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9章 869.他这是……哭了?
    a ,最快更新天上掉下个靖王妃最新章节!

    靖王府内,静悄悄的,下人们都回去过年了。

    柳若晴在的时候,就有了这个规矩,除夕夜下人们可以回家跟家人一起过年,没有家人的或者家人不在京城的也可以放两天假自己想去做什么就做什么。

    现在尽管王妃没了,可她留下的规矩,言渊依然照常履行。

    如今,下人们该放假的放假了,该回家的回家了,如今,整个靖王府内,只有一些待在王府无处可去的下人和柳若晴这个“外来的客人”。

    此时,她一个人在自己住的院子里的石阶上坐着,地上的冰凉,让她毫无所觉,往年的除夕夜,她这会儿应该陪在言渊在宫里呢,这会让,言渊一个人应该很寂寞,很难过吧。

    她双手交叠着环着双臂,感受着夜间习习的凉风,尽管夜已深,却没有半点睡意。

    隔壁的院子,传来了低低的脚步声,她抬眼看了看夜色,这会儿,宫宴应该已经散了,他和珩儿应该回来了。

    视线看着那扇关着的偏门,她竖起耳朵,想要听一听他和儿子的声音,可什么都听不到,只是听着那熟悉的脚步声离得那扇门越来越近。

    她诧异地将视线投过去,见那扇原本闭着的偏门突然间被推开了。

    言渊那踉跄的身影,正蹒跚着从那边过来。

    “王爷。”

    柳若晴快速起身朝他走过去,却见他的身子忽地往前一踉跄,直接扑到了她怀里。

    扑面而来的酒气,让柳若晴皱起了眉, 她一边扶着言渊,一边嘀咕道:“怎么喝这么多的酒?”

    言渊似乎是听到了她的嘀咕,那双被酒精熏红的双眼有些迷离地看着柳若晴,像是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些什么。

    “晴儿不回来了。”

    他的脸上,突然间露出了孩子一般的难过和失望,还有一些手足无措的彷徨,开始重复着这句话,“晴儿不回来了,晴儿不回来了,她连过年都不回来了……”

    他连声苦笑,笑声苦涩得让人揪心。

    见他步履踉跄地走到一边的石阶上坐下,双眼空洞又迷惘。

    柳若晴看着心疼,走上前去,将他用力扶起,“言渊,你起来,别坐在这里,会着凉的。”

    因为太过紧张言渊,这会儿柳若晴连声音都忘记换了,那一声“言渊”,让已经醉得一大糊涂的言渊,微微愣怔了一下。

    抬眼看着柳若晴,见她蹙着眉将他从地上扶起,往屋里走,他一言不发地盯着眼前的人,像个听话的孩子一样,配合着柳若晴的每一个动作。

    柳若晴将他扶到床上躺下,见他还想起身,她用双手按着他的肩膀,像是在哄孩子一般,对他道:“听话,乖乖躺着,我去给你洗把脸。”

    她准备喊人倒热水过来,可随即便想到今夜是除夕,下人们都放假了,没离开王府的下人们这会儿也已经入睡了。

    她想了想,也没去吵醒他们,而是自己去了厨房,倒了一些热水备好的热水回来。

    当她回屋的时候,言渊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被子也没盖,身上就穿着一身单薄的深棕色锦缎。

    “喝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酒怎么就这样睡着了……”

    她嘀咕了一下,将水盆放到一边,拧了一把热水,轻轻给他擦着。

    “别睡了,言渊,别睡了……”

    她一边给他擦脸,一边轻轻唤醒他。

    言渊似乎是听到了她的声音,闭着的眸子微微睁开,只是那双瞳孔迷离得没有焦点,像是被醉意给彻底笼罩了。

    “言渊?”

    “晴儿?”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在看到柳若晴的那一刹那,原本迷离的双眼,瞬间闪过一道光彩,“晴儿,你回来了!你终于愿意回来了。”

    柳若晴一愣,手下意识地抚上自己的脸,人皮面具并没有摘下,他现在唤她晴儿,想必是喝醉了眼花了吧。

    “言渊,我……”

    到嘴边的话,被言渊一个突如其来的拥抱给打断了。

    他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抱得十分用力,仿佛只要他稍稍一松开,她就会逃走,跑的远远的,永远都找不到她一样。

    “你总算愿意回来了,你原谅我了,是吗?晴儿,你是不是原谅我了?”

    沙哑的声音,划过柳若晴的耳畔,“对不起,晴儿,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对不起……”

    柳若晴被他抱着没有动,只要她一动,他抱得就更加用力。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不停地重复着“对不起”三个字,柳若晴只是安静地摇着头,“你没对不起我,你别自责了……”

    手,颤抖着抬起,轻轻抚摸着他已经白得找不出一根墨发的银丝,双眼刺痛。

    只有在他醉了,她才能无所顾忌地碰触他,感受他的一切,感受着因为她而一夜白头的银丝。

    脖子边上,突然间热热的,那时湿润又温热的感觉,让柳若晴心头一紧。

    他这是……哭了吗?

    “对不起,晴儿,我以后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你别走了,好不好,别再走了。”

    他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声音中透着接近绝望的无助和乞求。

    柳若晴的喉头堵得慌,脸上一片动容之色,噙在眼底的泪光汹涌而出,“好,我不走,不走。”

    似乎是听到了她的保证似的,言渊的脸上,露出了孩童般满足又天真的笑容,抬眼看着她,眼中的光芒用力闪耀着。

    “晴儿……”

    他俯下身去,不期然地攫住了她的唇,用力地让柳若晴有些吃痛。

    可她只是僵了半秒,却并没有推开他,甚至还有些主动迎合。

    摇曳的烛光,伴随着窗外绚烂的烟花,让这个除夕的夜晚,注定让人觉得美好而难忘。

    衣衫褪尽,烛光将两人缠绵的身躯完完整整地倒影在墙上,那热情,缠绵而灼烈……

    言渊从未觉得自己的头这般疼过,像是脑子里被人放了一把弓,硬生生地将他的脑袋给撑开了。

    他用手抚着额头,从床上坐起,整个大脑还是一片空白的状态。“王爷,您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