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6.夜探太师府
    他们父子俩正悲伤着呢,她还在一旁不解风情地笑出声来,他现在能忍着不打她,八成是看在秦暄的面上了。

    听言渊这么问,柳若晴赶忙摇着手,手忙脚乱地解释道:“王爷恕罪,小……小的只是觉得小世子他很可爱,所以才忍不住……”

    她拧了一下眉,有些后悔。

    还是在言渊面前放肆惯了,即使现在以一个外人的身份站在这里,她还是没有端正好自己的位子。

    心中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言渊会这么处罚她,可安静了片刻之后,却只是听言渊道:“你下去吧,休息好之后,晚上跟我出门。”

    柳若晴悄然松了口气,“多谢王爷。”

    说完,便快步往外走,没有再看言渊父子一眼,自然也没发现,言渊这会儿正盯着她的背影看着,抱着小世子的双手,不经意间加重了几分。

    “父王,您弄疼珩儿了。”

    小世子吃痛的声音,将言渊的思绪给收了回来。

    他眸色一凛,想起刚才那人出去的背影,他竟然觉得他跟晴儿那般像。

    该死的,他真是要疯了!

    怎么能把一个男人跟晴儿重叠起来。

    “父王,刚才那个叔叔是谁呀?”

    “他……”

    言渊张了张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介绍那小侍卫的身份。

    他似乎并不喜欢他作为秦暄的贴身护卫这个身份,拧眉犹豫了片刻之后,听他道:“他是父王的朋友。”

    柳若晴跟着管家到了别院,这间别院,跟东院隔了一段距离,却是离王府后面的大街上最近的一间院子。

    这样也不错,更加方便她的行动。

    夜幕很快降了下来,如今快到年关了,正是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

    柳若晴换好了夜行衣,便听到了房门口响起的敲门声。

    她上前开了门,见言渊一身夜行衣出现在她面前,让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之色,“王爷,您怎么来了?”

    就算两人一起行动,他堂堂一个王爷,也不需要亲自来她这里等她吧。

    “这里出门方便。”

    言渊随口说了一句,没有过多的解释,抬脚兀自走了进去。

    柳若晴想了想也对,她住的这院子,离后街是最近的,从这里出去,不易被人发现。

    言渊看了一眼她身上的夜行衣,问道:“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

    “走吧。”

    他转身,柳若晴拿起桌子上的蒙面布在他身后跟上,两人翻墙出了王府之后,将手中的蒙面布罩在了脸上。

    言渊不经意地回头朝她脸上扫了一眼,就是那一眼,他整个人便僵住了。

    蒙面布上那双灵动的双眼,因为遮住了脸上其他的五官,使得她这双眼睛更加明显了,也让他更加熟悉了。

    他盯着她的眼睛看了许久,心中的骇然让他拳头攥得紧紧的,半晌没有反应。

    这……分明是晴儿的眼睛。

    柳若晴不知道言渊为什么突然间愣住了,整个人像是收到了极大的冲击一般,就那样一言不发地盯着她。

    “王爷?”

    柳若晴抬手,在言渊面前挥了挥,才将言渊从震惊中拉回了神。

    收敛了心绪,他想起了那晚闯进梨园的那个黑衣人,联想起所有的一切,心跳开始加快了起来。

    “你……”

    他不知道要说什么,藏在袖口下的手,在剧烈颤抖着。

    柳若晴觉得这会儿的言渊很奇怪,整个人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心下有些担忧。

    “王爷,您怎么了?”

    她看着言渊,言语间透着几分担忧。

    视线,从柳若晴的眼睛上收了回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有些事,他必须要小心求证,不管他是不是晴儿,他都不能在这个时候将他吓跑了。

    闭上眼许久,他才勉强让自己平静下来,对柳若晴摇了摇头,“没事,走吧。”

    柳若晴见他恢复了正常,也就没再多想,两人一并往太师府的方向过去了。

    自从传出庞太师给女儿置办了价值连城的嫁妆之后,整个太师府的守卫比起从前更加森严了一些。

    可太师府毕竟只是官员府邸,他们的府邸是不能配私兵和侍卫,有的只是一些普通的府邸护卫。

    他们进入太师府并不困难,区区太师府,对言渊和柳若晴两个高手来说,并不是什么铜墙铁壁的地方。

    可两人也都清楚,看守那几箱虫子的人,定是江湖中的高手无疑。

    在东楚,官员府邸的构造都是有相应的规格和格局的,所以,两人进入太师府之后,熟门熟路便找到了库房。

    果然,有几个人看守在库房外,即使是在夜里,也依然精神戒备,视线防备地扫着四周,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两人翻身上了库房的屋顶,将屋檐掀开,库房里的一切,透过翻开的瓦片,一目了然。

    里面摆满了各种价值连城的宝贝,看得柳若晴双眼都忍不住亮起光芒来。

    “这太师府的宝贝真多。”

    作为一个职业盗墓者,这对柳若晴来说,那就像是老鼠遇上了大米,不吃上几口,心里总是不甘心的。

    一旁的言渊侧目看了她一眼,眼神中,透着几分复杂。

    柳若晴这会儿虽然被那些宝贝迷了眼,可还是深深地记得自己此行的主要任务,看了底下那些没有打开的箱子,低语道:“这么多的箱子,那些虫子会藏在哪里呢?”

    “最里头的那几箱。”

    言渊低低的的声音,划过她的耳边,她下意识地侧过头来,见言渊的双眼,正盯着她看,她心下一颤,有些慌乱。

    可面上却强装镇定道:“王爷是如何确定的?”

    言渊的目光在她脸上没有停留太久,重新看向库房里的那些箱子,“这些虫子对我们来说是个威胁,对庞太师来说,也同样是一种危险。”

    言渊的话刚出口,柳若晴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些虫子可是不认人的,谁不小心沾上他们,都得被控制,庞太师心里自然也清楚这个道理。如今耶蛮不在靳都城,庞太师是轻易不敢接触那些虫子,自然也不会让太师府的任何人接触那些虫子从而变成那不人不鬼的怪物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