴在心里忍不住骂了秦暄一顿,好在这张脸好看是好看,确确实实是一张男人的脸,站到言渊面前也认不出来,柳若晴倒也没怎么计较。

    就是招蜂引蝶的功能怕是少不了了。

    欣赏了一会儿镜中的脸,柳若晴起身,房门被人敲响了。

    打开门,是钱威,他的手中还拿着一套藏青色的长衫,“柳姑娘,这是王爷给您备好的衣服。”

    “好,多谢。”

    柳若晴将衣服接过,关上门换上。

    衣服很合身,配上此刻自己这张脸,不像是侍卫,更像是一个风流偏偏佳公子。

    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秦暄主仆二人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她这副打扮,秦暄笑了一下,“还真是个美少年。”

    “拖王爷您想得周到。”

    柳若晴很客气地回了一句。

    “好了,出发吧。”

    一行人从客栈出来,柳若晴的心里,蓦地开始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可这样的紧张中,还有一平丝隐忍着的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