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8章 878.将计就计
    a ,最快更新天上掉下个靖王妃最新章节!

    “小的……小的……”

    她皱紧了眉头,脚步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还有珩儿,你对他的紧张,甚至超过了我这个父王,你们非亲非故,又才认识多久……”

    言渊每说一句话,都步步紧逼,逼得柳若晴忍不住想要遁逃,“小的……小的虽然跟小世子非亲非故,可小的就是很喜欢小世子,紧张他也是应该的。”

    她垂着眸子,没敢跟言渊对视,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总觉得这个时候的言渊,那压迫感十足的气场,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手臂,被言渊用力拽住,让她纤细的手臂,这会儿甚至发出了几声咯咯作响的声音,疼得她直皱眉。

    “你到底是谁?还不愿意说是吗?”

    “我……”

    柳若晴的手臂,被他抓得疼得直皱眉,可她没办法回答言渊这个问题。

    紧咬着牙关,眼底都疼出了泪花,她抬眼看向言渊,声音微颤道:“王爷,请您相信我,不管我是谁,我是绝对不会伤害王爷您的。”

    “哼!是吗?”

    言渊冷笑了一声,唇角勾起了几许嘲弄,“你连是谁都不敢让本王知道,本王怎么相信你不会伤害我?”柳若晴没有再说话,她也知道自己这番话,让言渊不会轻易相信自己,沉默了片刻之后,她道:“王爷若是不信,可以将小的拿去跟耶蛮交换世子,对王爷来说,不是一举两得吗?一可以换回世子,二可以

    解决我这个来历不明的人。”

    她这番真诚却带着委屈的说辞,让言渊的心头,震了震,看着她眼底因为被他抓疼了手臂而疼出的泪花,心头蓦地一紧,手上的力量骤然松开了。

    柳若晴倒吸了一口凉气,手,下意识地捂着手臂,看了一眼神色冷峻的言渊,抿了一下唇,道:“小的告退。”

    言渊没拦住她,她转身从连接别院的偏门走了进去。

    翌日,长公主府竖起了白幡,长公主次女朵雅被刺客杀死在府中,刺客手段残忍,长公主几度晕厥。

    言渊跟柳若晴一早出现在长公主府中,希雅穿着一身白衣,跪在灵堂前烧纸钱,双眼哭得红肿。

    柳若晴看着她,眼前这人,真的让她难以跟昨晚那个将妹妹残杀的人联系在一起。

    此时的她,那么柔弱,那么惹人心疼,可偏偏就是这个楚楚可怜却蛇蝎心肠的少女,下了那样的狠手将自己的妹妹杀害。

    想起昨晚那一幕,柳若晴袖口下的拳头,攥得咯咯作响。

    “冷静些。”

    言渊低沉的嗓音,从她身侧响起,将她从盛怒的情绪中拉了回来。

    她现在是以靖王贴身侍卫的身份来长公主府吊唁的,不能让希雅看出他们已经怀疑她了,她怕希雅狗急跳墙,会对她儿子不利。

    “王爷,您觉得希雅会把世子藏在什么地方?”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柳若晴压低了声音,走到言渊开口道。

    一提起自己的儿子,她整颗心都提在心口,可这会儿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目光紧盯在希雅身上,继续道:“会不会世子已经被她送到耶蛮手上了。”

    “不会。”

    言渊回答得很肯定,“她送宫中将珩儿抱走已经非常冒险,皇帝立刻派人全城搜查,除了亲王府和长公主府,其他各府都要被搜查,将珩儿藏在公主府中,对希雅来说,才是最安全的。”

    “那我们今晚再找个机会探一探长公主府。”

    柳若晴心里焦急,言渊这会儿却没理会她的提议,提起脚步,往灵堂走去。

    希雅看到言渊过来,眼底不动声色地亮了一下,随后,声哽咽地开口唤了一声,“表哥。”

    她的表情看上去很难过,这种失去至亲的悲伤,柳若晴真的难以想象她会在亲手残杀了希雅之后,还能演得这么逼真。

    她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才将心中的怒火给压了回去,站在言渊身边没有出声。

    同言渊上前上了柱香之后,言渊走到希雅身边,屈膝蹲在她面前,柔声安慰道:“节哀顺变,表哥会把杀朵雅的人找出来将她碎尸万段给朵雅报仇。“

    言渊说到“碎尸万段”四个字的时候,希雅的身子,微不可查地哆嗦了一下,尽管她掩饰得很好,可依然逃不过言渊的眼睛。

    他眸底一冷,面上依然是那副温柔到让希雅痴迷的神色,见希雅红肿着双眼,看着言渊,声音哽咽道:“多谢表哥。”

    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从希雅的眼底滑落下来,晶亮晶亮的,那双眼眸,看着言渊,眼底还带着几分希冀,像是要从言渊的眼中看到几分对她的怜惜。

    而此时,言渊已经起身,双手反剪在身后,俊美的脸庞上,带着难以掩饰的忧虑。

    希雅垂眸沉吟了片刻,站起身,走到言渊身边,低声道:“表哥是在担心珩儿吗?”

    言渊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嗯,他是本王的儿子,要是有人能将他从耶蛮手中救回来,让本王做什么都愿意。”

    他这话自然出自真心,但是,柳若晴了解言渊,他不是一个愿意将情感外露的人,尤其还是当着希雅这样一个蛇蝎女人面前,光是这样一听,柳若晴便明白言渊的心思。

    当下,便走到言渊面前,神情严肃又认真道:“王爷,耶蛮既然指明要小的去交换世子,您就答应了吧,小的只是一个奴才,只要能换回世子,小的死不足惜。”

    希雅自然是希望言渊将柳若晴拿去交换小世子的,可刚才他听到言渊那一句“让本王做什么都愿意”,整个人又兴奋又激动,这可是她抓住表哥真心的好机会,她不能就这样放过。

    当下,便开口道:“表哥,耶蛮此人凶残至极,就算您拿牛侍卫去交换,他也未必愿意放珩儿回来,不如等耶蛮的人再给我传消息,我再想想别的更安全的办法?”

    在表哥面前博好感的机会,她怎么可能会让给这个不男不女的小侍卫。见言渊皱着眉,脸上染上了几许担忧,“你确定耶蛮的人会再传消息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