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5.他太像了
    那个时候,小家伙也才两岁多吧,怎么也能记住这件事。

    她笑着伸手,将衣服从衣柜中取了出来,熟练地将衣服套上,系好腰带。

    “叔叔,你坐着,快坐好。”

    小世子拉着她,坐到了镜子前,回头又对你奶娘道:“奶娘,你快过来给叔叔梳头。”

    “……”

    这小子是真要玩死他亲娘啊。

    柳若晴在心里感叹道,可谁让这是自己儿子呢,这点小要求,她总得满足他吧。

    现在只希望言渊能回来迟一些,千万不要让他看到这一幕。

    奶娘只能听话地上前,给柳若晴换发型,因为柳若晴一向不太喜欢繁杂的发型,所以,奶娘给她按照她从前的喜好,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差不多半刻钟的时间就好了。

    看着面前坐着的柳若晴,奶娘也傻眼了。

    足足愣了好半晌,才在心中叹道,这背影,跟王妃简直如出一撤。

    若是王爷看到……

    奶娘刚想到这里,房门便被人推开了,言渊刚好出现在那里,视线正好朝他们这边投了过来。

    柳若晴这会儿正背对着他坐在梳妆台前,那一瞬间的视觉冲击,让言渊愣住了,或者说,彻底傻了。

    分……分明就是晴儿。

    他愣愣地站在那里无法动弹,连脚步都不敢挪一下,更甚者,连出声都不敢,就怕眼前的人会被他的声音给吓跑了一般。

    柳若晴也没想到言渊会回来得这么巧,她这才换好发型,都还没得及起身呢,他怎么就回来了。

    心里有些慌,她手忙脚乱地从梳妆台前站起,转身的瞬间,言渊已经朝他大步走来了,脸上瞬间染上的凌厉之气,那种让柳若晴久违的冰冷,连她都被吓到了。

    “你好大的胆子!谁准给穿她的衣服。”

    小世子也被自己父王这模样给吓到了,他好像好久没见过父王这样了。

    可他不想叔叔被父王骂,赶紧拦在了柳若晴面前,抬头看着自己的亲爹,道:“父王,你别骂叔叔,是珩儿让叔叔穿娘亲的衣服。”

    他又担心地回头看了一眼柳若晴,抿了一下唇,道:“珩儿觉得叔叔穿娘亲的衣服特别好看,特别像娘亲。”

    柳若晴忍不住在心里扶额,别说了,儿子,你再提你那死去的娘亲,你亲爹这模样能把“叔叔”给掐死,你信不信。

    柳若晴这会儿猜得没错,言渊真的有要掐死他的冲动,不是因为他穿了晴儿的衣服,而是他穿着晴儿的衣服时,那一模一样的背影,让他根本没办法忽视。

    那种压在他心头刻骨又要命的思念,会将他整个人吞没。

    这段日子,他努力地想要将他跟晴儿区分开来,甚至没有必要,他尽量不去看他,可没想到,这一次他一回来,就让他见到了这样的一幕。

    他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费了。

    闭上眼,他深吸了一口气,才将所有的怒气给压了回去,看着他脸上带着的惊恐,他终究还是不忍心对他动手。

    “把衣服换下,从这里滚出去。”

    “哦。”

    柳若晴快速应了一声,便准备换衣服,见门外走进来另外一个人,相比起言渊的暴怒,他却是一副饶有兴致的欣赏姿态。

    “呦!小牛,你这女装的扮相,还真是倾国倾城,我敢说,你要是这样出去,是个男人都会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这略显轻浮的语气,正是来自八王爷言绝。

    他的出现,让原本凝重可怖的气氛,稍稍舒缓了一些。

    见他的目光,停在自己的胸口上,提建议道:“就是胸平了一点,下次扮女装的时候,记得胸前放两团东西,细节知道吗?你这倾国倾城的容貌,缺了这个细节,感觉就不一样了。”

    “……”

    柳若晴这会儿恨不得拿针缝上这不正经的家伙的嘴巴,幸好他现在是“小牛”,不然就凭他这调戏弟媳妇的语气,就能让言渊给打死!

    “八王爷,您被取笑小的了。”

    她干笑了一声,小心地偷看了一眼言渊的脸色,见他依然沉着脸不语,她赶忙伸手将身上的衣服脱下。

    好在她为了让自己更像个男人,在自己的胸前绑了好几层,才让知道的胸平了一些,不然这会儿怕是麻烦了。

    “对不起,王爷,小的先走了。”

    快步走到门口,又听到言渊冷到极致的嗓音从她身后传来,“以后离珩儿远一些。”

    柳若晴心头一痛,脚下的步伐也顿了一下,明知道他这样的态度对的只是“牛侍卫”而不是她,可她的鼻尖,还是忍不住泛酸。

    “是,王爷,小的遵命。”

    说完,快步离开了。

    看着柳若晴离去的背影,言绝看了一眼身边的言渊,叹了口气,“你何必跟他置气呢,他一个大男人委屈自己穿成女人的样子,还不都是因为你儿子。”

    言渊拧了一下眉,半晌不语,奶娘非常识相地将小世子从屋中抱了出去。

    言渊捏了捏眉心,走到椅子上坐下,脑海里始终挥不去刚才那个背影,那个将他的心搅得天翻地覆的背影。

    半晌,才听言渊低哑的声音,无力地想起,“他太像了。”

    言绝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

    是啊,太像了,所以才会对他特殊,可是,像归像,终究不是她。

    他看了言渊一眼,走到他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道:“小牛长得可真堪称绝世容颜,可惜了,是个男人,若是个女人……”

    若是个女人,配老九就正好了,也能将他从失去若晴的痛苦中拉出来。

    言渊侧目看了他一眼,涩然一笑,“就算是女人,他也没办法取代晴儿,我知道你的心思,放心吧,不可能的。”

    他对小牛一切不一样的特殊,不正是因为他像晴儿吗?如果他不像,他又怎么会对他特殊照顾。

    所以,不管小牛如何都好,也没办法取代晴儿。

    言绝点点头,心里松了口气,他这弟弟要真是爱上个男人,那就麻烦了。

    只是……小牛那小子……怎么看着更加像女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