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3.得寸进尺
    言渊因为儿子的话,心头一震,视线再度朝偏门的方向看了一眼。

    “是啊……”

    就像晴儿一样……

    柳若晴回到偏院,紧张的心,才松了下来,想到自己跟儿子玩了一早上,便是抑制不住地开心。

    虽然不能以娘亲的身份陪在他身边,现在能陪着他,让他开心也不错。

    想到那个已经十分破旧的竹球,柳若晴想了想,重新走到院子里。

    院子里栽种了不少毛竹,她拔了一些下来,回屋准备给小家伙重新编一个球,抬眼便看到偏门那里,言渊正推门走进来。

    柳若晴脚下一顿,看着他,干笑着打了一声招呼,“王爷。”

    言渊看了一眼她手上的毛竹,倒也没说什么,提步往屋里走,柳若晴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能提步在他身后跟上。

    “人舒服些了么?”

    她刚跨进去,便听言渊这样问道。

    柳若晴脚步一顿,赶忙点了点头,“好多了,多亏了陆先生的药。”

    言渊点点头,沉默了片刻之后,又道:“珩儿是孩子,玩起来没个定性,你若是累了,就不要强撑。”

    言语间,带着一丝无法掩饰的担忧。

    柳若晴心头一暖,点了点头,“小的知道,小世子他很可爱,小的很喜欢跟他玩。”

    言渊看着他,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轻声一笑,“嗯,珩儿也喜欢跟你玩。”

    柳若晴好像很久没看到他这般笑了,这会儿见他笑了,她反而愣了一下。

    两人面对面站着,也没有再说话,突然间的沉默,让柳若晴觉得异常尴尬。

    “对了,王爷,太师府那边有传出什么话来吗?”

    她找了一个话题,打破了眼前竟然尴尬到窒息的寂静。

    “今日在朝上,庞太师只是说少了一些金银珠宝,应该是没发现那些虫子被动了手脚。”

    柳若晴面上一喜,幸好她昨天想到了让人带些珠宝回去。

    这会儿她高兴,便又忘了自己侍卫的身份,一脸兴奋地对言渊道“王爷,那些珠宝都是我的功劳,是不是应该分点给我?”

    言渊的目光投向她,看着她脸上毫不掩饰的兴奋神采,他敛着表情没有说话。

    就连这贪财的样子,都像极了当日从王府里偷东西翻墙离开的晴儿,可他怎么就不是晴儿呢。

    柳若晴不知道言渊在想什么,见他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她嘴角的笑容,渐渐僵硬了,在心里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还以为自己是他媳妇儿呢,怎么能这样理所当然地跟他要东西。

    “王……王爷若是不愿意,也没关系,呵呵呵……”

    她挠了挠后脑勺,干笑了两声,见言渊还是一言不发地没有反应,她便笑不出来了。

    就在她以为言渊要骂她的时候,言渊却突然开口道:“等会儿让齐风给你送过来。”

    “嗯?您……您说啥?”

    言渊冷眼看了她一眼,没回答,看了一眼这间院子,转移了话题,问道:“住在这可还习惯?”

    “嗯……挺好的。”

    能离他们父子近一些,怎么能不好,只是……

    “王爷为何又给我换了院子?”

    见言渊的表情,稍稍有些不自然,将视线投向别处,道:“那个位子太偏,离街上又太近,耶蛮的人若想杀你,比较容易得手。”

    柳若晴点点头,相信了言渊的解释。

    可只有言渊自己知道,这不过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靖王府这么大的地方,多少守卫和私兵,就算是那么偏的后院,自然也是有侍卫在附近巡逻的。

    他只不过是不放心他离自己太远罢了。

    王府里那些私下的议论,他不是没听说,嘴上说着无稽之谈,可心里是什么样的,谁知道呢。

    他和晴儿太像太像,像到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感情寄托在他身上,好像只有这样,他心里才会好过一些。

    而下了朝的庞太师,回到府中之后,还是坐立不安,几次派人出去打探街上的消息,传来的除了说太师千金被采花贼玷污了之外,倒也没有其他任何关于虫子的言论。

    这样的结果,让他又喜又忧。

    喜的是,虫子确实没被那几个盗贼发现,从而将话传到皇帝耳中,忧的是,他女儿的清白,就这样被人三言两语给毁了。

    他不知道那些盗贼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一向平静的太师府会引来那么多盗贼。

    是因为他刻意将嫁妆的消息传出去,才引来那些盗贼的觊觎吗?

    “老爷,这可怎么办呀,秋儿明明没有被……可现在外面都被传成什么样了,以后秋儿还嫁的出去吗?”

    庞夫人汪氏听着外面的流言,急得直跳脚。

    庞太师沉默良久,捏了捏没心,看着自己的妻子,安慰道:“放心吧,只要我的计划成功了,别说秋儿只是没了名声,就算她真的失了名节,也有人等着排队娶她。”

    汪氏愣了一下,诧异地看着庞太师,“计划?什么计划?”

    庞太师摆摆手,没有多言,他要谋划的大事,不是她这些内宅妇人能参与的。

    “你好好安慰秋儿吧,其他事,我来处理便是。”

    自从知道那小年轻一路跟着言渊回了靖王府,耶蛮也没精力去管秦暄,将三个怪物藏好之后,便在一个月后,来了靳都。

    想到那小子待在靖王府中,耶蛮便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

    靖王府那种守卫森严的地方,可不是他派出去的人能轻易进去的。

    就算进去了,想要轻易得手也没那么容易。

    可是,若不杀了那个小年轻,他根本不能安心睡觉,直觉告诉他,那小子绝对会坏了他的大事。

    想要闯进靖王府去杀人,除非他真的能买通暗夜门排名前十的杀手。

    可是,五十万两黄金,别说是他没有,就算他有,他也舍不得。

    可难道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那小子坏他的好事?

    不行!

    “岂有此理!”他咬牙切齿地低骂了一声,随后,又想起了什么,对身旁伺候的人道:“放信号箭,让你师姐来见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