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9章 879.王爷这是用了美男计
    a ,最快更新天上掉下个靖王妃最新章节!

    “嗯。”希雅肯定地点了点头,“表哥,耶蛮传消息来的布帛上只提了要求让牛侍卫去交换珩儿,却没有说具体的交换方法还有时间地点都没有说,只要我们答应下来之后,我再想办法找出珩儿的下落,我们再把珩

    儿安全带回来。”

    见言渊垂着眸,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像是在思考希雅这个提议的可行性。

    希雅一脸期待地看着言渊,她深信,只要能把那小贱种安全带回表哥面前,表哥一定会对她刮目相看的。

    可是,师父要这姓牛的命,她得想办法帮师父把这事儿办成了,还得保证小贱种毫发无损。

    原本还是打算让小贱种彻底死了算了,可现在她觉得,小贱种活着,对她来说或许是件好事,最起码她可以通过小贱种博得表哥的好感。

    见言渊将视线投向她,眼底带着一丝犹豫,“如果让耶蛮知道你在耍花样,他对珩儿更加不利,怎么办?”希雅是非常希望言渊能相信他,为了让言渊相信自己,她对言渊道:“表哥,您相信我,我是苗人,比你们任何人都要多了解耶蛮一些,你放心,我一定保证珩儿的安全,如果珩儿少了一根头发,我任凭表

    哥您处置。”

    言渊的眼底,淌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浅笑,他要的,就是希雅这句话。

    “那这件事,表哥就交给你了,你若能将珩儿安全带回来,你想要什么,表哥都给你。”

    “真的?”希雅因为言渊这话而兴奋得有些忘形,忘了这里是朵雅的灵堂,她差点笑出声来,随即便发现自己的反应有些不妥,嘴角的笑容,立即收了起来,对言渊道:“表哥别这么说,珩儿也是我侄子,我也很担心

    他。”

    “嗯。”

    言渊淡淡地点了点头,压下心头的不耐,忍着希雅看他时那痴迷的目光,对她道:“有客人来了,本王不打扰你了。”

    希雅这会儿哪怕很想留言渊下来多说会儿话,也知道这个场合不合适,心里有些失望,面上还是得体地点了点头,“好,表哥您自便。”

    离开灵堂之后,柳若晴立即走到言渊身边,焦急道:“王爷,您相信她?”

    “从她的反应来看,珩儿八成就是在她手上。”

    言渊侧目看了她一眼,唇角挂着一丝冷笑,“你忘了她刚才跟我保证的那些话吗?”

    柳若晴一怔,随后便想起了刚才希雅说的那些话,她敢当着言渊的面那样保证,就说明她确定自己能保证珩儿的安全。

    如果珩儿是在耶蛮手上,她未必就敢做这样的保证,可若是在她自己手上……

    柳若晴的眼底,瞬间亮了,“也就是说,她一定不会伤害世子,甚至也不会让别的人伤害他?”

    “嗯。”

    言渊看着她眼底绽放出来的狂喜之色,心头动了一下,随即将视线转开了。

    柳若晴回想着希雅看言渊的眼神,还有那殷切的态度,心里叹了口气,这烂桃花多,也不算是什么坏事,最起码,希雅那毒蛇不会什么都听耶蛮的。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男人呐,跟女人一样,长得好看总是有好处的,很显然,这个时候的希雅,已经被言渊迷惑地忘了正事了。

    这让柳若晴不禁想到了去年初的时候的幽妙,现在回想起来,好像那些坏人会坏事,都是跟言渊这张“祸水”的脸有关。

    想到这个,她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

    在确定儿子暂时能安全之后,柳若晴悬着的心,总算稍稍安定了一些。

    言渊好似察觉到了身边人的异样,侧目看过来,见她垂着眼帘,唇角挂着似有若无的笑,莫名的,他觉得这小子是在笑他。

    眼眸一沉,他冷下声音,道:“你在笑什么?”

    柳若晴唇角的笑容,在听到言渊这话时,立马收了起来,抬眼看向言渊,见他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怒意,便嘿嘿一笑,“小的只是突然想到,王爷您这是不是算用了美男计?”

    言渊听到她这话,脸色顿时往下一沉,可却也没反驳什么。

    “本王把你惯得胆子变大了。”

    他冷冷地落下这话,脚下的步伐,加快了些许。

    他们没有离开长公主府,趁这会儿希雅在灵堂那边,便悄声去了后院,试图找一找小世子的下落,可几乎是找遍了整个长公主府,也丝毫找不到半点线索。

    失望之余,只好先回了王府。

    “王爷,难道是我们猜错了,小世子没有被藏在公主府中?”

    “应该不会。”

    言渊拧着眉,摇了摇头,“长公主府那么大,一定有什么地方被我们忽略了。”

    两人一路往东院的方向走去,柳若晴也十分自然地跟上,也并未发现有何不妥的地方。

    待进了东院之后,言渊又道:“既然希雅跟我保证了珩儿的安全,她一定会找机会去看珩儿,晚上我再去一趟长公主府。”

    “小的也要去。”

    柳若晴紧跟着道。

    言渊皱了一下眉,看着柳若晴那理所当然地提要求的模样,哪里有半点的当奴才的样子。

    他眯起双眼看着她,没好气道:“看来秦暄把你惯得太厉害,你好像忘了你是什么身份?”

    哪有一个侍卫动不动就跟主子提要求。

    柳若晴愣了一下,正想反驳说跟秦暄有什么关系,可随后便想起来自己现在的身份可是秦暄的贴身侍卫。

    她在他面前向来理所当然惯了,自然而然的,时间一长,就会习惯性地露出本性来。

    想了想,柳若晴赶忙低头认错道:“小的知罪,只是小的太担心小世子,如果王爷不让小的跟着,小的在府中也是坐立难安。”

    说完,她抬眼期待地看着言渊,言渊最是受不了她这样的眼神,每每对上这双眸子,就会让他的心不由自主地疼起来。

    在他身上,他看到了太多太多晴儿的影子,可偏偏,他的男子之身,将他全部的希望彻底给打断了。他知道自己这段日子很有问题,他努力地避免自己跟他有太多的接触,这个世上,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好,不应该有人可以取代晴儿,绝对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