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5.再无靖王妃
    耶蛮这一下算是听明白了,敢情这任相爷是想杀了秦暄嫁祸给言渊。

    “相爷此计甚秒。”

    又能杀了秦暄,又能让南陵名正言顺挑起战火,以给端王报仇的名义出兵,到时候,朝中那些武将还是文臣都没话说。

    等这个天下战火纷争一起,他的作用就来了。

    光是想想,耶蛮就有些忍耐不住了,当下便对任道远道:“相爷放心,这事就交给在下来办。”

    任道远笑了笑,满意地看了耶蛮一眼,道:“大巫若是把这件事办成了,老夫和陛下都不会亏待你的。”

    “多谢相爷。”

    任道远离开之后,耶蛮脸上那讨好的笑容立马收了起来,杀气瞬间凝聚在他的脸上。

    抬眼看向候在一旁的手下,冷着声音道:“你去找暗夜门的人,花重金请他们排名前十的高手,找机会先杀了那个年轻人,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我一定要让他死,至于秦暄……”

    耶蛮抚了抚自己的下巴,沉思了片刻之后,道:“秦暄那边,我再想办法。”

    让秦暄死在那些杀手手上固然问题不大,可若是要伪装成死在言渊手上,这确实得费一番功夫。

    目下最要紧的,就是杀了那个年轻人。

    “是。”

    手下领命,跟着便即转身退下了。

    暗夜门是江湖上有名的杀手组织,里头排行前十的杀手,都是以一敌千的高手,如果暗夜门的高手全部出动的话,被杀之人几乎没有逃脱的机会。

    但是,能请动暗夜门的人,尤其是前十的杀手,没有一定的家底是不可能的。

    耶蛮这一次为了杀柳若晴,显然是下了大血本了,他绝对不容许自己精心制作而成的东西,坏在那样一个年轻人手上。

    秦暄的内伤很重,在午阳城足足养了半个月才有所好转。

    “明日我们便启程回南陵,暂且本王还不能让秦穆怀抓到任何把柄。”

    “是,王爷。”

    秦暄从床上下来,穿好衣服之后,想了想,去了隔壁。

    “言兄。”

    他在门外叫了一声,很快,言渊便过来开门,还是那冷冷清清的气场,可秦暄看着他的脸时,还是能从他的眼底,找到一丝迫切。

    “秦兄有事?”

    “明日我们便启程回南陵,言兄真打算跟我一道回去?”

    秦暄抬脚跨进言渊的房间,侧目看向他,问道。

    言渊没有多言,只是毫不犹豫地点了下头,“秦兄不告知言某内子的下落,言某不勉强,可也阻止不了我要找她的决心。”

    闻言,秦暄的脚步,稍稍一顿,随后只是轻声一笑,算是赞同了言渊的话。

    他转头兀自在房间的椅子上坐下,抬眼看向站着的言渊,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言兄为何就这般确信靖王妃还活着。”

    秦暄的话,让言渊拧眉一蹙,竭力压住心头的苦涩,随后,只是说了两个字道:“用心。”

    用心?

    秦暄挑了一下眉,看着他,不太能理解言渊的意思。

    言渊也没跟他解释什么,这是他跟晴儿的私人情感,他并不需要别人去掺和进去。

    秦暄也没追问,想到柳若晴那张没有血色的脸,还有她看言渊时眼底隐隐流露出来的心疼和悲伤,心里头蓦地有些堵得慌。

    或许是出于好奇,又或者是出于其他的原因,秦暄看着言渊,道:“那靖王妃真的有这么好,让言兄这样念念不忘吗?”

    许是因为想到了柳若晴,言渊原本清冷的眉目之间,瞬间变得柔和了许多。

    他没有看秦暄,只是将目光安静地投向窗外,似乎是在想着心中藏着的那个女孩,想着她的一颦一笑,想着跟她之间经历的一切……

    随后,见他柔和地一笑,眉眼间的凌厉,似乎都被这样的温和和柔软给替代了,“她没那么好。”

    是的,她没那么好,可偏偏,他就是爱她爱得无法自拔。

    此生,他用尽了全部的心力去爱她一个,不管她好与不好,终究还是没人能代替她。

    秦暄倒是被他的回答给弄得愣了一下,可看着言渊眉眼之间时不时流露出来的极致的宠溺和温柔,他便知道,此生能让言渊这样的人露出这样表情来,非柳若晴莫属了。

    “言兄难道不觉得,或许有一天,你还会遇上一个比柳若晴更好的女子呢?”

    何必将自己弄得如此卑微,苦苦痴缠于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房间里,瞬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言渊的眼神,黯淡得没有半点光芒。

    别人再好也不是她,她再不好也不是别人能够取代的。

    半晌,才见他柔声一笑,忽地抬眼看向秦暄,带着一丝悲伤的眼底,是令人无法忽视的坚定。

    “柳若晴之后,再无靖王妃。”

    这句话,他说得很轻,每一个字都很轻,那般云淡风轻地说出这句话,却将秦暄的心头,狠狠震了一下。

    柳若晴之后,再无靖王妃……

    他看了言渊一眼,扯了一下唇,没有说话,视线透过言渊的身后,看向门外那个若影若现的身影。

    她应该都听到了吧。

    至于她愿不愿意见言渊,就不是他能管的事情了。

    柳若晴万万没想到自己路过言渊的房门外,会听到这样一番对话。

    柳若晴之后,再无靖王妃……

    她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来,可脚步却停在外头没法前行。

    甚至,好几次她都抬起手想要推门进去,告诉她,她就在这里,可是鼓足的勇气,在一想到自己身上根本没办法治好的绝症而胆怯了。

    前几日,她偶然记起了自己这个病的起因。

    当日,她穿越回现代,就是在那家稀有金属研究中心。

    当时,她所处的位子四周就立着不少防护牌子,之后她仔细想了想,那个地方应该是用来放辐射极强的稀有金属,在那个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必须要穿防护服才能进入。

    她想,她这个病,大概就是因为稀有金属的辐射造成的。她明白那将意味着什么,就算是在现代有先进的骨髓移植手术,也得运气好能遇上能够匹配的骨髓,更何况是医学技术远远落后的架空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