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4.六王爷脸红
    此时,言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在房间里对着沈沁时那样的柔和,整个面部线条都显得凌厉无比,“沈姑娘醒来的消息,暂且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王府上下的任何人。”

    “是。”

    将事情交代了一番之后,言霄命人做了一些清淡的菜送去沈沁住的房间。

    这几个月以来,沈沁一直昏迷着,言霄在王府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守在沈沁身边,加上他的饮食一向都很清淡,因此,并不会让王府的人怀疑沈沁这会儿已经醒了。

    此时,沈沁躺在床上,因为足足睡了五个多月,这会儿的她,除了身上没有什么力气之外,整个人都非常清醒,根本没有半点睡意。

    等她慢慢适应了刚刚苏醒时那短瞬的空白之后,便一点点开始回想起自己昏迷之前的事情来了。

    “庞太师!”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急着下床去找言霄,正好言霄这会儿推门进来,见她下床,立即走了上去,声音微微往下一沉,“不是让你躺着休息吗?怎么这么不听话!”

    低低的责备声中,透着一丝掩饰不住的紧张。

    沈沁先是愣了一下,抬眼朝言霄看不出任何情绪的俊脸上扫了一眼,见他神色跟往常没什么区别,她自然也不会往别处去想。

    因为心里装着庞太师的事,在言霄将她按在床上的时候,她着急地抓着他的手臂,道:“阁主,庞太师暗中跟西擎的人有勾结,我怀疑他跟那些人正在计划一些对我们不利的事,他……”

    她还想说下去,嘴被言霄宽大的手掌给捂住了,“我都知道了,你现在先安心躺下休息,好吗?”

    沈沁眨了眨眼睛,看着言霄严肃的眉目间,带着让她心慌意乱的柔和,她的眼底,隐隐地透露出了几分局促,对言霄点点头,“好。”

    说话的时候,柔软的唇瓣贴着言霄的掌心,从她嘴里呼出的热气,挠得言霄的掌心痒痒的,就连那个心,仿佛都被挠得乱掉了。他将手从沈沁的嘴巴上收了回来,掌心握成了一个虚拳,面上依然是沈沁早已经见惯了的清冷之色,对沈沁道:“这几日你先把身体养好,你醒来的事暂且还不能让庞太师知道,我还得瞒着令尊,你在王府

    中再多呆一段时间。”

    听言霄提起自己的父亲,沈沁心里有些不安,“阁主,我爹他……”

    “令尊没事,你放心,我不会让他担心你太长的时间,安心在王府住着。”

    不管如何,沈沁都认得很清楚,眼前这位既是当朝的亲王,又是天机阁的主子,不论是哪一个身份,都是她不能反对的人。

    在他面前,她不管作为沈员外的女儿,还是作为天机阁朱雀堂的堂主,她都得乖乖听面前这个男人的话。

    可不知道为何,这般认知,她从前就知道,可这会儿内心却有着一丝淡淡的落寞。

    双唇抿得紧紧的,她垂下眼帘,低声道:“是,阁主。”

    她还是那般敬重他,以一个下属对主子的敬重,可言霄的心里却莫名地有些不喜,眉头轻轻一蹙,不过终究什么都没说。

    “王爷,您要的饭菜来了。”

    门外,响起下人的声音,言霄用眼神示意了沈沁一下,她领会,立即在床上躺下,闭上了双眼,安静的模样,仿佛她未曾醒来过。

    言霄上前去开门,下人端着饭菜站在门外。

    “端进来吧。”

    下人们将饭菜放下之后,便退了出去,直到确定他们走远之后,言霄才走回到床边,对紧闭着双眼的沈沁道:“起来吃点东西吧。”

    沈沁睁开眼,从床上坐起,缓步走下床来。

    因为长时间没有动作,刚刚下床的时候,双腿还不听使唤,刚一站起,整个人往前摔倒,好在言霄反应快,伸出长臂,一把将她带了回来。

    因为用力过猛,沈沁整个人直直地撞到了他的怀里。

    女子柔若无骨的身子,贴着他坚硬的胸膛,因为房间里烧着地龙,沈沁就穿了一身中衣,言霄身上穿的也不多,隔着薄薄的衣物,言霄甚至能感觉那紧贴着自己的……那一瞬间,身体便僵硬了。

    此时,一向寡淡的睿王爷,耳根有些隐隐的泛红,就像是一个腼腆的少年,一瞬间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就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这个时候的他,哪里像是一个已经而立之年的尊贵亲王。

    沈沁这会儿同样囧得浑身发烫,她还是第一次跟一个男人靠得这么近,而这个男人,还是她尊敬到不敢有半点放肆的主子。

    就连自己曾经肖想过他,也只是偷偷地在心里肖想一番,哪里敢这样明目张胆地贴着他这么近,近到甚至能让她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体温。

    沈沁不敢抬眼去看言霄的脸,那种心慌意乱的感觉,她从未有过。

    毕竟从前她也曾鼓起勇气肖想过这位,却也只是止于肖想,从不敢付诸行动过呀。

    还是言霄率先松开了她,双手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回到床上,“什么时候你也变得这么莽撞了?”

    言霄的语气中,并没有半点愠色,可沈沁听了,心中还是紧了紧,“属下知罪。”

    这疏离又恭敬的态度,让言霄的眉头不悦地一皱,看沈沁的眼神,带着明显的不高兴,只是这会儿沈沁低着头,并没有察觉。

    言霄冷眼扫了她一眼之后,提步走到桌边,将那些饭菜端了过来,放到边上的小桌上。

    端起托盘里的清粥和调羹,坐到了沈沁面前。

    沈沁正欲伸手接过,便见言霄拿着调羹,轻轻舀了一小勺,见状,沈沁愣了一下,便看到言霄将勺子递到了自己面前,“吃吧。”

    她错愕地看着言霄,看着这个让她觉得遥不可及的男人,万万没想到他会纡尊降贵到亲自为她喝粥,她一脸震惊地盯着他平淡的脸,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怎么?不喜欢吃粥?”言霄冷冷清清的声音,将她的思绪从错愕和震惊中拉了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