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7.王爷陪我说会儿话吧
    看到言渊,柳若晴的眼底,骤然亮了起来,“言渊……”

    因为流了不少的血,加上这会儿她头很晕,她叫言渊的时候,声音很低,言渊根本就没听到,可人已经在此时到了她的身边。

    将她的身子往边上一带,手,沾上了她整条手臂上的血时,眉头一皱,“怎么流了这么多的血。”

    他似乎在自言自语,并不是在跟柳若晴说话,与此同时,缠在腰间的软加你经到了他手中。

    交手当中,言渊也察觉到这些人身后不凡,眼下他虽处于上风,但是长时间恋战下去的话,他也没把握能赢。

    这个时候,隔壁房间的秦暄跟钱威也听到了动静,跑了过来。

    “走。”

    见秦暄跟钱威都来了,言渊也顾不上许多,直接拽起柳若晴的手臂,带着她,从窗口跳了下去。

    柳若晴这会儿整个人难受得厉害,好像随时要死去了似的。

    身子只能被动地被言渊带着,勉强跑了一段距离之后,她终于支撑不住,脚下一软,往地上摔下去。

    言渊好似能猜到她会摔倒似的,在她摔倒在地的瞬间,本能地用身子护住了她,将她紧紧抱在自己怀中。

    那种熟悉的感觉,再度袭来,那一瞬间,让言渊僵住了。

    可这会儿根本容不得他多想,柳若晴整个人在他怀里软了下去,可她不敢晕过去,好怕自己会被言渊发现什么似的。

    “你撑着点,别睡过去。”

    言渊紧紧地抱住她的身子,低眉看着她的眼睛,声音有些喑哑,甚至隐隐得还带着几许颤抖。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这种感觉让他很排斥,可就是没办法消失。

    柳若晴点点头,努力得让自己清醒着。

    言渊扶着她到路边坐下,她整条手臂这会儿都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

    还有她嘴边,鼻尖上落下的血液,将她衣襟全部打湿了。

    此时,柳若晴的模样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看得言渊的胸口闷疼闷疼的,堵得难受。

    没有像往常那样冷着脸对着她,他的声音下意识得软了几分,这是一种无形的熟悉感,让他根本没办法对她狠下心来。

    “还能撑住吗?”

    柳若晴用力咬着唇,强烈的剧痛让她这会儿勉强能清醒着。

    “多谢王爷相救,我没事。”

    言渊看着她的脸,明明流了这么多的血,可她的脸色并没有特别惨白,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这会儿就是没想出来。

    “我带你去医馆。”

    他将柳若晴扶起靠在自己身上,长臂从她身后揽过,下意识地护住了她的身躯,这个时候,他骤然发现,这个小侍卫真的很小,小到跟个女人似的,他稍稍一抬手臂,就能把他整个人圈在怀中。

    只是这会儿她伤得很重,浑身都是血,言渊根本没有心思去想太多,扶着她走了两步,见她根本连抬脚的力气都没有。

    他干脆直接将她背到了自己身上,快步往附近医馆的方向跑去。

    柳若晴愣了一下,这会儿,她的意识有些模糊,如果不尽量让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的话,她一定会随时昏过去。

    看到言渊将自己背在身后的那一瞬间,她讶了一下,很难想象言渊这样的人,竟然会对她一个小侍卫这般纡尊降贵,亲自背他。

    就算是齐风,言渊也不曾这样做过吧,而她此刻只是一个端王身边的小侍卫,还是一个让他看着就心烦的小侍卫,他怎么会……

    “王爷,还是让小的自己走吧。”

    她怕言渊背着她,她会下意识得放松下来而睡过去,一旦让言渊发现了什么……

    她不敢想后面去想。

    言渊能感觉到背上那人的僵硬,他自己又何尝不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一个小侍卫,还不是他身边的侍卫,他堂堂东楚的一个连皇帝都要敬畏三分的人,竟然蹲下来去背他。

    “你是打算等那些人追上来么?”

    他冷着声音开口,却并没有将她放下。

    柳若晴抿了抿唇,没有再开口了。

    身子趴在言渊的背上,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温度,她的心也跟着暖了起来。

    不管她是用什么样的身份待在他身边,能挨着他近一些,那就近一些吧。

    她没有坚持从言渊背上下来,脸,轻轻靠在他的背上,带着几分贪恋,唇角,满足地向上扬起。

    言渊自然是感觉到了背上的动静,行走的脚步,稍稍停顿了一下,可内心似乎并不排斥这样的感觉,甚至还有些莫名的欣然,唇角也在不经意间扬了扬。

    “别睡着了。”

    他低低地开口,声音下意识地放轻了一些,柳若晴垂着的眼帘,微微动了一下,在他背上点了点头,想了想,道:“王爷,您能跟小的说会儿话吗?”

    这段日子,她做梦都想着能跟言渊多说会儿话,只是简单地聊天都行,就像以前在王府的日子一样,他只要是休沐日,就会陪着她和珩儿,甚至,大多数的时间,都是陪着她多一些。

    有时候,还嫌儿子老是缠着她而找借口将儿子赶走。

    他会耐性陪她下棋,即使她的棋下得再烂,结果都是她赢。

    想到以往的事,她的脸上便不由自主地勾勒出些许笑容来。

    言渊没有说话,柳若晴也不强求,她现在只是一个小侍卫,又不是他的妻子,他现在背着她去找大夫,已经是大恩大德了,她怎么能指望他去陪他一个下人说话。

    心里虽然有些失望,可她也只能将这样的失望藏在了心底,可随后,便听到了言渊的声音——

    “你想说什么?”

    言渊这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柳若晴有些吃惊和意外,倒是真没想到言渊对他能这般宽容,甚至说……是纵容。

    对于她此刻一个小侍卫的身份来说,用“纵容”两个字,并不夸张。

    可柳若晴的心里,无疑是兴奋的,甚至觉得自己精神都好了一些。“我听我家王爷说了一些关于您跟王妃的事情,您跟靖王妃以前很恩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