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1.搬到他的隔壁住
    在京城发生官员府邸被劫之事,京兆尹自然是难辞其咎的。

    可庞太师丝毫没有敢在大殿之上提起这事,甚至都没有叫人弹劾魏晋失职,很显然是不敢将这事儿闹大,更加不敢引起皇帝的注意,却没想到魏晋竟然主动在皇帝面前提了此事。

    庞太师心中愤懑,目光若有所思地朝魏晋扫了一眼,随后,对言朔道:“回皇上,那些盗贼只是偷盗了一些小女的嫁妆,多谢皇上挂念。”

    确实,太师府只是少了一批他用来掩饰那几个放蛊虫的箱子而备下的号称是庞月秋嫁妆的金银珠宝。

    可庞太师心里害怕,就怕那几个箱子里的东西被人发现了。

    但是昨天发生库房盗窃之后,他亲自库房查看了一下,那个箱子的锁还是完好,只是少了其他几个箱子里的一些珠宝,想来是没被人发现。

    看他心里总是惴惴不安,这早朝上,他生怕有人议论起他府中的一些事,好在没人提起,现在皇帝这样问,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朕听说有采花贼闯入庞小姐的闺房,庞小姐可有受到伤害?”

    言朔这话当着群臣的面闻出来,庞太师的脸色就变了。

    在这个年代,名节对女人来说,比命还重要,昨日那采花贼进入他女儿的闺房,尽管什么都没做,可这种事传出去,终究是对他女儿不利的。

    他有些生气,皇帝竟然就这样毫不顾忌地问出这样的话,那“可有受到伤害”虽然是一副担忧的口吻,可很明显就是在提醒别人,他女儿可能清白不保了。

    可面前这是皇帝,东楚权势滔天的男人,他心里再气,也不敢表现出来,便只能咬牙咽下这口气,道:“多谢皇上关心,那贼人并未伤害小女,小女只是受了一些惊吓。”

    这话在这个时候听来,就有些欲盖弥彰了,看群臣那些意味深长的笑容,庞太师就觉得怒气难平。

    下了朝之后,那些不管真心还是假意来慰问的大臣们,他都无心理会,黑着脸直接离开了。

    柳若晴醒来的时候,已经巳时过半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暖洋洋的,加上快过年了,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让她整个人也觉得神清气爽了一些。

    以前在王府里,她也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所以这会儿,她虽然睡得迟了一些,也并没有觉得不妥。

    当管家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还觉得有些意外。

    “牛公子,新的院子已经收拾好了,您用完早膳之后,便可过去。

    “新的院子?”

    柳若晴疑惑地看着管家,“请问为何要换院子?”

    “此乃王爷出门之前交代下来的,公子若有疑问,可去问王爷。”

    柳若晴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好,多谢。”

    “公子客气了。”

    管家对眼前这年轻侍卫可比别的侍卫尊敬多了。

    虽然他只是一个借住在王府的侍卫,可王爷对他明显要特殊照顾一些,不然,也不会特地让他搬到挨着王爷住的主院了。

    看着眼前这唇红齿白,堪称惊世容颜的少年,心里其实有些担忧的。

    这张脸,若是身为女子,能被王爷爱上,他心里兴许会安慰一些,最起码,王爷能从失去王妃的痛苦中走出来,可若身为男子……

    这情况就不妙了。

    堂堂当今靖亲王,爱上了一个男人,这事要是传出去,对王爷那可是大大的不利呀。

    可他心里虽然这样担心,他毕竟只是王府一个管家,管天管地也没权力管到自己主子头上来,心里只希望王爷只是一时间被迷惑了吧。

    柳若晴哪里知道管家心里能想出这么多事来,当她吃完早饭,被管家领着去了新院子的时候,才惊到了。

    她当然知道这隔壁就是言渊住的主院,他只是一个王府的客人,身份还只是一个小侍卫,哪里有资格挨着王爷住的主院住的。

    言渊这是要干嘛?

    坐在厅里沉思了许久,听到隔壁传来小孩子的嬉笑声,她的心里,蓦地一动,起身便往院子里走。

    这间别院虽然跟主院隔着一座墙,但是中间是有一扇门的,只要打开那扇门,便能直接进入主院,根本不需要从主院的大门进去。

    听到隔壁自己儿子的笑声,柳若晴激动得根本没想那么多,便走到那扇门前,将门推了开来,走了进去。

    听到动静,小世子跟奶娘一同朝她这边看来,小世子看到她,似乎也很高兴,立即朝她跑了过来。

    “叔叔,你来跟我一起玩吧。”

    他亲热地牵起柳若晴的手,将她带到自己的院子里。

    小家伙柔软的手,牵着她的手,掌心暖暖的,柳若晴微笑地低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唇角微微上扬。

    蹲下身去,他拉着小世子的手,问道:“小世子想要玩什么呢?”

    “玩踢球呀。”

    他指着边上一个用竹子编成的小球,对柳若晴道。

    跟着,他又过去将球捡了过来,对柳若晴道:“叔叔,你看,这个球是我娘亲送给我的,以前都是她陪我玩,可是,现在我娘亲生我父王的气,她不回家了,每天只有奶娘陪我玩,奶娘玩得一点都不好。”

    柳若晴认得那个球,是以前珩儿刚刚会走路的时候,她编起来陪他一起玩的,没想到如今都过去两年多了,这个球都破得没了形,可他还是当宝贝一样。

    小世子这番低声的抱怨,听得柳若晴双眼一阵酸涩,她忍不住将小世子抱进怀中,手上的力量有些收紧,“珩儿乖。”

    她的声音很低很低,低到就连跟她挨得很近的小世子都没听到她唤他“珩儿”。

    只是觉得这叔叔有些奇怪,为什么要抱他这么紧呢。

    可是,他好像很喜欢叔叔抱他,就像是娘亲在抱他一样,而且,他觉得叔叔好像有些难过诶。想了想,小世子伸出双臂,紧紧抱着柳若晴的脖子,尽管手臂不长,可他像是尽力要将眼前这叔叔抱在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慰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