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0章 870.你一直都在?
    a ,最快更新天上掉下个靖王妃最新章节!

    耳边突然传来的声音,让言渊起身的动作顿了一顿,侧过头来,看到柳若晴恭敬地站在床边,双眼带着几分担忧地看着他。

    “是你?”

    他拧了一下眉,“你在这里做什么?”

    “回王爷,这……这是小的的房间。”

    柳若晴回答得面不改色,昨晚发生的事根本不曾发生过一般。

    言渊的表情僵了一下,随即便想起了什么,整个人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的,他的双眼,焦急地环顾着四周,像是在找什么人。

    “王爷,您……您在找什么?”

    柳若晴看着言渊脸上的慌乱,心头一紧。

    言渊的眸子,猛然投向她,脸上闪过一丝凌厉之色,“本王昨晚在你这里?”

    “是的,王爷,您从宫中回来之后,就来了小的这边,二话不说就把小的的床给占了,小的在床边坐了一夜。”

    他垂着眸子,回答得小心翼翼,却又不敢直视言渊,生怕会被他看出什么来。

    昨夜的他,太疯狂了,就像是要趁着那个机会,将全部的思念,全部的彷徨都发泄出来一般,这会儿她还双腿发软,根本走不了路。

    那一番疯狂至极的**过后,她怕他清醒过来,连睡都不敢睡,将一切清丽干净之后,便硬生生地醒到现在,加上昨晚的折腾,这会儿又累又困。

    她的回答,让言渊的脸上,染上了一丝失望,可昨晚明明……

    他觉得晴儿回来了,那感觉那般真实,就算他醉了,也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是晴儿没错的,可怎么会……

    到现在,他还能清晰地回想起昨晚的一切,怎么可能只是一场梦呢?

    言渊不甘心,想要找出一些什么来证明昨晚并不只是自己醉后的一场梦,来证明昨晚他的晴儿确实来过。

    “你一刻都不曾离开过?”

    “王爷醉得厉害,王府里的下人们都放假了,小的不放心让王爷您一人在这里呆着,除了去厨房给您端些热水之外,一步都不曾离开过。”

    柳若晴将所有想到的言渊要问的话,都准备好了毫无破绽的回答。

    言渊整个人在听到她的话之后,就像是泄了气的球一样,瞬间呆滞在床上,半晌没有出声。

    怎么会是梦呢,既然是梦,为什么要让他感受那般真实。

    她答应他不走的,可为什么连回来都不曾回来过。

    柳若晴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心头痛得厉害,面上却是什么都不能表露出来,“王爷,您没事吧?”

    “没事。”

    言渊回过神来,声音带着一丝难掩的失望和沙哑,他走下床来,看向柳若晴脸上的疲态,想到她在身边守了一夜,心中有些不忍,便道:“你一夜没睡了,好好睡一觉吧。”

    柳若晴是真的累得不行,好在有陆先生给她的那些药才能让她在经历了昨晚那一番折腾之后,还能撑到现在,这会儿,她又困又累,听言渊这样说,也不推脱客套,点了点头。

    “是,多谢王爷。”

    言渊淡淡地点了一下头,脸上的神情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片黯淡,他再一次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那张床,最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言渊一走,柳若晴便瘫坐在了床上,双腿软得有些发抖,如果言渊再慢一步,她可能就要摔倒了。

    在床上躺下,她给自己拉过被子盖好,身上还残留着昨晚缠绵过的痕迹,好在现在是冬天,她才不会被言渊看到。

    想起他刚才出去时的落寞,柳若晴蹙着眉,心如刀绞。

    只是这会儿她太累了,躺在床上没多久便睡着了。

    柳若晴这一觉睡了很久,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因为过年,朝中有半个月的休沐日,柳若晴还在的时候,靖王府还挺热闹,尤其是言渊休沐日的时候,她总能想些节目来打发时间。

    又或者言渊会陪着她去街上逛逛,买些好玩的玩意儿,去小吃街吃些特色小吃等等。

    现在,柳若晴不在了,言渊的日子也就回到了从前那种乏味无聊的生活,甚至比从前更加枯燥了一些。

    就算是休沐日,他要么在书房处理公务,要么在梨园看着柳若晴的衣冠冢发呆,要么就是陪着儿子玩耍。

    就连下人们都觉得,没了靖王妃的靖王府,一点都没有了家的感觉了。

    柳若晴起床后,随便洗漱了一番,便从屋中出来。

    想到自己前几天给小世子编的竹球,便打算趁今天初一拿去送给他当新年礼物。

    她没有从偏门走,而是绕到院子外面,打算从主院大门走进去。

    “牛公子。”

    在主院门口,柳若晴碰上了负责照顾小世子的奶娘。

    “奶娘,小世子呢?”

    “世子他昨晚在宫中,没有回来。”

    小世子是宫中的常客,不回来也并不奇怪,柳若晴听奶娘说他这会儿还留在宫中,也只是点了点头,收起了眼底的失望,转身往回走。

    就在转身的瞬间,碰上了正从书房处理完公务回来的言渊。

    “王爷。”

    她微微一颔首,低声打了声招呼。

    言渊看着她,想了想,问道:“睡够了?”

    柳若晴身子一僵,随后点了点头,“多谢王爷,小的睡够了。”

    言渊对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要说什么,最后只是嗯了一声,便准备离开,视线瞥见了她手上拿着的那个竹球,眼眸骤然加深了几分,“这是你编的?”

    闻言,柳若晴低眉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东西,面不改色地镇定道:“是啊,今天是新年,小的也没什么好东西要送给世子的,见他喜欢

    踢球,就给他编了一个,本想送给他,只是小的听说世子还在宫中没有回来。”

    她对着言渊,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见言渊盯着她手中的球发呆,她的心里便开始慌了起来。

    “你也会编这个?”

    他想起那天他去他院子找他的时候,见他从院子里拔了一些竹条,原来是用来给珩儿编球。听他这么问,柳若晴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编好的竹球,对言渊不好意思地一笑,“会一点点,编得不是很熟练,以前在端王府的时候,跟一些侍卫兄弟们学的,他们编得比小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