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2.有事相求
    “言……王爷,您小心!”

    言渊是一心只想着尽快找到秦暄,明知道这里很危险,但是,他不能再耽搁了,秦暄如果死了,晴儿的线索很可能就断了。

    “该死的!”

    他咬牙低骂了一声,他竟然为了担心那个小侍卫饿肚子,而心甘情愿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

    柳若晴见言渊根本不听她的话,心里没办法,只能紧跟上他。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听脚步声,应该有几十号人。

    柳若晴刚跟在言渊身后疾步走着,便见言渊突然间将她一把往身后一拉,下意识地护住了她,就像是一个本能的反应,自然得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

    柳若晴愣了一下,抬眼看他,他的视线凌厉地看向远处,并没有注意到她,完美的下巴,正好对着柳若晴的视线,让她心头一暖。

    即使两人隔着一张人皮面具,即使他认不得她,可他还是能下意识地将她护在身边。

    她扬了扬唇角,此时也容不得她去想太多,那些人已经由远及近朝他们这边跑来了。

    “你们护送王爷离开,这里交给我们。”

    其中一青衣男子对着身旁的几个人下令道。

    抬眼望去,见秦暄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被人扶着朝他们这边跑来。

    “是秦暄!”

    柳若晴下意识地喊出了秦暄的名字,言渊的目光古怪地朝她扫了一眼,随后,身形敏捷地一闪,朝那帮人冲了上去。

    救秦暄的那些人不认得言渊,见他出手相助,暂时按下心头的好奇。

    有言渊出手,他们没有一开始那么吃力了。

    柳若晴快步冲到秦暄身边,帮着将受了重伤的秦暄扶到一边,伸手把了一下他的脉搏,随后拧起了眉。

    “他的内伤又加重了。”

    抬眼看向一旁的钱威,虽然料到秦暄落到了耶蛮手上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可她还是开口问了一句:“他怎么伤的?”

    钱威看了她一眼,表情有些复杂,抿唇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被耶蛮的人给打的。”

    说话的同时,又朝柳若晴看了一眼,憋不住道:“我家王爷他是因为……”

    “钱威!”

    秦暄低沉的嗓音截住了钱威的话,虽然气息有些虚弱,可声音中那掷地有声的威严,还是让钱威没有将要说的话说出来。

    秦暄冰冷的眼神,带着几分警告,看了钱威一眼,随后才看向柳若晴,恼火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柳若晴看了一眼远处还在跟耶蛮的手下交手的言渊,道:“是言渊要过来。”

    秦暄自然也看到了远处那一头银发,身手凶狠又敏捷的言渊,看了柳若晴一眼,意味深长地一笑,道:“他怎么也来了?”

    这里可是离京城有半个月的行程,他们两天前遇上了耶蛮,现在就遇上了言渊,很显然,从他们离开靳都城没多久,言渊就追出来了。

    “我那天晚上逃出去之后一路往东走,半路就遇上了他,把事情跟他说了。”

    说着,她停顿了一下,目光朝言渊看了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他应该是有急事找你。”

    秦暄这会儿伤势有些重,听柳若晴这么说,也没多想,只是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言渊已经跑了过来,拽起秦暄的手臂,沉着声音,道:“先离开这里。”

    耶蛮的人,已经被言渊解决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那些交给秦暄的护卫对付足够了。几人离开之后,耶蛮的人没追上来,到了镇上,柳若晴给秦暄再一次把了把脉,她对中医涉足不深,也不知道怎么治内伤,给他把了脉之后,便道:“你的内伤很重,还是等大夫过来再仔细给你看看,你现

    在好好躺着休息吧。”

    秦暄捂着隐隐作疼的伤口,听话地点了点头。

    此时,客栈的房间内除了秦暄钱威和柳若晴三人之外,言渊也在。

    他站在一旁一直没出声,只是看着柳若晴对秦暄“嘘寒问暖”的样子,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甚至还觉得有些刺眼。

    真是见鬼了!

    言渊在心里低骂了一声,将视线投向别处没有再看,直到听到秦暄唤他,“言兄。”

    转头看他,见秦暄坐在床边上,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浅笑,“今日多亏了言兄相救。”

    言渊脸上的情绪并不明显,只是在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时,那双晦暗的眼底,隐隐得有了几许波澜。

    “秦兄无需客气,言某这次来,是有事相求。”

    此话一出,不管秦暄还是柳若晴都讶了一下。

    以言渊的身份,加上又出手救了秦暄,在秦暄面前,完全不需要用“相求”这两个字眼。

    最起码,不该从言渊的口中说出这两个字。

    秦暄讶了片刻之,道:“言兄请说,在下能帮得上的一定帮。”

    “你一定帮得上。”

    言渊看着秦暄,肯定的语气中,隐隐得透着一股犀利。

    秦暄再度一愣,随后笑道:“言兄请讲。”

    言渊袖口下的拳头,下意识得紧了紧,薄唇微微抿着,似乎是有些紧张,“我要见一见秦兄那位给你耶蛮画像的朋友。”

    柳若晴站在一旁的身子,微微僵了一下,目光愕然地看向言渊,只是这会儿,言渊全部的注意力都在秦暄身上,根本没注意到她此刻震惊的表情。

    秦暄也没想到言渊大老远追过来是为了这个,同样惊讶了几秒钟,随后,目光不动声色地朝一旁身体僵硬的柳若晴看了一眼,才道:“言兄为何一定要见我那位朋友?”

    “她对我很重要,请秦兄务必相告,秦兄大恩,言渊定涌泉相报。”

    他低垂着眼帘,整个人显得卑微无比。

    柳若晴这会儿明白为什么言渊起先会用“相求”两个字去跟秦暄说话,两人同是亲王,如此对等的身份,若不是太过在意她,又怎么会把自己拉得这么低,去求秦暄。柳若晴静静地看着眼前如此卑微的言渊,眼眶一热,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想要告诉言渊,她就在他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