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0.不如随我去南陵
    “秦兄的那位朋友是如何确定此人就是耶蛮?”

    言渊将画收好,重新抬眼看向秦暄。

    “这……”

    他故作为难地扯了一下薄唇,讪讪地摸了摸鼻尖,道:“关于这个……我那朋友倒是并不愿意说,不过……”

    秦暄加重了语气,脸上的表情也比刚才严肃了一些,“秦某保证,我的那位朋友绝对没有恶意,也绝不会伤害言兄,言兄请放心,此人是耶蛮无疑。”

    言渊跟秦暄只有十多年前的那一次交情,算不上太熟悉,但是彼此对彼此的性情都有些了解,所以,言渊对秦暄的话,能信上**分。

    不管秦暄那位朋友到底是何人,跟耶蛮之间又有什么样的纠葛,既然秦暄能担保相信他,那他也便选择相信。

    “那此事就交给在下,一有消息,在下便第一时间让秦兄知晓。”

    “那秦某先多谢了。”

    秦暄起身对言渊拱了拱手,“我出门也有一阵子了,为了避免被秦穆怀发现,我得尽快赶回南陵,就不再打扰靖王爷了。”

    “好,那在下就不多留秦兄了。”

    “请。”

    秦暄走后,言渊重新将他交给他的那幅画拿了出来,画像上耶蛮的模样,他看了一遍便记住了,可这作画人的画风,却一直留在他身上,仿佛想不出这是出自谁手,就会让他一直耿耿于怀。

    可看了许久,那熟悉感还在,偏偏,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从哪里看见过这样的画风。

    最后,他将那幅画收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放进抽屉之中,当他意识到自己刚才那小心到近乎呵护,就像是在保护一个宝宝一样保护着这幅画的时候,他愣住了,越发觉得自己奇怪了起来。

    秦暄回到客栈,柳若晴紧张的心才松了下来,她现在就是捏不准秦暄的性子,就怕他一个故意就把自己给透露出去了。

    “怎么样,言渊有问什么吗?”

    她紧张地冲到秦暄面前,问道。

    秦暄看着她,邪邪一笑,“他果然问我那画出自谁手。”

    他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故意地看着柳若晴,看得她心中一阵紧张,“那你告诉他了?”

    秦暄停顿了数秒之后,笑道:“放心吧,我没告诉他,不过,他一直盯着那画看,指不定就能猜出来了。”

    “怎么可能。”

    柳若晴没好气地嗤声一笑,言渊知道她已经死了,怎么会想到是她画了这幅画,况且,他并不知道她见过耶蛮。

    秦暄也没坚持自己刚才的猜测,换了个话题,道:“我今晚就要启程回南陵,你有什么打算?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去别的地方?”

    柳若晴对秦暄这话倒是并没有什么意外,她知道秦暄是避开了什么人的耳目离开的南陵,不可能长时间在这里待着。

    这段日子,有他帮忙,她的身体状况不至于太差。

    至于她以后何去何从……

    她所有的一切都在靳都城,她的爱人,她的儿子,她的朋友等等,都在这里,可偏偏,她最不能留的地方也是这里。

    可天下如此之大,她人生地不熟,还能去什么地方?

    秦暄看着她眼底的迷茫,心里蓦地有些不忍,还有一丝说不清楚的堵闷。

    “既然不想留在这里,不如随我去南陵?”柳若晴讶了一下,看向秦暄,便听秦暄解释道:“与其在这里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不如去南陵,至少出了什么事,不是还有我么?有我在,最起码不会让言渊发现你还活着,或者说,让他发现,你活

    着在等死。”

    秦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他不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的人,尤其还是一个有夫之妇,可他就是不愿意这样丢下她不管。

    “而且,你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如果找到神谷子的话,你的病也不是没得救。”

    换了之前,他并不会抱这样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毕竟神谷子,只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可现在,他却拿这样一个虚幻的人物去劝柳若晴。

    柳若晴一脸踟蹰,犹豫着没有直接回答秦暄。

    她何尝不想好好活下去,她甚至放弃了江家整个家族的仇恨,想安安稳稳地活下去。

    她想回到言渊身边,就算以死人的名义不见天日地跟他生活在一起,她都愿意,可是,她最不想见到的,便是让言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再死一次。

    这比起那一次她死在耶蛮手上要更加残忍。

    在秦暄身边,就算她哪一天死了,秦暄也会帮她瞒着,可要是死在别处,她不保证有一天会不会被言渊给发现了。

    这样想着,她对秦暄点了点头,“那就麻烦王爷了。”

    秦暄看了柳若晴一眼,想要说点什么,最后想想,还是作罢了。

    柳若晴是真的很想活下去,很想回到言渊身边,不管神谷子这个人存不存在,只要能活下去,她是绝对不会放弃自己自暴自弃下去的。

    她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健健康康地站在言渊面前,站在儿子面前,告诉他们,他的妻子,他的娘亲回来了。

    “来人。”

    靖王府内,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地透过窗户,洒在窗边的桌子上。

    言渊放下手中两日前秦暄给他的那幅画,若有所思。

    “王爷有何吩咐?”

    “将六王爷和八王爷请来。”

    “是。”

    没过多久,言霄跟言绝二人便出现在靖王府中。

    比起言绝的神经大条,言霄在看到言渊的那一刹那,他就相信自己当日的决定做对了。

    只要让他带着若晴还活着的信念活下去,远比让他去看清现实对他来说要好许多。

    至少,他是看到老九终于有一点活过来的迹象了。

    “一大早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吗?”

    言绝走上前,心急道,他现在是怕极了这小子又闹出什么让他心惊肉跳的事情来。

    见言渊从桌边拿起那幅画,递到他们面前,“这就是苗地的那个耶蛮大巫。”听言渊这么一说,言绝跟言霄二人同时将视线投向那幅画,言绝的反应并不大,言霄却是一脸震惊,“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