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7.莫名不高兴
    秦暄的马车,缓缓往靖王府的方向过去,柳若晴跟钱威以侍卫的身份随侍在马车两旁。

    熟悉的道理,熟悉的方向,柳若晴每走一步,袖口下的拳头都攥得紧紧的。

    马车在靖王府的门口缓缓停下,柳若晴看着眼前“靖王府”三个大字,眼神中带着恍惚。

    视线在几秒后收回,正好看到远处一辆从皇宫方向回来的马车,马车边上挂着一个“靖”字,那是靖王府的车驾。

    柳若晴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起来,目光盯着靖王府的车驾,看着它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王爷,到了。”

    马车在靖王府门口停下。

    马车的帘子被侍卫掀开,首先出现在柳若晴眼中的,便是那一头刺痛着她双眼的银丝,柳若晴的心,蓦地一紧。

    言渊已经从马车内出来了,目光并未朝四周看一眼,而是径自朝王府大门走去。

    柳若晴的目光没办法从言渊的身上移开,直到身旁的马车里,传来秦暄的声音,“靖王爷。”

    言渊跨进王府的脚步,顿了一顿随后转过头来,柳若晴的心里一慌,立即收回了目光,脸因为有些心虚而垂了下来。

    秦暄已经掀开车帘子从马车上下来,对着言渊微微倾身行了个礼。

    “端亲王。”

    言渊低沉的嗓音,听上去有几分沙哑,随后提起脚步,朝秦暄走过去。

    在到秦暄面前的时候,目光不经意地一扫,视线便在柳若晴下意识抬眼的瞬间,顿住了。

    瞳孔微微缩了一下,视线停在柳若晴的脸上没有收回,直到秦暄一声轻声的低笑从他面前响起,“本王的影响力还比不上本王身旁一个小小的侍卫么?王爷为何这般盯着我家侍卫看?”

    也不知道秦暄这话是有意还是无意,柳若晴只是觉得自己藏在人皮面具后的脸,微微一烫。

    秦暄的声音,让言渊陡然回神,意识到自己刚才那莫名其妙的感觉,眉头倏然一蹙,可视线还是不动声色地往眼前这小侍卫的脸上再度看了一眼。

    这张脸,明明让他觉得无比陌生,可是,在看到他这双眼睛的时候,却让他感觉到一种熟悉的心痛感。

    “这是端王爷的侍卫?”

    言渊忍不住开口,虽然是在问秦暄,可目光却停在柳若晴的脸上没有移开,那逐渐灼热的视线,让柳若晴的心里开始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生怕会被言渊看出什么来似的。

    “是,这柳侍卫是本王的贴身护卫,负责贴身保护本王!”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柳若晴觉得秦暄刚刚似乎刻意加重了“贴身”两个字。

    柳侍卫……

    这三个字,让言渊的心头,又一次刺痛了起来,记忆不由自主地回到了当日在呈阳县的时候,他的晴儿也是他身边的“柳侍卫”。

    “你也姓柳?”

    言渊看着柳若晴,低声问道。

    两人明明近在咫尺,却让柳若晴觉得好似隔了一座大山,听言渊站在面前跟自己说话,柳若晴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后赶忙垂下眸子,道:“回王爷,小……小的姓牛,不是姓柳。”

    “噗嗤——”

    秦暄忍不住笑出声来,在柳若晴抬眼瞪他的时候,他立即收敛了笑容,讪讪地摸了摸鼻尖,转头对言渊道:“是,这是牛侍卫,本王一时间牛柳不分了。”

    秦暄的眼底,闪过一丝促狭,“靖王爷怎么对我家小牛这么感兴趣?王爷若是喜欢,我可以割爱将小牛让给王爷。”

    他这话,带着明显的打趣,让柳若晴的眉头,骤然一拧,言渊的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

    他的视线,终于从柳若晴的脸上移开转而投向秦暄,道:“端亲王怎么来我东楚了?”

    说起正事,秦暄总算是收起了脸上的嬉笑,正色道:“我们还是进府详谈吧。”

    言渊淡淡地点了点头,像是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视线不去往柳若晴脸上瞟似的,他率先转身往府里去。

    秦暄侧目看着柳若晴,嗤声一笑,“一眼就盯上你了,不知道是因为你这张俊脸,还是你被他认出来了。”

    柳若晴狠狠得瞪了秦暄一眼,“王爷若是没事,就闭上你的嘴,好好做你的纯爷们。”

    一旁的钱威:“……”

    他家王爷还真是找骂。

    他以前怎么没觉得王爷有这么嬉皮笑脸的一面,是以前的权利斗争让他的性子都给斗得变形了?

    秦暄被柳若晴这么毫不留情地怼了回来,脸上有些挂不住,“你再这样,本王可就不帮你了。”

    柳若晴手中的剑微微一出鞘,“听说王爷的伤还没好全,您觉得钱侍卫一个人能不能挡住我?”

    还威胁上了!

    秦暄自讨没趣地摸了摸鼻尖,提步往靖王府的方向走去。

    钱威走到她身边,顿了一下脚步,低声道:“我家王爷以前不是这样的。”

    关我屁事!

    柳若晴在心里低骂了一声,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靖王府书房——

    到了书房门口,柳若晴跟钱威二人身为护卫,原是不应该跟进去的。

    只是从前柳若晴习惯了进言渊的书房,加上她没有当侍卫的经验,在言渊推开书房门的瞬间,她率先提步跨了进去。

    这突兀的举动,让言渊跟秦暄同时愣了一下,双双将视线投向她。

    柳若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脸上一囧,将脚步跨了出去。

    秦暄的唇角,偷偷扯一下,看了柳若晴窘迫的表情一眼,又看向言渊并未生气却也没任何波动的俊颜,道:“靖王爷,我家小牛能一起进去吗?”

    小牛……

    柳若晴咬咬牙,忍了。

    言渊却莫名地蹙了一下眉,听到秦暄唤他自己的小侍卫这般亲热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诡异的介意。

    他都不明白自己怎么了。

    视线朝柳若晴局促的脸上看了一眼,沉默了两秒,他竟然出人意料地问道:“主子们议事,王爷带个侍卫进书房做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么多,总之他看着秦暄对这小侍卫明显要对那个姓钱的侍卫特殊一些,心里莫名的有些不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