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0.一个谎圆另一个谎
    想到他的晴儿……

    言渊的眉目间,不知觉得柔和了几分,温柔得不像话。

    柳若晴还没来得及从言渊的脸上收回视线,便看到他眼里突然间染上的那几许柔和的光芒,心底颤了一颤。

    这样的目光,好熟悉,熟悉得让她觉得有些心痛。

    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看到言渊这样的眼神了,大多数时候,他的眼里,总是带着一股充满悲痛的思念。

    那份思念,是对她的,可她没办法说出口。

    紧抿着唇,收起了心头的难受,她将视线从言渊的脸上收回,却听言渊开口问道:“给你家王爷画耶蛮画像的那个人,你见过吗?”

    柳若晴放在桌上的手,猛地一颤,差点将手边的茶壶打落在地。

    听言渊这么问,视线猛地抬起看他,见他只是带着询问的目光看着自己,并没有怀疑到她的身上,她才不动声色得松了口气。

    看了一眼言渊眼底竭力隐藏着的期待,柳若晴强装着镇定地回答道:“回靖王爷,小的未曾见过。”

    言渊的眼神,微微一暗,眼底的失落,根本就隐藏不住,看了一眼柳若晴小心翼翼的样子,心中的恼火,更甚了几许。

    像是有些没事找事一般,他看着柳若晴,沉着脸道:“秦暄不是说你是他贴身护卫吗?他去见那个人的时候,你怎么不跟着?”

    柳若晴被秦暄这没来由的质问给弄得有些无辜,看着言渊脸上隐隐压着的火气,她只能好脾气地回答道:“我家王爷不让小的跟着。”

    看着面前这小侍卫小心翼翼的样子,言渊的心里有一团火没来由地往上窜,也说不清楚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秦暄不让他跟,他一个小侍卫自然不能跟着,他何必去跟一个小侍卫计较这些,甚至往他身上撒气。

    可是,他每一次对上他,那种诡异的感觉就让他忍不住想要对他发火。

    “秦暄不让你跟着?”

    言渊发现自己心头的火,烧得更加厉害了一些。

    他认定那个人就是他的晴儿,秦暄凭什么鬼鬼祟祟去见她却不让他的小侍卫跟着。

    柳若晴不知道言渊到底在气什么,但是她知道,他那种想要找到那个作画之人的决心却十分强烈。

    难道是……他已经猜到了什么?

    想到这个,柳若晴的心脏猛然一跳,面上却掩饰得很好,不想被言渊给看出什么不对劲来。

    “是,我家王爷不让小的跟着。”

    她垂着眼眸,老实回答道。

    言渊也知道这会儿不是找一个小侍卫麻烦的时候,眼下必须得尽快找到秦暄,或许只有找到秦暄,他才能得到一些有关晴儿的线索。

    他现在不能太心急,以免这小侍卫到时候找秦暄一告状,就把他的晴儿吓跑了。

    自从知道晴儿有可能还活着,言渊觉得自己的日子明显好过多了,至少,他能抱着那样一个希望活着,只要晴儿还在,就算是花去他一辈子的时间,他也要找到她。

    这样想着,言渊的情绪,稍稍定了定,深吸一口气之后,看了柳若晴一眼,转移了话题,道:“上次听你说,你有个亲人也是死在耶蛮的手上?”

    柳若晴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攥得紧紧的,言渊是个非常敏锐的人,她知道只要自己露出一点点的破绽,都能被言渊给看出来。

    所以,她回答言渊的问题时,总是格外小心翼翼,每一次回答,都要经过一番深思熟虑。

    想要圆一个谎,就要用另外一个更加缜密的谎言去掩盖,柳若晴发现,对付言渊还真是有些力不从心。

    “是,那人是小的的表哥,原本跟小的一样,都是端王爷手下的护卫,后来被王爷派去去苗地执行任务的时候,遇上了耶蛮的人,中了毒,所幸小的运气比表哥要好一些,成功逃出来了。”

    说到这,她的目光,下意识得朝言渊看了一眼,像是要从他脸上看出一些什么来,就怕他不相信她说的话。

    她抿了抿唇,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看看是不是能被言渊看出什么破绽来。

    等确定没有破绽之后,她才悄悄松了口气。

    言渊这会儿确实没有听出什么破绽来,只是因为他听到秦暄曾派过他去苗地那种危险至极的地方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整颗心就仿佛被他给捏住了一般,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其他。

    一想到他苗地里所遭受到的境况,言渊整颗心都提到了心口,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就像是自己最在意的亲人,深陷之中时,那种胆颤心惊的感觉。

    与此同时,在这样的惊慌下,还隐隐地压着逐渐失控的怒火,好半晌,他才将这样的怒火给压了下去,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没想到秦暄竟然舍得派你去苗地那种地方。”

    他的语气听上去格外平静,带着一丝不屑和讥讽,只有袖口下攥紧的拳头,才显露了他此刻竭力隐忍着的怒意以及连他自己都不易察觉的后怕。

    柳若晴不知道言渊这话是什么意思,听他这么说,只是讪讪一笑,“小的是王爷的侍卫,自然是要为王爷分忧的。”

    闻言,言渊只是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这会儿,他满脑子是秦暄派他去苗地执行任务的事,以至于他忘了当日在靖王府的书房,秦暄听说他这侍卫知道耶蛮的时候,同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秦暄自己都惊讶自己的护卫知道耶蛮,又怎么可能先前派他去过苗地。

    正是因为忘了这事,所以刚才柳若晴随口编造出来的谎话,他愣是没听出一点破绽来。

    而此时的靳都城,言霄跟言绝二人正在靖王府中,两人脸上都带着不能掩饰的着急。

    “他一个大活人出了京城,你们都没人知道吗?”

    言绝显得没有言霄那么镇定,双手反剪在身后,不停地来回踱步着。虽然过去有好几个月了,可他还是不放心那小子,谁知道他会不会一时间又想不开又跑去给若晴殉情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