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4.浓重的血腥味
    如言渊料想的那样,秦暄出了京城之后,为了避免被秦穆怀的耳目发现,他同来的时候一样,一路选择小路回去。

    “城门这个时候已经关了,钱威,你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可以落脚的村落,我们去借宿一宿。”

    “是,王爷。”

    钱威比他们先行了一步往前过去,秦暄则是为了照顾柳若晴的身体,刻意放慢了一些步伐。

    “你还好吧?”

    秦暄看着柳若晴,问得有些担忧。

    “还好,就是有些累了,休息一晚就能好。”

    柳若晴回答道,随着秦暄一路往前。

    钱威离开没多久就回来了,脸上的表情有些苦恼,“王爷,前面是有一座小村庄,可一个人都没有,属下去敲了好几家的门,都没有回应。”

    “过去看看。”

    几人一并走过去,如钱威所说的那样,这里几乎没有一点人气,此时已经入夜,可这里每户人家都没有点灯,就像是从来没有人生活过一般。

    “许是全村有什么事一同出门去了,随便找户人家住下,走的时候给屋主留些银两便是。”

    “是。”

    钱威刚要走,却被柳若晴给拦住了。

    “怎么了?”

    秦暄主仆二人一同将视线投向柳若晴,见她神色凌厉扫向漆黑一片的四周,低声道:“这么重的血腥味,你们闻不到?”

    “血腥味?”

    秦暄二人同时一怔,听柳若晴这么说,用力吸了吸鼻子,两人都是一副茫然之色。

    “王爷,属下什么都没闻到。”

    钱威看着秦暄,不好意思道。

    秦暄虽然没有说话,可看柳若晴的眼神,同样是在告诉她,他也什么都没闻到。

    柳若晴蹙了一下眉,这两人的武功都不低,练武之人嗅觉自然会灵敏一些,他们两人都没有闻到,难道是她自己的嗅觉出了问题。

    毕竟自己得了不治之症,柳若晴开始怀疑起自己来。

    可是,空气中弥漫着的那股血腥味真的很浓,让她没办法去怀疑自己的嗅觉,想了想,柳若晴强调道:“你们再闻一下,血腥味很浓。”

    秦暄二人见柳若晴这般严肃,加上这村里的气氛确实有些诡异,两人果然听话地又深吸了一口气,试图想要闻出些什么来。

    既然血腥味这么浓,不可能他们一点都闻不到。

    可事实上,他们确实是什么都闻不出来。

    两人带着茫然的目光看着柳若晴,秦暄先道:“是不是你的错觉?”

    柳若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么难闻的血腥味,能是她的错觉吗?

    也许是她病了吧!

    柳若晴在心里这样想,既然秦暄跟钱威都没闻到,那她也就不再强调了。

    “也许吧,我们先进去去休息一下,我有些累了。”

    “好。”

    秦暄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四周诡异又安静的气氛,三人推开了边上的一家民房,提步进了屋内。

    屋内安宁得有些恐怖,即使秦暄跟钱威确实闻不到任何血腥味,也觉得这样的安静有些过于诡异了。

    钱威取出火折子将屋内点亮,。

    进了屋,柳若晴感觉到那一股子血腥味更加浓了,她蹙了一下眉,视线投向秦暄跟钱威,两人除了皱眉之外,并无其他反应。

    难道真的只是她的错觉?

    柳若晴压下心头的纳闷,细细得打量了这间屋子,屋子很干净,甚至没有一点灰尘,完全不像是屋主远行的样子。

    可这里过分安静了,仿佛整个村的人全部搬走了一般。

    柳若晴蹙着眉,越发觉得这里诡异得厉害。

    尤其是这满屋的血腥味……

    她提步往厨房的方向走,这里也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包括厨灶。

    秦暄见柳若晴一脸若有所思地往厨房方向走,心里有些不放心,便跟了过去,一进厨房,见柳若晴盯着灶台那边看,也同样发现了不对劲。

    钱威也从厅内跟了进来,见秦暄跟柳若晴都蹙着眉看着那灶台,粗线条的他,显然没有想太多,只是神色戒备地压低声音问道:“王爷,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不对劲。”

    秦暄低声道,柳若晴闻言,将视线投了过去,“你也觉得不对劲了?”

    秦暄拧眉点了点头,指了指灶台,道:“这里是烧火的地方,却连一根柴火都没有,就算是远行,也没必要将放柴火的地方都打扫得这么干净。”

    听秦暄这么一说,钱威也发现了,“是啊,谁家出门远行,连放柴火的地方都要打扫得连层灰都没有的。”

    说话间,柳若晴抬眼朝四周打量,发现灶台边上还有一扇门,她提步走过去,将门打开,正要进去,却被秦暄给拉住了,“小心。”

    “没事,这里没人。”

    柳若晴打开那木门走进去,发现里面是一个地下酒窖,里面放了不少的酒坛子,还有一些醋。

    “正好。”

    柳若晴嘀咕了一声,秦暄跟钱威跟在她身后一同进去的,听到她这么说,便问道:“什么正好?”

    “这里有酒和醋。”

    秦暄不明白柳若晴这会儿提酒和醋做什么,还没等他开口问,柳若晴已经将酒窖里的醋和酒提了一些上去。

    “你这是做什么?”

    秦暄见她将酒和醋放在一起兑,好奇道。

    “试试到底是我鼻子有问题,还是你们鼻子有问题。”

    柳若晴也不多解释,将手中兑好的液体往地上墙上一泼,微弱的灯光下,墙面上倒映着三人的影子,满满地,眼前出现的一幕,让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尽管柳若晴已经有所心理准备,可看到满墙满地的血迹时,也瞬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这是怎么回事?”

    饶是秦暄这样在皇权斗争中见惯了生死的人,在看到厨房内那逐渐浮现出来的触目惊心的血迹时,也被震慑到了。

    “酒和醋兑在一起,就能使原本有血迹的地方显现出血迹来,从血迹的颜色程度来看,这些血迹产生的时间并不久,在今天早上或者是昨晚。”这会儿,秦暄也没时间去问为什么酒和醋能使血迹显现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