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0.太师府内的东西
    那将领朝几人拱了拱手,恭敬地退了下去,随后带着人,将那些黑衣人的尸体给抬走了。

    “那些黑衣人跟你信上说的事有关?”

    进了客栈,言绝忍不住开口问言渊道。

    言渊点点头,指了指身边的柳若晴,道:“是来杀他的。”

    言绝这才注意到自己弟弟身边站了个绝色美男子,这张脸,要是个女人的话,这得迷倒多少男人。

    只是这样的想法,言绝没说出来,只是看着柳若晴,心头一颤,觉得这小年轻给他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可一时间根本想不到是谁。

    柳若晴见他盯着自己打量,她给了他一个亲切的微笑,这种久别重逢的感觉,让她很高兴。

    却听言绝口气随意地问道:“他谁啊?”

    柳若晴:“……”

    要不要这么随意?好歹她现在也长了一张绝世容颜好吗?

    就不能给她这张脸稍微一点尊重么?

    秦暄以拳抵唇,轻咳了两声,才道:“小牛是秦某的贴身护卫。”

    已经好久没听秦暄这样叫自己了,柳若晴一时间还有些不太习惯,可这会儿,她也不好纠正,只是瞪了秦暄一眼,秦暄没看她,假装自己没感受到她不悦的目光。

    “你的侍卫?”

    言绝看了看了柳若晴,又看了看秦暄,“他们不杀你,反而杀你的侍卫?”

    他有些怀疑地再度看了柳若晴一眼,“嫉妒你长得太好看了?”

    柳若晴嘴角抽了抽,这八哥,这种严肃的场合,能不能别这么逗比。

    “咳咳……”

    她发出了两声尴尬的咳嗽,对言绝扯了一下嘴角,道:“回八王爷,自然不是因为小的长得好看。”

    言渊看着言绝跟“牛侍卫”之间的互动,心头又开始不受控制地泛起酸来。

    “耶蛮手下的那些怪物害怕牛侍卫,耶蛮自然不能留下他。”

    他沉着脸解释道,看着言绝莫名觉得此人有些碍眼。

    言绝这会儿自然不知道自己大老远跑过来找弟弟,结果还被弟弟嫌弃了,听言渊这么一说,脸上的玩笑味瞬间收了起来。

    视线看向秦暄,道:“你家小侍卫还有这本事?”

    秦暄淡淡一笑,目光看了一眼脸色不悦的言渊,眼神渐渐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我家小牛的本事可多了。”

    秦暄这话听上去虽然很正常,可柳若晴总觉得他话里有话,眼神带着迷惑地看了他许久。

    看着秦暄跟柳若晴之间的眼神交流,那“眉来眼去”的样子,让言渊心中更是堵得难受。

    另一边,耶蛮得知花重金买来的杀手,竟然就那样死在了秦暄那些人手上,顿时气得火冒三丈,一巴掌甩在了面前手下的脸上。

    “没用的东西,暗夜门的杀手就这点本事?”

    还天下第一杀手组织,连个小年轻都杀不掉,反而被人给杀了,简直就是废物。

    那手下也有些冤,捂着被打得嗡嗡作响的耳朵,却是敢怒不敢言,“大巫,暗夜门的人开价太高,我们的钱连排名第十的杀手都请不到。”

    他看着耶蛮铁青的脸色,解释道:“要暗夜门出动排名前十的杀手,他们开价五十万两黄金,而且得全额付清了才行,属下手上没那么多钱,全部给了他们,他们才派出那么几个东西。”

    虽说出自暗夜门,身手不会太差,可若是想在那几个人眼皮底下将人杀死,怕没那么容易。

    先不说那个小年轻本身武功不弱,加上身边还有秦暄主仆和东楚的靖王在,这些人的武功,哪里是好对付的?

    先前秦暄内伤未愈,他们才能勉强抓住了秦暄,现在秦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想要对付起来就更难了。

    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之后竟然又出现了一群高手,那些高手,每一个都不是他们能对付。

    现在如果想要杀那个小年轻,没有暗夜门前十的杀手联手,怕是真的没办法。

    “五十万两黄金?他们怎么不去抢!”

    耶蛮气结,他一个苗地巫师出身的人,哪里有这么多钱,就是他身上那几万两,还是任道远之前赏他的。

    为了杀那个克星,他将那几万两全部花出去买了杀手,结果,暗夜门竟然只派出了几个废物。

    “岂有此理,欺人太甚!”

    手下在一旁没敢接话,就算人家欺人太甚又如何,请不起就别把心思动到人家身上去。

    “大巫,不如……跟相爷说一说这事?”

    “滚!都给我滚出去!”

    要说这些人第一次跟着耶蛮,看着他那看似仙风道骨的打扮,还有那些出自他手的怪物,这些手下还觉得耶蛮是个了不起的人。

    现在在他身边呆久了,才知道这人除了会造那几个怪物之外,也就是个故弄玄虚的主,就是那双没有眼白的眼睛,现在看着也没那么可怕了。

    可人家毕竟手上还有些杀人不眨眼的怪物在,他们自然不敢轻易得罪他。

    “是,小的告退。”

    午阳城的客栈里,言渊等几个人聚在一起,一封加急信在一早出现在了言绝的手上,“是六哥的信。”

    言绝一边跟言渊说话,一边将信打开,信里的内容是跟庞太师府那几箱嫁妆有关。

    看完信之后,言绝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六哥说了什么?”

    言渊拧了一下眉,问道。

    言绝将信递给了言渊,这才开口道:“那些嫁妆箱里,全是白色的虫子。”

    “白色的虫子?”

    秦暄也跟着拧起了眉头,柳若晴站在边上,听到这话时,想象着那满箱子爬满虫子的画面,不禁头皮发麻。

    “庞太师将那么多虫子运去太师府做什么?”

    秦暄拧着眉,低语了一声。

    几人都没有回答,庞太师那样掩人耳目将虫子送进太师府,很显然那些虫子非常重要。

    白色的虫子……

    柳若晴的脑海里,突然间闪过一个词,并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蛊虫。”

    此话一出,房间里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向了她。

    “蛊虫?”言渊看着她,出声道:“你是说那些是蛊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