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7章 877.你到底是谁
    a ,最快更新天上掉下个靖王妃最新章节!

    听到希雅贼喊捉贼,柳若晴蹙了一下眉,正好这会儿侍卫们已经跑过来,看到希雅浑身是血地躺在她怀里,而她的手中还拿着一把滴着血的匕首。

    “啊!!”

    尖叫声从希雅的口中传出,她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一般,指着柳若晴,“你把我妹妹杀了,她才十三岁,你怎么能……”

    她又看着柳若晴怀中的朵雅,眼底闪过一抹阴笑,嘴上却是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朵雅,我是姐姐呀,朵雅,你怎么样?”

    “把刺客抓起来。”

    为首的侍卫喊了一声,便朝屋内冲了过来。

    朵雅费了好大的劲,抬起的手,彻底垂了下来,此时的她,已经断气了,可双眼却是因为死不瞑目而睁大。

    柳若晴看着冲进来的侍卫,又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断气了的朵雅,她的脸,已经被希雅给刮得血肉模糊,看得柳若晴心头堵得慌。

    将朵雅的尸体缓缓放下,她站起身,目光凌厉地扫过面前那帮侍卫,她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之气,愣是让那些侍卫一时间没敢动手。

    她提起脚步,一步步往外走去,这会儿,听到动静的兰若长公主诺兰这会儿也已经跑来了。

    “希雅!”

    她抓着希雅的手臂,手抖得厉害,“你妹妹怎么样了,她怎么样了?”

    “阿妈,朵雅她……”

    希雅边说边掉泪,诺兰看着躺在希雅房屋门口,浑身是血的朵雅,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朵雅!朵雅!”

    “阿妈,你别过去,那个刺客太残忍了。”

    希雅假惺惺地哭着,背对着所有人的唇角,却勾起了得逞的笑,这蠢货还真是帮了她一个大忙,她正愁该怎么将朵雅的尸体给处理了,她就出来了。

    “把这刺客抓起来,给我抓起来!”

    诺兰受了极大的刺激,对着那些侍卫,撕心裂肺地吼道。

    侍卫们总算反应过来,提刀便往柳若晴冲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黑衣人突然出现柳若晴身边,深厚的内力,将冲上来的侍卫,往后震开了一段距离。

    回头看向柳若晴,蒙面布上的眼睛,锐利如鹰,在黑夜中看着格外犀利,他拽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拽,“先离开。”

    两人纵身翻出了长公主府的院墙,长公主府里根据她的封号,也配了不少侍卫,但是,这些侍卫的武功远不及几个亲王府中那些由亲王亲自训练出来的侍卫。

    就凭这些人,想要抓住柳若晴二人,根本不可能。

    两人一路回到靖王府,直接翻墙进了东院,柳若晴还处在朵雅惨死的震惊当中,她面前的人已经摘下了蒙面布,露出了那张冰冷且带着盛怒的脸。

    “你大晚上去长公主府做什么?”

    声音,冰冷如铁,冻得柳若晴猛然回过神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她敛了敛眸,抿着唇,走到言渊面前,眼神里带着一丝忐忑,“王爷,朵雅姑娘不是我杀的。”

    言渊眼中的戾气并为敛去,锐利的黑眸,犀利地停在她的脸上,“我问你去长公主府做什么?”

    想到自己去长公主府的目的,她正了正色,道:“我觉得那个希雅有问题,怀疑小世子就是她带走的。”她将自己先前躺在床上分析出来的结果,跟言渊说句了一遍,见言渊依然沉着脸,脸上怒气未消,她抿了抿唇,又加了一句,“小的去之前来找过王爷您,发现您不在,我又担心世子的下落,就想先过去看

    看,结果就看到希雅杀了朵雅。”

    说起这个,柳若晴心中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言渊会不会相信她的话。

    可她还是解释道:“王爷,朵雅姑娘真不是我杀的。”

    片刻之后,言渊冷厉的目光才从柳若晴的脸上收了回来,“我知道。”

    “嗯?您知道?”

    这一次倒是让柳若晴惊讶了一下,毕竟当时的情景,只要看到了都会怀疑朵雅是她杀的。

    “今天在王府门口,希雅能一眼就说出你就是耶蛮要的人,我就怀疑她了。”

    正是因为他怀里希雅,原本打算晚上探一探长公主府,可途中被一些事给耽搁了,结果去的时候,正好遇上她被侍卫围住,而朵雅当时就死在希雅的房间门口。柳若晴听言渊这么说,眼底瞬间亮了一下,果然言渊想的跟她一样,她的脸上,染上了几分欣喜,她下意识地抓着言渊的手臂,道:“王爷,朵雅临死前的样子您应该也看到了,我怀疑希雅就是耶蛮的人,

    小世子肯定是在希雅手上。”

    她没跟言渊提起耶蛮徒弟的事,无边崖的事,没有人在她这个“牛侍卫”面前提过,一旦她说起了,言渊肯定又会怀疑。

    朵雅今晚惨死的事,让言渊想到了当日东丹死在希雅房间里的事,是不是朵雅跟东丹一样,发现了希雅的什么秘密,而这个秘密,也许就是跟耶蛮有关。

    看了一眼柳若晴身上从朵雅那边沾染上来的血迹,他蹙了一下眉,道:“回去把这套衣服换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今晚去过长公主府。”

    柳若晴低眉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的血渍,随后点了点头,“小的知道了,可是王爷,世子他……”

    “你到底是什么人?”

    柳若晴到嘴边的话,被言渊这一句听似漫不经心的问题给打断了。

    此时,言渊的语气并不吓人,却让柳若晴浑身一僵,“小……小的就是端王爷身边的侍卫啊,王爷您不是清楚嘛。”

    话音刚落,言渊却突然间朝她靠近了一步,高大的身形,站在柳若晴面前,衬得她瘦弱的身子,更加瘦小一些,隐隐得透着几许压迫感。

    “一个南陵的侍卫,却对我东楚的皇宫这么熟门熟路,难不成你想告诉本王,秦暄还派你打探过我们东楚皇宫的地图不成?”柳若晴脸色一变,这才想起自己今天太紧张珩儿,去了皇宫之后,一路就往长寿宫走去了,根本没想那么多,这会儿言渊说起这事儿,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