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8.小的饿了一天了
    柳若晴现在在开始怀疑,从前那个兢兢业业,忙政务忙到三更半夜不睡觉的言渊到底是不是装出来的。

    想了想,柳若晴还是认错道:“王爷,都是小的的错,小的没保护好我家王爷,您看……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办?”

    她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言渊,老实得真像个真的侍卫。

    可言渊在听到她说“我家王爷”的时候,又是一阵莫名的烦躁,尤其是她用那双眼睛看他时,他就忍不住想将那双眼睛挖出来。

    “带我去昨天那个地方。”

    “就我们俩?”

    柳若晴顺口问道,直接引来了言渊冷厉的双眼,“你害怕?”

    “不是,不是,小的只是觉得,耶蛮身边那些怪物还不知道有多少,我家王爷已经在耶蛮手上生死未知了,如果王爷您再过去冒险,不是白白送死么?”

    柳若晴赶忙解释道,心里自然也不希望这个时候言渊就这样孤身前往。

    “况且,王爷您被东丹徒手撕开胸口的事,您忘了吗?那些怪物跟东丹一模一样……”

    柳若晴的话还没说完,言渊的眼眸突然间冷了下来,让柳若晴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地给止住了。

    她……说错什么了吗?

    “你怎么知道本王被东丹伤过的事?”

    言渊目光锐利,盯着柳若晴的脸,就像是夜鹰的眼睛,看得柳若晴无处可躲。

    他被东丹伤过的事,他连秦暄都没说,这个小小的侍卫怎么会知道。

    柳若晴被言渊这个问题给吓了一跳,刚才下意识地说出口,倒是没去想言渊这事,知道的人不多,她这样一个别国的侍卫更加不可能知道。

    “王爷您忘了当日在您的书房,您跟我家王爷说的,小的就站在一旁。”

    她随口胡诌道,她记得当日言渊跟秦暄说起东丹在苗地里徒手撕碎了不少苗地的人时,并没有提他自己也被伤的事。

    希望言渊记忆混乱,并不记得那天他说了什么吧。

    “本王没说过。”

    “不可能!王爷您肯定说过,不然小的怎么会知道。”

    柳若晴一口咬定道,她不想言渊开始去怀疑她的身份,也怕被他看出来。

    她看了看言渊,眼神有些飘忽,好在脸上带着**,言渊看不到她真实的表情。

    见言渊冷眼盯着她一言不发,柳若晴的心里,开始变得忐忑了起来。

    好在言渊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道:“你先跟着我。”

    “是,多谢王爷。”

    柳若晴面上一喜,同时也松了口气。

    偷偷看了一眼言渊的侧脸,还是记忆中那般俊美无双,即使满头银发,也掩盖不住他天生的风姿卓越,反而给他的身上添了几分谪仙的风采。

    她的眼神里,隐隐得透着欣慰。

    即使不能以晴儿的身份待在你身边,在我有生之年,能在你身边走完最后一程,我也满足了。

    她默默地看着言渊,唇角微微扬起。

    言渊感觉到身侧的人好像在看他,那熟悉的目光,让他心头有些异动。

    侧过头来,正好撞上了柳若晴含笑的视线,心头猛然一震,心跳竟然有些不受控制地加速了起来。

    该死!

    他竟然被一个男人的笑,逗得心慌意乱!

    言渊在心里低骂了一声,发现自己每次见到这个姓牛的侍卫,整个人就会变得不正常。

    “你对着本王笑什么?”

    他冷着脸问道。

    柳若晴也没料到言渊刚才会突然间转过头来,偷看被他逮了个正着,就算她想躲开,也已经来不及了。

    虽说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可柳若晴的面皮还是经不住一红,好在被**挡住了,言渊看不到。

    若是他看到一个男人不但偷看他,还对着他脸红,还止不住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她知道自家这位脾气和嘴,向来都很恶毒。

    “小的……小的饿了一天了,看到王爷所以很高兴。”

    她很自然地找了一个借口,丝毫没有半点心虚。

    “你想让本王请你吃饭?”

    他还是第一次见一个当侍卫的脸皮这么厚,敢跟别人要吃的。

    秦暄就是这样纵容他的?

    因为他长得好看?

    言渊的心里,突然有过这样一个想法,随后又觉得自己这样的猜测是对的。

    秦暄把这样一个貌美的年轻小伙子放在身边当贴身护卫,还把他纵容成这样没大没小,不是看上他是什么?

    他想到那日在靖王府,秦暄跟他议事也要将这小子带在身边,主人还没进屋,他第一个就把脚跨进去了。

    这样没大没小,难道不是秦暄那个主人惯出来的?

    没想到秦暄还有那样的癖好。

    言渊在心里讽刺得冷哼了一声,想到他跟秦暄发生了什么,心里竟然又开始莫名得烦躁了起来。

    柳若晴没太习惯当一个侍卫,所以,当言渊这样问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身为一个侍卫,是不应该让一个王爷请吃饭,尤其她还是一个别国王爷身边的侍卫。

    她尴尬地摸了摸肚子,对言渊扯了一下嘴角,“王爷若是不愿意也没事。”

    咕噜

    话音刚落,肚子很不给面子地叫出了声,柳若晴囧得想哭。

    能不能给点面子,不要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就拆她的台。

    言渊冷眼看了他一眼,转身将马拉过来,递到柳若晴手上,“拉着。”

    “是,王爷。”

    立即收起了脸上的尴尬,柳若晴接过言渊递过来的马缰,跟在言渊身后小心地走着。

    看着走在自己面前那挺拔的背影,想到那日在梨树林里那个满脸悲伤的男子,柳若晴的心里蓦地掠过一阵心疼。

    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从她的“死亡”中走出来,时间慢慢过去,她相信他也会过去。

    这更加让她坚定了不能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的决心。

    在他好不容易从过去的悲伤中走出来之后,她又让他再一次面对她的生死,她真的做不到。

    她对着他的背影,笑了一笑,现在能在他身边,真好。突然间,她眼前一阵晕眩,她下意识得拉紧了马缰,才让自己站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