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8.王爷怎么能如此对一个男人
    这样的发现,让柳若晴显得很兴奋,以至于她完全忘记了这一会儿她还在流鼻血,直到一块柔软的布,伸到她面前,捂住了她的鼻子。

    “王……王爷?”

    柳若晴愕然地看着言渊。

    “你想流血流死吗?”

    言渊沉着声音道,想起在午阳城那晚,她也是鼻血流个不停,伤口上的血,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止住。

    他越想越不对劲,总觉得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柳若晴明白他的意思,可如果她的血真的能杀死这些虫子,那今晚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她不能放过。

    不管最后怎么说,至少在她自己临时之前,也能为言渊做点事。

    她伸手将言渊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拿了下来,眼神诚挚地开口道:“王爷,我没事儿,趁现在赶紧将这些虫子全部弄死先。”

    话音落下,也不等言渊开口,她以极快的速度将另外几个箱子都打开了,装着虫子的箱子一共有三只,有了刚才的经验和心理准备,这会儿柳若晴看到这些虫子,倒是没一开始那么恶心了。

    用牙齿直接咬破了手指,虽然只是一个不算大的伤口,却是鲜血如注。

    她赶忙将自己的血,滴在那些蠕动着的虫子上,根本不给它们任何逃脱的机会,那些虫子很快便僵硬了。

    她不敢有半点迟疑,她也不知道自己等会儿会不会昏过去,最起码,她得敢在昏过去之前,抓紧时间将事情处理好。

    “你……”

    言渊被她的举动给惊到了,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注那些虫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死状,直到柳若晴将第三只箱子里的虫子也给杀死了之后,她拉着言渊的手,艰难地站起。

    “都好了。”

    她抓着言渊的手,双腿剧烈地发抖着,说话的气息很弱,就像是一个油尽灯枯的人,在弥留之际时的样子。

    言渊的心里,莫名地感到害怕,扶着柳若晴,感受着她微颤的身子,他的心脏都开始不受控制地发抖了起来。

    “王爷,把这些箱子重新锁上,再搬些贵重的东西走。”

    她将整个身子都挂在言渊身上,声音越来越低。

    “这个时候了,你还管这个!”

    言渊又急又气,压着心头的怒火,咬牙瞪着她。

    “不偷些东西走,庞太师会起疑。”

    言渊咬咬牙,踢开了几个箱子,将里头一些价值连城的宝物随便抓了几个,而后直接抱起她,从库房里跑了出去。

    这会儿,太师府前院十分热闹,庞月秋的闺房里闯进了“采花贼”,还有几个人背上还背着几个大麻袋,很显然是偷了不少东西。

    “王爷。”

    言渊抱着柳若晴从库房的方向出来的时候,齐风悄声出现在了言渊身后。

    “你去库房里,多带些金银珠宝走。”

    齐风一愣,没明白言渊的意思,便见他抱着柳若晴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柳若晴被言渊一路抱着回到了靖王府,流了太多的血,她又冷又累,被言渊这样抱在怀里,让她陡然觉仿佛回到了之前还在言渊身边的时候。

    即使是这么冷的天气,即使她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可就这样靠在言渊怀里,就让她觉得异常安心,仿佛有言渊在,什么事都不是事了。

    言渊这一路回来都没有说话,这样抱着她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再一次袭上他的心头,这一路来,都让他恍惚觉得自己是在抱着晴儿。

    只是,她……好像轻了许多,尤其是这个样子,仿佛他一用力,就能把她给揉碎了。

    有些事,他的直觉越是强烈,就越是不敢去求证,感受着她的气若游丝,他的心却害怕得连带着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柳若晴被他抱着,这个让她贪恋的怀抱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睡觉,眼皮沉得厉害,她用力咬着下唇,剧烈的疼痛感让她稍稍清醒了一些。

    她抬眼,入眼的是言渊刚毅的下巴,看上去平静却让柳若晴察觉到了一丝慌乱和不安。

    “到了。”

    言渊低哑的嗓音突然间响起,她回过神,发现他们已经回到靖王府了,言渊没说话,一路直奔后院而去。

    柳若晴认得那个地方,是陆元和的住处,她心下一颤,赶忙开口道:“王爷,小的没事,您让小的回屋去休息吧。”

    “先去看了大夫再说。”

    言渊的声音低沉却掷地有声,根本不给柳若晴反对的机会,人已经到了陆元和住的院子门口了。

    “陆先生。”

    言渊唤了一声,没多久,便见陆元和套了一件外套打开房门,看到言渊抱着个年轻男子,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不敢多想,他快步走上前去,“王爷,这是……”

    陆元和看清了柳若晴衣物上放血渍,诧异道。

    “你来给他看看他的身体出了什么情况。”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身子僵硬了一下,他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低眉看着她,道:“听话!”

    他就像是之前对着柳若晴那样,言语之间,总是不经意地流露出了几分宠溺。

    可这让陆元和听着,就有些浑身不对劲了。

    王爷怎么能对一个男人……露出这样宠溺的语气来。

    震惊之时,言渊已经抱着柳若晴进了屋,坐在屋中的椅子上,跟着侧目对陆元和道:“跟本王出来。”

    “是。”

    陆元和一脸纳闷地看了柳若晴一眼,转身跟着言渊走了出去。

    柳若晴忐忑地坐在屋内,不知道言渊要跟陆元和说什么,她现在的情况,根本逃不过陆元和的医术,好在她现在不是柳若晴,就算雅苑知道了她的病,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才是。

    可是,言渊对她的态度让她太熟悉了,就像是对着从前的她,温柔又宠溺。

    他……是不是开始怀疑她了?

    正不安着,陆元和回来了,身后还跟着言渊。柳若晴抬眼看向他,袖口下的拳头,用力攥紧着,她想着将言渊先打发走再想办法,“王爷,有陆先生在,小的没事的,您先回去休息吧,多谢王爷送小的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