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2.是她
    言宵分析到这里,言绝也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对劲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幅画出自若晴之手的可能性很大。

    总不可能那么精细的画工,是出自那个疯子之手吧。

    柳千寻精通画作,若晴身为他一手带大的徒弟,得到他作画的真传并不奇怪。

    这样想着,言绝的双眼,开始因为惊喜而瞪大了几分。

    “这个世上说不定还真有奇迹呢,若晴福大命大,也可能真的大难不死啊。”

    言绝越想越高兴,若是若晴还活着,那真是天大的喜事了。

    “我们现在就去告诉老九。”

    言绝一向性子要冲动一些,当下便要转头去靖王府,却被言霄给拉住了。

    “又怎么了?”

    “现在只是我们的猜测。”

    言霄抿了抿唇,蹙眉道。

    “猜测怎么了?就算是猜测,也可以让老九高兴高兴啊。”

    言霄叹了口气,“你还没想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如果对方是若晴,她为什么不来见老九?”

    “……”

    这他妈算个什么事?

    分析了这么多,对方到底是不是若晴?她到底是不是还活着,能不能别让他的心情一会儿上一会儿下。

    言绝沉着脸看着言霄,正想臭骂他一顿,便听言霄道:“如果她不愿见老九呢?或者说,她不想让老九知道她还活着。”

    “这怎么可能呢?她难道不知道老九现在怎么样了吗?”

    言霄没有言绝想当然,也没有他想得这么乐观,在听言绝这样说之后,只是轻微地皱了一下眉,道:“你忘了若晴身上还背着什么吗?”

    言霄这个问题刚一问出,言绝便立即想明白了,原本脸上仅有的那点欣然也瞬间荡然无存。

    他差点忘了,若晴当日是要被斩首的,如果没有劫法场那事,若晴也照样是死。

    现在如果她真的还活着,一旦回去见老九被人发现了捅到皇帝面前去,若晴身上的死罪并没有洗脱,一旦她被发现还活着,还得被斩一次。

    当时,老九昏迷醒来之后,知道若晴死了,就直接在昭明殿上剑指皇帝,现在他醒着,做梦都盼着若晴还活着,到时候,他为了护住若晴,哪怕是搅得这个天下大乱,他都绝对不会妥协。

    若晴现在不出来见老九,想必也是顾及这个吧。

    言绝这会儿心里矛盾得很,不想看到老九因为若晴的死伤心,可也同样不想老九跟皇帝起冲突而搅乱这太平盛世,到时候受苦的还是老百姓,而老九也要承受这天下的骂名。

    “我这心里真是堵得难受。”

    最后,言绝只能对言霄说出这句话来。

    言霄拍了拍言绝的肩膀,他离开了京城十多年,他跟老九之间的感情,自然远比不上他这胞弟跟老九的感情,所以,即使他跟老九兄弟关系也不差,比起老八,要冷静一些。

    “当初唐李两位大人被灭门的惨案,事实上并没有真正结案,凶手如果不是神机堂,那就另有其人,只要查出不是神机堂,那若晴身上的罪名就能摆脱。”

    言霄的话,让言绝眼底一亮,

    “没错,当初这件事就十分可疑,只是我们没办法确定是不是神机堂所谓,现在神机堂已灭,墨榕天还关在死牢之中,如果确定跟神机堂无关,那若晴就有希望了。”

    言绝的脸上,带着几许兴奋的色彩,“我现在去天牢找墨榕天去。”

    说完,也不敢言霄多耽搁,转身便快步往大理寺过去,言霄没拦他,而是转而往睿王府回去。

    虽说他跟神机堂的人立场不同,但他还是相信墨榕天的为人,不至于做出那种泯灭人性的事情来。

    再退一步说,就是柳千寻那样偏激的人,他为了光复墨家的江山,又怎么会在这件事情上,让墨榕天在百姓身上蒙上污点。

    所以,唐李两家的灭门惨案,十有**是跟神机堂没什么关系。

    至于真正的凶手是谁……

    言霄的脑海里,闪过一张老奸巨猾的脸,那张脸,带着阴森的笑,就像是在谋算着什么。

    想到此人,言霄脸上的神色,顿时冷了下来,深沉的眼底,淌过一丝戾气。

    而此时的靖王府里,言霄言绝兄弟二人离开没多久,言渊拿着那幅画的手,突然一紧,原本就停在画像上的瞳孔骤然一缩,好似发现了什么。

    就在那一刹那,他的脸色,瞬间白了一下,随后又骤然变得通红,渐渐的,他的身子开始微不可查地颤抖了起来。

    就在下一刻,他突然间打开房门,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一路往外跑,路过的人都被言渊这模样给吓了一大跳。

    “王……王爷这是怎么了?”

    而冲出靖王府的言渊,一路往红楼的方向跑过去,那一头突兀的白发,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自从那日清缴乱党回京,不少老百姓都亲眼见过了当今靖亲王的风采,那日,他远远地坐在马上,不苟言笑,眼神里一片死寂,找不到一丝光亮。

    那一日的他,就如堕落凡尘的谪仙,虽在人间,却高不可攀,可此时的靖王爷,脸上却带着一股诡异的表情,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让人忍不住驻足望着他。

    甚至都在纷纷猜测靖王爷这是怎么了?

    红楼是柳若晴经营的酒楼,这几年来,生意一直很好,自从小月回了北卫之后,柳若晴也没怎么去红楼,大部分的时候,红楼都是掌柜刘叔在打理。

    几个月前,靖王妃生死,靖王爷心如死灰,为了不想让王爷想起伤心事,刘叔停了雅园和红楼里所有柳若晴亲自写的戏。

    红楼虽然照常营业,却很难找到一丝跟靖王妃有关的痕迹。

    这会儿,刘叔看到言渊像疯了一样地冲进来,被他吓了一大跳。

    尤其是那双布满血丝的猩红双眼,就像是历经了千山万险的磨难,才勉强到了这里。

    “王……王爷,您……”不等他说完,言渊一路直奔后院,冲向那间柳若晴曾经住过一段日子的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