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4.那个人必须死
    另一方面,那个能吓退那些怪物的小青年,才是他的心头大患,如果那人是怪物的克星,情况对他来说,将会非常不妙。

    所以,他想从那两个主仆口中得知那个小青年的身份,却没想到会突然冒出一批人去救他们。

    “岂有此理!”

    耶蛮气得咬牙切齿,额头上的青筋凸起得厉害,一旁的那些人站着不敢出声,甚至连大声喘气都不敢。

    “查到他们的下落的没有?”

    “回大巫,他们一行人眼下就在午阳城的客栈内,那天那个小年轻也在。”

    此话让耶蛮大巫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确定他也在?”

    “是,他是跟那个白头发的人一起来的。”

    提起那个白头发的人,耶蛮的脸色便阴沉了下来,他没见过言渊,自然不知道那个人就是东楚堂堂靖亲王,但是那人武功奇高,就算是他出手,也未必是那人的对手。

    想要在他面前杀了那个小年轻,怕是没那么容易。

    手下见他眯着眼睛,沉着脸不语,心下也不敢乱猜,只是看着他,忐忑地开口道:“大巫,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耶蛮若有所思地眯起双眼,半晌过后,道:“先去查清楚那几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不用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随后,便进来一个身穿褐色锦袍的老人,此人大概五十岁的样子,一双眼睛显得锐利无比,看人的时候,仿佛能看进对方心里去。

    耶蛮见到他,原本阴沉的脸上,立即被一抹笑容取代,甚至这样的笑容当中,还带着一丝讨好,“任丞相,您怎么来了?”

    这位被耶蛮小心赔笑的老人,便是南陵位高权重的当朝宰相任道远。

    耶蛮从一个区区苗地只会用毒驱蛊的巫师,到如今腰缠万贯,手下还有这么人供被他使唤,很显然是这位任丞相的功劳。

    所以,耶蛮在他面前,显得格外恭敬,恭敬当中,掩饰不住的讨好。

    “丞相大人刚才那话是何意,莫非大人知道那人是谁?”

    耶蛮看着任道远,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双被眼珠子沾满了双眼,带着几分试探。

    见任道远捋了捋下巴上带着浅灰色的胡子,道:“如果本相没猜错的话,那位应该是我们南陵位高权重的端亲王。”

    说起自己这位未来女婿,任道远的表情十分平静,看不出欣喜,也看不出怒气,就像是在谈论一个外人。

    秦暄不到而立之年,却是一个极为难对付的人,他从十几岁就在皇权斗争中一路走来,没点本事是不可能的。

    他能成为他的未来女婿,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或者说,从头至尾,他就不曾相信过秦暄那个人。

    耶蛮一听那些人竟然是秦暄,黑洞洞的双眼里,也透出了几分惊讶,“不是说他在端王府养伤吗?怎么跑到东楚来了?”

    任道远阴测测地一笑,精明的眸子里透着毫不掩饰的算计,“我们那位端亲王可真是片的我们好苦啊。”

    如果不是他那位任性骄纵的女儿非要见秦暄,而秦暄不管怎么样都避而不见的话,他都不曾怀疑过秦暄竟然暗度陈仓,带着重伤离开南陵来到东楚。

    “相爷,那依您之间,我们该怎么办?”

    耶蛮在任道远面前不敢擅作主张,也不敢有半点放肆,小心翼翼又恭恭敬敬。

    “秦暄在南陵地位极高,不管是文臣还是武将,都对他俯首帖耳,他如果莫名其妙死了,那些文臣武将都糊弄不过去……”

    “可秦暄手上握着我们的秘密,不杀了他,我们的计划很难实施。”

    说起这个,耶蛮又想到了秦暄身边那个年轻人,道:“还有一件事要告知相爷。”

    “什么事?”

    耶蛮想了想,将那天晚上的事跟任道远说了一遍,就连任道远听了,都禁不住眼底一讶。

    “你说那些怪物怕那个年轻人?”

    “是,它们根本不敢接近他。”

    “这倒是奇怪了。”

    任道远捋着胡子,若有所思地低喃了一声。

    “相爷可知他是什么人?”

    耶蛮心里其实比任道远还要紧张惧怕一些。

    他之所以能被任道远看上,正是因为他能使唤那些“活死人”,那是他手中最重要的工具,也是他今后能不能享尽荣华富贵,就靠它们了。

    如果让那些怪物遇上一个克制他们的克星,那他以后还能有什么用处。

    一旦他失去了他那点作用,任道远哪能看中他,到时候,他只能继续呆在苗地那与世隔绝的地方,如今享受了外界美好的他,又怎么甘心回到那里去。

    见任道远淡淡地摇了摇头,“我不曾见过秦暄身边有那样一个人,或许是他在东楚认识的。”

    说到这,任道远蹲了一顿,侧目看向耶蛮,道:“不管那人是谁,他既然有让怪物惧怕的本事,你就要小心了,秦暄可以先不死,但那个人……”

    任道远的眼底,凝聚起了毫不掩饰的杀意,“那个人必须死!”

    “相爷请放心,我一定不会让那个人活着。”

    他也不敢让那样一个威胁活在这世上。

    “此时本相来东楚,只是为了确定秦暄是否真的离开了端王府,既然他现在在东楚,你们就想办法让他这一辈子都回不到南陵去。”

    耶蛮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自然明白任道远话中的意思,他的眼底,不禁染上了几分迷惑,“相爷刚刚不是说,不能杀了秦暄吗?”

    只见任道远冷笑了一声,眼皮微微掀起扫了耶蛮一眼,道:“老夫只是说,不能让他莫名其妙地死了,让他死,当然要死得名正言顺一些。”

    耶蛮不明白任道远话里的意思,表情有些苦恼地看着任道远,踟蹰道:“相爷的意思……在下不明白。”

    任道远倒是没有拐弯抹角,看了耶蛮一眼之后,道:“你们说的那个白发男子,老夫若是没猜错,应是言渊无疑。”他的手,轻轻端起手边的茶杯,杯盖轻轻地从杯沿上滑过,“秦暄若是死在了言渊的手上,那就跟我们没关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