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7章 867.你错在哪
    a ,最快更新天上掉下个靖王妃最新章节!

    他怎么会让她无名无分地怀着他的孩子,他怎么会那般轻贱她。

    柳天心眼眶一热,看着他不语。

    听言绝叹了口气,道:“没关系,你没准备好,那我再给你一点时间,这玉佩我先替你存着。”

    说着,便要从柳天心的手中将玉佩拿回来,却见柳天心的手,轻轻一握,将玉佩裹在自己的掌心之中。

    “媳妇儿……”

    言绝眼底一亮,原本晦暗的光芒瞬间亮了起来。

    “我替你保存吧。”

    “谢谢媳妇儿。”

    他咧嘴一笑,笑容无比灿烂,将玉佩从柳天心的手中拿过来,“我给你戴上。”

    玉佩小心翼翼地戴到柳天心的脖子上,他低眉看着她,道:“戴上了就不准拿下来了。”

    柳天心看着他,无奈地一笑,“知道了。 ”

    言绝这会儿很开心,长臂紧紧揽过柳天心的身子,“媳妇儿,我现在好开心,我明天去进宫去,将此事禀明皇嫂,然后再让钦天监给我们挑个好日子。”

    柳天心在他怀里点了点头,隐去了眼底的复杂。

    “对了,那个牛侍卫……”

    她从言绝的怀中抬起头来,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

    “你怎么又提那姓牛的, 男身女相,一看就是个娘娘腔。”

    虽然这样说不好,可是言绝觉得自己的媳妇对人家比对他还要上心,他就不高兴了。

    柳天心没好气地给了他一个白眼,正色道:“我是说,那个牛侍卫,会不会真的是若晴啊。”

    在言绝出声反驳之前,她继续道:“我最近觉得若晴活着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你们都说那牛侍卫像若晴,万一他真是若晴呢?”

    “可他的脸都跟若晴不一样。”

    “这有什么,你不还给我戴过人皮面具,她就不能戴了?”

    柳天心没好气地反驳道。

    “也是啊。”

    言绝认同地点了点头,可随即,他又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他是男人啊。”

    “就不能女扮男装吗?”

    言绝这一次否定得很干脆,道:“老九也怀疑过她可能是若晴,让陆先生给她把过脉,她那脉象就是个男人。”

    柳天心倒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既然脉象是个男人,那她就不是若晴了。

    柳天心的眼底,不免闪过一丝失望。

    柳若晴被言渊赶回到别院之后,想起他不让她再见小家伙,心中不免有些难过。

    近在咫尺的儿子,她说不见就不见,又于心何忍呢。

    可是,她现在只是一个借宿在王府的侍卫, 只能乖乖听话,不是吗?

    听说小家伙在哭闹,被八哥给带回聿王府去了,也不知道她他现在怎么样了。

    她也没想到,自己换了一张脸,小家伙还是这样喜欢她。

    或许是母子天性吧,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小家伙依然能亲近她。

    想到这个,她满足地一笑,将之前没有编完的竹球编好,等找个机会送给他。

    门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传来脚步声,柳若晴心中一紧,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这熟悉的脚步声,不是他还能是谁呢。

    视线投向屋外,见言渊一身宝蓝色锦缎,高大的身影遮住了身后的光线,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放下竹球,她站起身,走上前去,“王爷,今日之事,都是小的的错,您不要怪小世子。”

    言渊看着她微敛的眸子,清瘦的身影,压下心中的异样,抬脚走了进去。

    柳若晴跟上,在他落座之后,站到了一旁。

    言渊侧目看向她,沉着声音,道:“你的错?你错在哪?”

    “小的……小的不该穿王妃的衣服。”

    她局促地抓着身上的衣摆,垂着眸没敢看言渊。

    一声冷哼,带着几分不屑从言渊口中响起,“你知道就好,不要以为本王宽容待你,你就可以肆意妄为。”

    他起身,看着她沉默的脸,心头堵得慌,他特地过来,明明只是想看看他是不是被自己吓着了,可一过来,却把话说得更难听了。

    也皱了一下眉,抿唇不语。

    “小的明白,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认真认错,言渊该满意才是,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老实的样子,让言渊心里反而更加烦躁了。

    冷哼了一声,他气得长袖一甩,从屋内离开了。

    看着言渊决然的背影消失在自己面前,柳若晴眼神微敛,心里有些难过。

    却又觉得这样的难过,有些不应该。

    他那样在意她留下的东西,她该高兴才是,可看着他对现在的自己这样,心中又有些不好受。

    她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她现在是个男人,还是个侍卫,指望他能对自己怎么样?

    他若是对现在的她像从前的她那样,她才得担心才是。

    她总不能让自己的丈夫爱上一个男人吧。

    这样想着,她心里舒服了一些,深吸了一口气,她将给小世子编好的竹球收好,打算找个机会送给他。

    小世子去了聿王府,柳若晴也只能安静地待在屋中打发时间。

    用过了晚饭之后,她便准备收拾一下休息了。

    自从嫁给言渊之后,她也渐渐习惯了古代的生活,这会儿时辰还早,可因为是冬天,天早就黑了。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想到白天的时候,儿子那哭得撕心裂肺的模样,心里还是有些控制不住得心疼。

    小家伙是真的很想她啊,只是他太懂事了,所以即使想也不敢表现出来。

    今天逼着她穿他娘亲的衣服,想来是真的觉得她太像了。

    谁说不是呢。

    她就是他亲娘啊,能不像吗?

    “晴儿,今天是小年呢,要是你在的话,王府里就不会这么冷清了。”

    梨园内,言渊站在那个孤冢前,神情落寞。

    “那个牛侍卫……”

    言渊忽地轻声一笑,“我差点就把他当成你了,你知道吗?他真的……一言一行都好像你。”

    他在孤冢前蹲下,手,轻轻抚着墓碑,道:“晴儿,回来吧,你再不回来,我怕我越来越不正常了。”柳若晴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儿子的脸,辗转反侧了许久都没有睡着,干脆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