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8.根本不合理
    言渊的身子,有些僵硬,甚至柳若晴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都变得冷了一些。

    柳若晴愣了一下,心想着自己是不是提起了言渊的伤心事,所以他不高兴了?

    她在他背上,有些忐忑地看着他的侧脸,没敢吭声。

    言渊也没回答她,两人一路沉默地往前走,走了一段路之后,才听到言渊冷哼了一声,道:“秦暄倒是什么话都跟你说,你们很亲近?”

    言语间,不知觉地透着几分酸味,自然的,这样的酸味,言渊自己是没有察觉的,而柳若晴自然也不会多想。

    听言渊终于开口了,言语间的愠色并不浓,她才稍稍松了口气,心里暗暗带着几分欣喜。

    “小的是王爷的护卫,王爷平时没人聊天的时候,就找小的聊。”

    她随便找了个理由回答道,见言渊没什么反应,便继续道:“上次王爷不是问了小的关于那个作画人的事吗?小的想着王爷您请小的吃过饭,又救了小的,小的应该帮王爷您问问我家王爷。”

    柳若晴说话的时候,双眼小心地打量着言渊的侧脸,见他神色如常,她便继续道:“不过,我家王爷也没告诉我关于那个人的事。”

    言渊依然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背着她往前走,柳若晴以为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便也没再开口。

    好一会儿,才听言渊道:“许是她不愿意见我吧。”

    低低的言语之间,带着一股掩饰不住的落寞,让柳若晴的心,蓦地揪成了一团。

    从她这个角度,能看清言渊的侧脸,他的睫毛很浓很长,垂着的时候,微微打颤着,衬得他脸上的落寞更加清晰了一些。

    她看着心里有些难受,更多的还是心疼。

    放在言渊肩上的手,不经意地加重了几分力道,“王爷这么爱王妃,她怎么会不愿意见您呢,也许……也许她是有什么苦衷。”

    苦衷……

    “是啊。”

    言渊苦涩一笑,“是我没能力保护她。”

    所以她才不敢回到他身边,怕连累了他,也怕再一次丢了性命。

    柳若晴很想说,不是这样的,他对她已经足够好了。

    可现在,她站在一个侍卫的立场,是根本没有什么资格去安慰一个东楚的王爷,尤其是安慰一个处在失去爱妻悲痛之中的男人。

    言渊一向不是一个爱多言的人,除了跟他的宝贝王妃,在别人面前,包括自己的哥哥面前,话都一向不多。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背上这个小侍卫这般特殊,他会像跟晴儿一样,耐着性子跟他说话,聊一些他从不在别人面前聊起的话题。

    可他却愿意跟这个小侍卫聊,而且,对这个话题并不排斥,好似在潜意识里,将这个小侍卫当成了十分亲近的人。

    这种感觉很奇怪,却是实实在在地摆在自己面前。

    他抿了一下唇,没有多想这背后更深一层的意义,抬眼之际,便看到了前面门口挂着灯笼的医馆。

    “到医馆了,你还能坚持吗?”

    “王爷放心,小的可以的。”

    言渊点点头,没再说话,背着柳若晴上前敲响了医馆的门。

    “谁呀,这大半夜的……”

    里头的人一边嘀咕着,一边将门打开,看到言渊背上的柳若晴嘴角、手臂上全是血,惊了一下,随后赶忙将两人引了进去。

    “快把他放下。”

    大夫指着堂中的一张木榻,对言渊道。

    言渊听话地上前,小心翼翼地将柳若晴放在榻上,回头对大夫道:“大夫,你快给他看看。”

    大夫上前,给柳若晴检查了一下她手臂上的伤口,伤口很深,但也不足以让她流太多的血,再看了一眼柳若晴鼻孔前的血迹,沉思了几秒,伸手给柳若晴把了一下脉,表情微微变了一下。

    抬眼看向柳若晴淡定的模样,道:“你这病……”

    “嗯,老毛病了。”

    柳若晴微笑着打断了大夫的话,用眼神示意了他一下,大夫似乎是看懂了她的意思,眼神不动声色地朝言渊看了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言渊这会儿只关心柳若晴身上的伤,所以,刚才柳若晴跟大夫之间的眼神交流,他并没有注意到。

    “大夫,他伤势怎么样了?”

    “哦,这位小兄弟的伤只是一些外伤,等我给他包扎一下,好好静养一段时间就能好。”

    柳若晴见大夫没有再提起她的病,心里松了口气,“多谢大夫。”

    言渊也没多想,在大夫给柳若晴包扎好之后,见她身上全是血,便道:“大夫,你这可有换洗的衣物,让我这兄弟换一下。”

    “公子稍等,我去拿套我徒儿的衣服过来。”

    “多谢。”

    很快,大夫便拿了一套干净的衣物给柳若晴换上,医馆后还剩下一间空房,在言渊的要求下,大夫安排他们住了下来。

    包扎好,换了衣服,又喝了大夫给她熬好的药,柳若晴看上去状态好了一些。

    大夫重新进去睡觉了,这样折腾了一番之后,天都已经快亮了,两人都没有什么睡意。

    言渊走到她身边坐下,看了一眼她的脸色,跟昨晚一样没什么变化,即使流了这么多的血,脸色依然红润红润的。

    他虽然感到奇怪,却也没多想,见她气色不错,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那些人为何要追杀你?”

    他看着柳若晴,问道。

    从昨晚的情况来看,那些人并不是冲着秦暄,反而是冲他这个秦暄身边的小侍卫而来,这本身就很奇怪。

    不管怎么说,秦暄才是主,他一个负责保护秦暄的侍卫,为什么要被人痛下杀手。

    从昨晚那些人动手的手法来看,是要置她于死地的。

    这根本就不合理。

    他打量了一眼柳若晴的脸色,眼眸微微眯起,声音微沉,道:“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柳若晴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表情稍稍有些不自然,只是戴着人皮面具,她那细微的表情,没被言渊看出来。她歪着脑袋,想了一下,道:“那些人应该是耶蛮派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