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5.很好笑?
    压下心头的慌乱,她手足无措地开口道:“多……多谢阁主,还是让属下自己来吧,喝粥的力气,属下还是有的。”

    像是为了化解此时的尴尬一般,她还非常幽默地“呵呵”笑了两声,笑完之后,她发现气氛更加尴尬了。

    尤其是言霄一言不发地看着她,也不将调羹收回去,也没将调羹递给她,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看得她更加窘迫了,甚至连视线都不知道放在哪里才算合适。

    言霄难得见到沈沁这般手足无措的样子,觉得有些赏心悦目,心里多了一些捉弄的心思。

    当沈沁抬手要去拿他手上的调羹时,他的手,微微往边上一偏,“吃。”

    简简单单一个字,却掷地有声,让沈沁完全不敢有半点忤逆的心思,犹豫了一下,张开嘴,将粥吃了进去。

    她垂着眼帘没敢看言霄,只是机械一般地将言霄喂给她的粥一口一口吃下。

    第一次被自己的主子这般伺候着,沈沁整个人都是僵硬着,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至于这粥是什么味道,她更加没感觉了。

    有些藏在自己心底许久的心思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明知道不该动那样的心思,可眼前这个男人,让她感受着他从未对她有过的温柔,让她的心,在不知不觉间又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沈沁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下唇本能地紧咬着。

    言霄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将空掉的碗往托盘中一放,对她道:“好好休息。”

    他的声音,少了她记忆中那一份寡淡和冷漠,多了些许温暖,让沈沁的心,紧了紧,面上却还是往常的样子,对言霄点点头,“多谢阁主。”

    言霄不是一个爱计较的人,可偏偏,这几次听到沈沁这样唤他“阁主”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没来由的一阵怒火升起,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

    沈沁看了他一眼,又想到庞太师那个卖国贼,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她开口叫住了正欲出去的言霄,“阁主,那个庞太师您要小心。”

    言霄背对着她没有转过身来,只是声音微沉地道:“你好好休息,其他事,交给我来处理。”

    说完,打开房间的门,走了出去。

    “王爷。”

    暗卫们站在外面,见他出来,恭敬地唤了一声。

    言霄往里头看了一眼,对暗卫们道:“小心保护好她。”

    “是。”

    沈沁这会儿没有睡意,睁着眼盯着床顶发呆,回想着言霄刚才出去时的模样,她抿了抿唇,眉头轻轻拧了起来,“阁主好像生气了。”

    可是,他在气什么呢?

    沈沁想不明白,也想不出自己刚才那句话惹恼了他。

    思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沈沁干脆也就不想了,因为刚刚醒来,精力还有些跟不上,躺了一会儿之后,便不知不觉睡着了。

    言霄离开靖王府之后,言绝也跟着离开了。

    靖王府的前厅内,此时只剩下言渊和柳若晴二人。

    明明是自己最熟悉的地方,可此时柳若晴站在这里,却像是一个前来投奔言渊的外人,局促地不知道该去哪里才好。

    就在这个时候,厅外响起了一个让她熟悉的稚嫩嗓音,带着几许孩童般的兴奋,“父王!父王!”

    紧跟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便从厅门口跑了进来,身后跟着奶娘。

    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柳若晴的眼眶骤然热了,双眼酸涩得厉害,眼眶湿漉漉的,她竭力控制着,才将双眼中的泪水被硬生生地逼退了回去。

    才几个月没见,小家伙都长高了这么多了,眉眼之间,跟言渊越来越像了,想必长大了,定是一个俊美无双,风姿卓越的美少年,甚至比他父皇要更胜一筹。

    她静静地看着小世子,俨然忘记了自己此时只是一个外人。

    “父王,您回来了,珩儿可想你了。”

    小家伙稚嫩的嗓音,轻易地抹去了言渊脸上的凌厉,变得柔和且温暖。

    言渊蹲下身将小世子抱起,脸上带着溺爱的笑,看着自己的儿子,便想到了自己深爱的妻子,尽管她离开得那般干脆,就连眉眼都不给他的儿子留下,可他还是能在儿子的脸上,看到了她的脸。

    “父王去找娘亲去了,珩儿在家有没有乖乖的?”

    小世子一听父王去找娘亲了,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瞬间变得更加晶亮了,眼底闪耀着兴奋的光芒,紧紧地抱着的脖子,道:“那父王找着娘亲了吗?”

    柳若晴似一个外人般站在一旁,听着父子俩的对话,脸上面不改色,心里却是波涛汹涌,随后,又揪成了一团。

    她的儿子,不到四岁的年纪,本该是双亲陪伴的年龄,可她却不在他身边。

    她看着小家伙眼中因为提到自己而带出的兴奋的光芒,心,一阵一阵抽疼着,可她不敢让自己表现得太明显。

    言渊听儿子这么问,眼神稍稍有些暗淡了下来,面上却还是强颜欢笑道:“快了,娘亲现在还不肯原谅父王,她不愿意见父王,等再过一阵子,父王再去找她,一定把她找回来,好不好?”

    听说娘亲还不肯回来,小世子脸上兴奋的笑容,稍稍收了起来。可不足四岁的小家伙仿佛比同龄人要更懂事一些,不吵不闹,只是对言渊点了点头,“好,那父王你要努力哦,见到娘亲之后,娘亲要是还不肯原谅你,你就让娘亲打你一顿,八皇伯说,平时他惹心姨不高

    兴了,心姨打他一顿,就原谅他了呢。”

    “噗嗤——”

    小家伙天真的童颜,让站在一旁原本还处在悲伤当中的柳若晴,忍不住笑出声来。

    自然,这一笑声,成功地引来了父子俩的视线。

    对上言渊那瞬间冰冷的眼神,柳若晴笑容一僵,立即垂下头认错,“小的知罪,请王爷责罚。”

    “很好笑?”

    言渊低沉的嗓音,在她面前响起,也让她听不出这会儿他是不是在生气。不过,用脚趾头想想也能猜到他生气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