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7.小心它们咬你
    所以,太师府的库房即使有人看守,那些负责看守的人,也定会离那些箱子越远越好。

    也就是说,确实如言渊所说的那样,最里面的那几只箱子里,放着的就是那些蛊虫。

    柳若晴侧目看向言渊,压低声音道:“王爷有把握将那些人引开么?”

    闻言,言渊再度侧目看向她,浓眉下意识地一拧,“你要一个人进去?”

    柳若晴点点头,“库房外有人看着,我们两个安安静静进去不太可能。”

    言渊自然是明白这一点,犹豫了一下之后,道:“他们交给我。”

    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又顿了一下,回头朝他看了一眼,“你自己小心。”

    柳若晴一愣,随后给了言渊一个笑容,“小的会注意的,王爷您也小心。”

    言渊淡淡地点了一下头,便从屋顶上飞了下去。

    动静不小,自然引起了看守库房的那两个人的注意。

    “你是什么人?敢擅闯太师府!”

    蒙面布后,传来言渊低低的笑声,“听说太师给庞小姐准备了不少嫁妆,最近我手头紧,想要跟太师这里拿些宝贝回去换点钱花。”

    柳若晴看了言渊一眼,将手上拿着的那块瓦片掰成了几片,透过屋顶的洞口扔了下去。

    听到里头的动静,那两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立即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去查看。

    地上放着几块瓦片的碎片,那人抬眼往屋顶看去,正好对上了一双邪笑的眼睛。

    “大胆毛贼,敢打太师府的主意。”

    那人大喝一声,已经从屋内冲了出来,就趁着这当口,柳若晴跳下屋檐,闪身进了库房。

    而就在此时,庞月秋住的别院内,响起了一阵尖锐的叫声,将整个太师府的寂静给打破了。

    “有采花贼,快去抓采花贼!别让他给跑了。”

    随后,便传来太师府护卫的叫声。

    言渊挑了一挑眉,顺势笑道:“看来我那兄弟得手了,在下就不奉陪了。”

    他纵身一跃,便要离开。

    那两人哪能轻易放他走,当下也没想到这是调虎离山之计,跟着追了出去。

    这两人虽然也算是江湖上的高手,可论轻功,还差言渊一大截,追了没多久,便追不上了。

    “不好,中计了。”

    两人暗叫不妙,转身便要往库房那边跑,却被另外一个人给拦住了。

    “我还没跑呢,你们就不追了?”

    两人一愣,相互对视了一眼,也没分清眼前之人是不是先前那个人,便直接出手。

    而此时,柳若晴一个人呆在库房里,刚要打开那箱子,门口便跑进来了一人。

    柳若晴猛然抬眼看过去,见是言渊,才松了口气。

    “王爷怎么回来了?”

    蒙面布下,传来柳若晴不安的声音。

    “放心,有人拖着他们。”

    言渊走到那几个箱子前,表情冷了几分,“先打开看看。”

    说话的同时,他的身子,下意识地护在了柳若晴面前。

    库房里有些闷,柳若晴觉得有些喘不上气,便将蒙面布给摘下来了。

    从袖中取出自己出门前准备好的银针,往锁孔里随便巴拉了两下,箱子上的锁,便被她完好地打开了。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开锁的本事。”

    言渊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开口道。

    “没跟我家王爷之间,小的做过些偷鸡摸狗的事,这是看家本领,呵呵。”

    她不好意思地对着言渊一笑,那笑容,看得言渊有些恍惚。

    只是这会儿,也没时间让他多想,柳若晴已经将箱子给打开了。

    映入眼帘的便是上百只白色蠕动的虫子,像是因为光线进来,而显得格外兴奋。

    饶是言渊这样的人,也在看到这些密密麻麻的白虫子时,头皮一阵发麻。

    柳若晴同样浑身不舒服,好几次都差点呕出来。

    渐渐地,当那些虫子适应了光线之后,像是看到了什么让它们感到恐惧的东西,所有的虫子都往距离柳若晴稍远的角落挤成一团。

    就算这个箱子空间再大,它们宁可往后挤成一团,也不敢往前挪动一步,

    甚至有几只虫子因为被挤得太用力而被“踩”平了。

    柳若晴的眼睛,微微亮了一下,侧目看向言渊,低声道:“王爷,它们真的怕我诶。”

    那惊喜的声音,就像是一个孩子发现了从未见过的新事物一般,双眼晶亮晶亮的。

    还没等言渊开口,便又听她道:“我再试试。”

    说着,她又往那些虫子靠近了一些,果然,那些虫子见她靠过来,身子蠕动的更厉害了,可并不是要朝柳若晴冲过去,而是不停地往后躲。

    即使这些虫子看不出什么惊恐的表情来,可那微微张开的小嘴,还是让柳若晴感觉到了从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惧。

    柳若晴好像是玩上瘾了,还准备吓唬它们,言渊总算是看不下去了,出声提醒道:“你小心点,小心它们咬你。”

    低沉的嗓音,莫名得听出了几分恐吓小孩子的味道。

    柳若晴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哦。”

    正想着该怎么“弄”死这些小东西的时候,她又一次感觉到了鼻尖湿漉漉的,她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心下有些慌了。

    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流出的鼻血,滴在那些虫子堆上,她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那些虫子的动静,只是胡乱地用手擦着鼻血,见言渊神色凝重地朝她看过来,便干笑了一声,道:“最近气候干燥,有些水土不服,呵呵。”

    她跟言渊解释了一声,回头想将话题转移到那些虫子身上,骤然发现那些占了她血的虫子开始一个仰到,最后一只只僵硬地从原本的虫子堆里滚落,将在箱底板上一动不动。

    柳若晴侧过头来,震惊地看向言渊,道:“它们好像死了。”

    她陡然间发现了什么,“我的血可以杀死它们。”正好这会儿她还在流鼻血,她干脆也不擦了,直接将鼻血都滴在那些虫子堆上,果然,那些虫子,一只接着一只又接着一只,开始一点一点变得僵硬,随后,倒在了箱子各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