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2.不能让老九长歪了
    言渊对柳若晴,大概就是那样的感觉吧。

    他能帮言渊的,也就是到这里了,以后他们能走到什么样的程度,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事了。

    “况且,耶蛮的目标是她,她离开了我们,对我们来说也安全一些,不是吗?”

    秦暄莞尔一笑,又恢复到了之前那个冷清冷漠的男子,那个被皇权斗争磨出了各种尖锐棱角男子。

    钱威不懂秦暄心里在想什么,只是他这句话,让钱威有些怀疑。

    真是王爷说的这样,怕柳姑娘连累到他们,才让她跟着靖王走的吗?

    因为要急着赶回靳都城,言渊三人以及言绝带来的人马一路上并没有多少耽搁,马不停蹄地往靳都城赶回去。

    柳若晴的身体其实有些吃不消,但是为了不耽误行程,她并没有跟言渊他们说。

    当一行人到达靳都城已经是十天后了,比原本预计的行程,整整提早了五天。

    下了马,三人一并往靖王府走进去。

    “王爷,您回来了!”

    徐管家看到言渊,面上一喜,立即上前,却听言渊道:“派人去请六王爷过来。”

    “是。”

    管家见言渊神色如常,心里松了口气,在经过柳若晴身边的时候,脚步微微顿了一下,脸上稍稍有些惊讶。

    他记得这位是南陵端王爷身边的护卫,上次随端王来过靖王府,他对他有些印象。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小侍卫给他的感觉很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现在他不在端王身边,怎么反而跟他们王爷回府了?

    徐管家心里虽然有些纳闷,可到底也没多问,当下便亲自去了一趟睿王府。

    在管家前往睿王府请言霄的时候,言绝跟柳若晴就在靖王府的厅里跟言渊一起等着。

    可能是赶了一路没有休息的缘故,柳若晴这会儿觉得自己双腿发软,浑身的力气就像是被全部抽走了一般,双腿根本没办法撑住自己的双脚。

    她站在原地没有动,原本是想找个位子坐下,可是她怕自己一抬脚,整个人就能直接往地上扑下去。

    言渊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眉头拧了一下,出声问道:“你怎么了?”

    柳若晴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了言渊询问的目光,还有他眼中隐隐流露出来的担忧,心头微微紧了一下,赶紧摇了摇头。

    “回王爷,小的没事。”

    言渊的眉头,却因为她的回答而皱了起来,他明显听出了她的声音中那虚弱的气息。

    下意识地想要起身去扶她,可随即又想到了什么,重新坐了回去,指了指厅里右手边的椅子,对她道:“坐下说话。”

    柳若晴:“……”

    她也想去啊,可她现在双腿软得连动都不敢动呢。

    抬眼看向言渊,见言渊的目光正盯着自己的脸,看得她心里一慌,赶忙收回了视线,“多谢王爷。”

    咬咬牙,她抬起脚往椅子边上走去,深深地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稳住,可还是让她失望了。

    就在她抬起右脚的瞬间,整个人就因为站不稳而直接对着言渊指的那张椅子扑了上去。

    言渊的眼角,闪了一下,几乎没有半点停顿的时间,整个人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上去,直接拦住了她的腰,将她往自己的身边一带,才避免了她的额头往椅子的角上撞过去。

    柳若晴这会儿是确确实实被吓到了,尽管没什么力气,可她几乎是整个人都抓着言渊的手臂没有松开。被吓到的岂止是她,连言渊这会儿都被吓得惊魂未定,一个小侍卫站不稳摔倒罢了,可他此刻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精心呵护的宝贝要被碰坏了一般,即使已经护住了他,可那狂跳的心脏却一直没有平复下

    来。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有一个被吓到的便是言绝了。

    他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这寡情冷漠的弟弟刚才那样的动作,快得根本容不得他眨眼,就冲了上去。

    他怎么不知道他这弟弟这么体恤下人,堂堂一个王爷亲自去扶一个小侍卫?

    若不是这小侍卫是个男的,他真的会想歪的,信不信?

    言绝傻眼地看着面前两个惊魂未定的人,张着嘴,半晌说不出话来。

    可话说回来,这小侍卫还真是长得……有点娘,若是个女的,长得真是惊为天人。

    比若晴要漂亮……

    呸!想到哪去了。

    这姓牛的怎么能跟若晴相提并论。

    言绝觉得自己刚才铁定是被自己弟弟的举动给吓傻了才会将一个小侍卫跟自己弟弟的心尖尖绑在一起讨论。

    柳若晴终于缓过劲来,发现自己抓着言渊的手臂,几乎是跟他抱在一起,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赶忙从言渊的怀里退了出来。

    “多谢王爷相救。”

    “嗯。”

    言渊只是冷冷地应了一声,便跟她拉开一点距离,想到自己刚才的反应,眉头倏然一拧。

    他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这般紧张一个侍卫!

    言绝坐在一旁,手中端着下人奉上的茶水,杯盖似有若无地摩擦着杯沿,看着自己弟弟跟那小侍卫别扭的举动,心下叹了口气。

    这别扭的样子,可真像是暧昧不明的男女。

    如今若晴已经死去有半年多了,他私心里当然是希望自己的弟弟能从若晴死去的悲痛中走出来,能重新有一段感情。

    可不能这对象是个男人呀。

    东楚虽然民风开放,可还没有开放到男风盛行的地步,若是让朝中那伙人知道堂堂靖王看上了个男人,这传出去对老九的名声可是极大的损伤。

    不行!他绝对不能让老九长歪了。

    这小子,铁定是因为若晴的死,伤心过度,脑子被刺激傻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言霄过来了,看到厅里坐着的柳若晴,表情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只当他是一个来王府拜访的外人。

    柳若晴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稍稍好了一些,见言霄进来,便立即从椅子上站起,“见过六王爷。”此话一出,言渊言绝还有言霄三人都一并将视线投向她,眼底各自带着不同的色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