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7.再遇言渊
    柳若晴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可她也发现了,刚才那三个怪物好像确实怕她。

    “先不管了,如果他们怕我就最好。我们赶紧走!”

    柳若晴扶着秦暄,而被扔在一旁的钱威这会儿也带着满脸的伤痕跑了回来,“王爷,您没事吧。”

    “没事,我们走!”

    “想走?休想!”

    耶蛮刚才也发现了那三个怪物的反应,心中顿时骇然。

    他造出来的怪物,他一直以为是没有克星的,如果现在有这样一个克星存在挡了他的路,他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话音落下,又是几十个黑衣人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人数多了许多。

    “快走!别管我们。”

    柳若晴这会儿没敢再犹豫,找准了机会,脱离了这些人。

    “大巫,现在怎么办?”

    “立刻去把那个年轻人给我抓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耶蛮的脸色,变得十分可怕,眼中的骇人没有散去。

    这……这天下竟然……竟然有让那些怪物害怕的人,怎么会……

    耶蛮第一次变得有些方寸大乱,上前抓住秦暄的衣襟,咬牙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刚才那个年轻人是谁?”

    秦暄原本未愈的内伤,经历了刚才这一场恶战,更重了一些。

    “你好像很怕她?”

    秦暄笑了笑,吐出了嘴里的血水。

    耶蛮的瞳孔,缩了缩,面部表情抽了一下,没有回答秦暄的问题,对着身后的手下道:“把他们两人带下去。”

    “是。”

    另一边,柳若晴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往哪个方向跑的,直到跑得精疲力竭,在停了下来。

    这附近没有房屋,也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她只能随便找了一块空地,勉强坐了一宿。

    冬天的黑夜,冷得可怕,历经了一场恶战的柳若晴,这会儿又冷又饿又没力气,不知不觉间便睡着了。

    当她再度醒来的时候,是被冻醒的,手脚冷得没了知觉,仿佛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手了一般。

    东方的太阳,缓缓从地平线上升起,火红火红的,让柳若晴勉强感觉到了一点的暖意。

    她看了一眼四周,没有一个人路过,他们之前一路往难走,靳都城便是在北边。

    从太阳升起的方向,柳若晴判断好了北边之后,便不敢有半点耽搁,一路往北走,只希望能尽快见到言渊,将这边发生的事告知他。

    一路走了半天没有停歇,到了中午的时候,太阳已经升高了,渐渐的,柳若晴感觉没那么冷了。

    只是身上的盘缠在昨晚的打斗中都没了,现在她饿得不行,可又不敢耽误行程,只能忍着腹中的饥饿一路继续往北走。

    哒哒哒——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声音离她越来越近。

    视线逆着光朝马蹄声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光遮住了马背上的人,那人逆着光骑在马上,高大威武,挺拔的身躯,在光晕中显得威风凛凛。

    那人好似看到他了,瞬间拉住了缰绳,跳下马背。

    柳若晴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那人从刺眼的阳光中走出,那满头的白发垂在他的肩上,凌厉的五官深刻锐利,那双黑眸,就如同黑夜中戒备的雄鹰,此时正盯着她。

    柳若晴的眼睛,瞬间便热了,差点直接喊出了他的名字。

    “言……”

    “秦暄他人呢?”

    到了嘴边的话,被言渊冰冷如铁的声音给打断了。

    柳若晴傻愣地看着言渊那双冰冷的眼神,没有回答。

    言渊这会儿急着找秦暄去问柳若晴的事,这半个月以来,紧张又着急,他甚至已经做好了直接去端王府找秦暄的准备,却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他的贴身侍卫。

    见他满脸狼狈,满身脏污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盯着他一言不发,言渊不耐烦地皱了一下眉,“秦暄呢?”

    柳若晴总算是被言渊不耐烦的声音给拉回了神,这才想起自己脸上还戴着人皮面具,难怪言渊看到她时是这样的反应。

    也好,只要让他知道他们昨晚遇上的情况就行,至于她还活着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他了。

    “靖王爷,我家王爷出事了。”

    “出事了?”

    言渊眸光一厉,声音冷了许多,“怎么回事?”

    柳若晴深吸了一口气,将昨晚发生的事,对言渊细细说了一遍。

    见言渊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柳若晴继续道:“靖王爷,那耶蛮养了不少跟东丹一样的怪物,如果南陵跟西擎跟他联手的话,事情会很不妙,请您尽快做决定。”

    言渊回头看他,这张俊美的脸,让他心里莫名一阵烦躁,尤其是对上那双眼睛,那种熟悉的感觉再度袭来,甚至让他的心口还莫名地疼了一下。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每次见到这个小侍卫,那种烦躁的感觉,就会遍及他的全身。

    “王爷?”

    柳若晴见他还是不说话,只是用一双厌恶的眼神看着自己,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言渊,他好像看她很不顺眼?

    “身为端王的护卫,不以身护主,反而自己逃了,你还有脸说?”

    柳若晴:“……”

    习惯了言渊对她轻声细语地说话,现在他这样板着脸,对她冷言冷语,柳若晴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

    好在她了解他在外人面前一向没什么好脸色,她心里才勉强舒服了一些。

    毕竟,她现在对他来说,只是秦暄身边的一个侍卫,一个“外人”而已。

    “小的知错了,只是耶蛮的的事,还请王爷今早做部署。”

    言渊看她站在自己面前足足小了一个个头的男人低着脑袋,始终用头顶对着自己,心里头那烦躁更浓了一些。

    “男身女相,连自己的主子都保护不了,秦暄要你这样的人有何用?”

    “……”

    柳若晴愕然抬眼看着言渊一脸鄙视的眼神,心中无辜地呐喊着。

    她本来就是女的,什么叫男身女相?

    额……不对!就算她男身女相又怎么样,她现在是在跟他谈关乎国家命运的大事,他能不能认真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