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1.随他回京
    言渊的声音,极致得冷,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可看着就是让人觉得瘆人。

    柳若晴也不太确定,但是,能让庞太师这样掩人耳目的,那些虫子能是普通虫子?“有件事,我没跟你提过,我跟六哥曾经试探过庞太师说沈沁已经醒了,当天晚上,就有刺客闯入睿王府要杀沈沁,刺客虽然没有招,但第二天上朝的时候,六哥跟庞太师提起刺客还有嫁妆的事,那老东西

    可是吓得不轻。”

    言绝对着言渊开口道。

    言渊皱了一下眉,薄唇在此时抿成了一条线,让他整个人的气场在这会儿看上去更加凌厉了一些。

    “这么说,在沈沁昏迷之前,很可能知道了庞太师的什么秘密。”

    言渊低声开口,拧紧的眉头,未曾松开。

    柳若晴一向不喜欢庞太师一家子,除了因为庞月秋那智障之外,还是就是庞太师那只老狐狸。

    她虽然没跟庞太师正面交手过,可也知道那老东西绝对不是好人。

    “如果庞太师暗中跟西擎和南陵有所勾结呢?”

    柳若晴轻声开口,俨然已经忘了这会儿自己只是一个小侍卫,这种严肃的场合,她一个小侍卫根本没有发言的资格。

    可她这样说话的说话,竟然没有任何人觉得有所不妥,听他这么说,言渊和言绝兄弟二人面上都有些不太好看。

    很显然,他们也猜到了这样的可能。

    当朝太师,位列九卿,地位跟丞相平起平坐,身为人臣,他如今的地位除了几位亲王之外,连王丞相也只是跟他平起平坐,南陵和西擎能许给他什么好处,让他甘心去当卖国贼。

    “如果庞太师就是内奸,而沈沁知道了这个秘密,所以,庞太师想要杀人灭口,这完全说的通啊。”柳若晴自顾自地开口道,“制蛊之人,往往将蛊种在一些载体身上,比如人,牛,马等等生物身上,但是,往往蛊种在这些生物身上,成功的可能性太低,所以,大部分玩弄巫蛊之术的人,通常都是把蛊种

    在虫子身上,只要有人沾染了蛊虫,就会轻易被养蛊之人控制。”说到这,她看了看言渊等人,见他们没有说话,也没有反对她的意思,便继续道:“庞太师如果通敌卖国,那他跟耶蛮之间定有联系,那些虫子,就是耶蛮通过他,藏在东楚境内,一旦蛊虫成功进入人体内

    ,那么……”

    柳若晴脸色一白,没有说下去。

    太师府在靳都城,那些蛊虫若是在靳都城大范围内被载入,那么整个靳都城就危险了,到时候,怕是皇城都守不住。

    想到这个,柳若晴有些站不稳。

    尽管这些只是猜测,可很显然,这些猜测都非常合理。

    言绝跟言渊的脸色也非常难看,见言绝拽住言渊的手臂,道:“我们必须立即赶回靳都城,在有人感染上蛊虫之前,将那些蛊虫给消灭了先。”

    言渊知道,如果刚才的猜测都成立的话,靳都城会非常危险。

    可是晴儿……

    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丝跟晴儿有关的线索,让他现在就放弃,他真的不甘心。

    可是,他真的能这样放任靳都城的百姓甚至整个东楚的百姓不管吗?

    他知道后果,一旦有人变成东丹的模样,天下就大乱了。

    压下心头的挣扎,沉默了半晌之后,他才道:“走吧。”

    柳若晴将视线投向言渊,晶亮的眸子瞬间暗淡了下来。

    终究还是要分别了,这几日跟他待在一起,她差点就以为回到了从前,却忘了,如今她只是南陵端王身边的一个侍卫,而他,是东楚尊贵的靖亲王。

    秦暄的目光,朝她看了过去,见她看言渊的眼神,带着恋恋不舍,秦暄的眼眸微微往下一敛,在言渊二人向他提出告辞的时候,秦暄叫住了他。

    “言兄且慢。”

    言渊回头看向秦暄,见秦暄正看向柳若晴,转而对言渊道:“让小牛跟言兄回去吧。”

    柳若晴跟言渊同时愣了一下,一同将视线看向秦暄。

    “王爷……”

    柳若晴正焦急地要说什么,却被秦暄抬手阻止了。见秦暄走到言渊面前,指着柳若晴道:“耶蛮的那些怪物害怕小牛,很可能是因为那些控制他们的蛊虫,也就是说,如果太师府上的那些虫子真的是出自耶蛮之后用来控制怪物的,很可能那些虫子也害怕小

    牛。”

    说到这,他又看向一脸愕然的柳若晴,道:“你随靖王爷一同回去,能成功解决了那些虫子,也算是大功一件,等回南陵的时候,本王重重有赏。”

    “王爷,我……”

    “这是命令。”

    秦暄沉着声音,将柳若晴的话给打断了,“这不仅关系到东楚,还关系到我们南陵,好好干。”

    他郑重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手在搭在她肩上的那一刹那,加重了几分力道。

    柳若晴明白,秦暄说的这个原因只是其一,怕是他想让他留在言渊身边吧。

    她感激秦暄为她想的这些,可是,跟言渊回靳都,她势必是要待在言渊身边的,离他越近,她就越害怕,怕自己一不小心露出了马脚。

    可秦暄现在是她名义上的主子,她若极力要求不跟言渊回去,怕言渊也会多想吧。

    再者,她内心深处,确实还是很想待在言渊身边的。

    沉默了片刻之后,她还是点了点头,“小的遵命。”

    言渊看了身旁这小侍卫一眼,也没有反对,只是对秦暄点了一下头,“多谢秦兄。”

    待言渊三人离开之后,站在秦暄身后的钱威忍不住开口道:“王爷,就这样让柳姑娘走了吗?万一她被靖王爷认出来呢?”

    秦暄的手,轻轻抚了抚衣袖,笑道:“她在言渊身边,比在我们身边安全,言渊能认出她,那是迟早的事。”

    虽然现在柳若晴顶着另外一张脸在言渊身边,可他明显感觉到言渊对她这个小侍卫还是不一样的。那种感情,秦暄没办法体会,当你深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就算她换了不同的脸,就算你的眼睛认不出来,心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对她比对别人要特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