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6.求婚
    言绝原本只是想来王府看一看自己的侄子,却没料到会让他撞见小牛男扮女装的一幕,更没料到自己弟弟的反应会这么大。

    小世子听父王说他不准再找牛叔叔玩,在府中大哭大闹,言绝担心言渊会被儿子给惹恼了,便直接将他带回了聿王府。

    柳天心听了言绝的一番叙述,沉默了良久后,道:“真这么像啊?”言绝点点头,回想起当时老九刚刚推开门的那一刹那,不免惊叹了一下,道:“别说是老九了,我看了那背影,都差点以为是若晴。”说了片刻之后,都没见柳天心有反应,他将视线投了过去,见她拖着腮

    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伸手推了推她,道:“媳妇儿,你在想什么呢?”

    “想那个牛侍卫。”

    柳天心的话,让言绝的脸色顿时一沉,不悦道:“你当着你相公的面,想别的男人?”

    听着那酸溜溜的臭酸味,柳天心给了他一个白眼,“我们可没成亲,你别相公相公的。”

    虽然两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虽然她现在是公认的聿王妃,可两人毕竟没成亲,也没在同一间院子住着,就算她看上别的男人,他也管不着。

    言绝却是一副不以为然,“我叫你媳妇儿的时候,你不也没反对么?”

    “……”

    她那是被他叫习惯了,懒得纠正而已。

    她还想说反驳什么,手却被言绝给抓住了,见他神情认真又带着几分歉意地开口道:“对不起,媳妇儿,这么久了,我也一直没给你名分,我明日进宫,禀明太后,我们挑个吉日,成亲可好?”

    柳天心愣了一下,倒是没想到言绝会说这个。

    作为一个女子,不论一个男人多么爱她都好,可是,谁都想要一个站在他身边光明正大的名分,有了那个名分,她才可以放肆地理所当然地吃醋,柳天心自然也不例外。

    可她从来不在言绝面前提,她知道自己这张丑陋的脸,是没有资格要求言绝给她一个理所当然的名分。

    她总是告诉自己,只要能待在他身边就好,等他哪一天厌倦了自己,自己就可以潇洒走人,她从不奢望他给她一个名分,她这张脸,是配不上聿王妃这样一个名分的,别人就算不说,她心里也清楚。

    言绝说过几次要跟她成亲,可中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也就耽搁了。

    她也从不问,也不提,刚才那句话也只是随口去堵言绝刚才那话,并不是要让他提出跟她成亲的。

    她神色复杂地看了言绝一眼,道:“我只是随口说说罢了,你那么认真干什么?”

    “那你是不愿意嫁给我吗?”

    言绝脸上严肃的表情并没有淡去,抓着她的手,紧了几分,“对不起,媳妇儿,我一直说要娶你,却一直拖到现在。”

    柳天心心头一疼,面上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姿态,道:“我明白的,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若晴又……”

    她叹了口气,“算了,没事,能在你身边就够啦。”

    “够什么够,都委屈你这么久了。”

    言绝突然见又像个孩子似的,将柳天心紧紧抱在怀中,道:“自从老九觉得若晴还活着,他整个人都活过来了,虽然还是不苟言笑,总比以前好多了,我们成亲冲个喜,也让他开心一下。”

    柳天心轻声一笑,抬眼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言绝现在真心爱她,她知道的,他们没成亲,她便只是聿亲王身边第一个女人而已,可他们若是成亲了。她顶着这样一张脸,以聿王妃的身份站在他身边的话,代表的就是聿王府,聿亲王。

    聿王妃是个丑八怪,不就是让别人看轻了言绝么。

    庞月秋当初的话不管怎么难听都好,她都知道,那是事实。

    言绝会愿意对着她这张脸一辈子吗?

    被人暗地里讽刺嘲笑的时候,他能一笑置之,不放在心上吗?

    短时间还行,可时间久了呢。

    柳天心不敢想下去,所以,有些事,对她来说,注定是奢望的,她从不强求,不强求,也就不会有那么深的失望了。

    言绝见她垂着眼帘不语,心中知道她在想什么,心往下一沉,又闷又疼。

    看着她脸上那硕大的疤痕,他不觉得丑,只是觉得心疼,一想起她在那场火灾中经历的一切,想到她差点就要永远离开自己,他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浑身在疼。

    她现在怎么能这样看低自己,她只要活着,对他来说就已经是恩赐了。

    “我们成亲吧,好不好?”

    他在她面前单膝跪了下来,取出自己怀中的玉佩,递到柳天心手上,“媳妇儿,你嫁给我吧。”

    柳天心看着言绝跪在自己面前,被吓了一大跳,“你干什么呀,快起来。”

    言绝不听,只是抓着她的手,道:“若晴以前跟我说,想要自己心爱的女子嫁给自己,就得跪下来求婚,还得拿自己贵重的东西向她求婚。”

    他指了指柳天心手中的玉佩,道:“这是我母妃留给我的,是要给我媳妇儿的,你要是答应嫁给我,就把它戴上,好不好?”

    言绝的双眼,带着真诚和迫切,还有一丝紧张,就怕柳天心会拒绝似的。

    她敛眸看着掌心中那晶莹剔透的玉佩,眼眶有些发热,答应的话,却是说不出口。

    “我觉得我们这样挺好的呀。”

    言绝眼中的失望,一闪而过。

    “我觉得不好。”

    他依然跪在她面前没有起身,“你不嫁给我,我们怎么生孩子,你打算让我断子绝孙这么残忍?”

    他跪得笔直笔直的,男儿膝下有黄金这种话,在他面前就是个屁,把媳妇儿跪求过来才是正事。

    柳天心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可偏偏他的表情十分严肃,让她根本没办法笑出来。

    “你若想要,我可以……”

    她的话才到嘴边,就被言绝用手给捂住了,“这话以后就不要说了。”他认真地看着柳天心的脸,道:“没给你一个名分,我是不会碰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