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3.亲自护送
    秦暄神色复杂地朝她看过去,像是在寻求她的意思,她却只能对他无声地摇了摇头,将心头的痛苦给深深得掩埋了起来。

    半晌,才听秦暄为难地开口道:“言兄,此时在下得征求朋友的意思,她若不愿意相见,在下也不能强求。”

    秦暄的话,让言渊的眼底,闪过一抹失落,却还是坚持道:“秦兄只需带我去见她便可,其他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言兄!”

    “秦暄,需要我跪下来求你吗?”

    言渊的眼神坚定得让柳若晴心里揪成了一团,那模样,仿佛只要秦暄说一句你跪在我面前,我就让他见你,他都能毫不犹豫地跪下来。

    秦暄为难地皱了一下眉,再一次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柳若晴,却见柳若晴还是摇了摇头,下唇几乎咬出血来。

    从柳若晴脸上收回视线,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两人又是何苦呢。

    “言兄为何非要见我那朋友?”

    秦暄看着言渊,问道。

    见言渊的脸上,隐隐得染上了一丝悲戚之色,眼神逐渐暗淡了下来,“她是我的妻子,我把她弄丢了,我现在要把她找回来。”

    低哑的声音,对着令人心疼的落寞,让柳若晴的心里,猛然一抽。

    “她不愿意见我,一定是怪我没保护好她……”

    “不是的,她没怪你!”

    柳若晴的话,脱口而出,让言渊的表情怔了一怔,视线猛然投向她。

    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冲动,柳若晴心下一慌,面上却镇定道:“小……小的是说,王爷对王妃一片深情,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如果王妃还活着,心里一定也是记挂着王爷,绝对不会怪王爷的。”

    这会儿,言渊心里满脑子都是柳若晴,对眼前这小侍卫的话,他也纯粹只是当成了一种安慰。

    他没听进去,更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视线恳求地看向秦暄,道:“秦兄,我求你,让我见一见她。”

    在柳若晴的眼中,言渊是个非常骄傲的人,那种天之骄子的自负和高傲,是不允许他露出这般卑微的神情来,可这会儿,为了见她,他却用这样卑微乞求的语气。

    是什么样的一种深爱,让这个尊贵的男人,放下了自己的骄傲,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如此恳求着,只为见她一眼。

    秦暄也是第一次见言渊这副模样,又看了一眼柳若晴,心中颇有些不忍。

    可这是柳若晴自己的事,他不能替她做主,这会儿什么只能这般道:“言兄或许是误会了,我那朋友是一男子,怎么会是靖王妃呢?”

    言渊愣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那种致命的失望开始铺天盖地地朝他压了下来,可很快,他便将那种失望给抹去了。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多的巧合,秦暄一定是在替晴儿隐瞒什么。

    心里尽管很难受,可他却并没有显得过于迫切。

    她现在不愿意见他,总有一天会愿意见他的,他现在不能操之过急,如果吓到了她,她若是逃了,他怕自己真的再也找不到她了。

    最后,只是见他苦涩地扯了一下嘴角,“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勉强秦兄了。”

    秦暄看着他这般强颜欢笑的样子,张了张嘴,最后只能安慰道:“言兄也别失望,如果靖王妃还活着,你们迟早还是会相见的。”

    言渊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扯了一下嘴角,神情中带着掩饰不住的落寞。

    柳若晴站在一旁,看着他这副黯然的模样,视线转向一边不忍再看。

    半晌,听秦暄转移了话题,道:“耶蛮手上那些个怪物就在东楚,如果不早点解决的话,不仅东楚会陷入大危机,整个天下都将不得安宁。”

    言渊当初在苗地是亲眼见识过东丹杀人的样子,明白秦暄的话,并非危言耸听。

    “西擎跟南陵的人频繁出入苗地,想必暗中一直在跟耶蛮联系,耶蛮如今出了苗地出现在东楚,看样子这些人是准备开始行动了。”

    言渊看了秦暄一眼,声音淡淡地道。

    秦暄点点头,视线不动声色地从柳若晴的脸上扫过之后,又看向言渊,问道:“言兄接下去有何打算?”

    看言渊这模样,不找到柳若晴,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现在让他心甘情愿离开,想必是不太可能。能从一幅画中就能找到靖王妃的线索,这样不顾一切大老远追过来,甚至为了得到她的线索,甘冒生死危险去耶蛮手中救下他,秦暄心想,他对柳若晴大概就是生死相随的感情了吧,才会这样不顾一切,

    只是为了找到她。

    他想了想自己,这要是放到自己身上,恐怕是做不到的。

    他心里怀着的东西太多,那些东西占了他太多的位子,让他没有办法再分出太多的位置出来去想别的。

    言渊听他这么问,视线投向他,道:“你现在的情况,想要安然回到南陵,怕是没那么容易。”

    说到这,他顿了一下,道:“所幸本王身上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不如亲自护送秦兄回去。”

    言渊的话,让秦暄震惊了一下,可随即又觉得并不有太多的意外。

    他心里清楚,言渊这样的人,能放低身份去求他告知柳若晴的下落,自然也会为了从他身上得到线索而甘愿当一个护卫去护送他。

    秦暄忽地笑了起来,玩笑一般地打趣道:“言兄这样纡尊降贵护送秦某回国,是想从我这里得知跟靖王妃有关的消息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又不动声色地望了柳若晴一眼。

    柳若晴垂着的眸子,闪了一闪,刚才言渊这样提议的时候,她想到的也是这个。

    见言渊听秦暄这样问,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回避他的问题,只是默认地扬唇一笑,眸光中,带着令人心醉的柔和。

    “秦某这一次还真是占了靖王妃的光了。”

    秦暄的话,让柳若晴的眼神微微闪了一下,站在一旁沉默得没有吭声。再说耶蛮那边,他之所以那天没有让那些怪物直接杀了秦暄主仆,一方面是因为他还不清楚那三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在没有跟西擎和南陵那边确定之后他不敢擅自做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