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3章 883.没事的,没事的
    a ,最快更新天上掉下个靖王妃最新章节!

    他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可因为害怕而跳动得厉害的心脏,让他这会儿没办法说出整句话。

    他只是一个侍卫,一个来自南陵端王府的侍卫,他们非亲非故,却为了他的儿子,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

    “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他半膝跪地,让柳若晴躺在自己怀里,剧烈颤抖的身子,显示他此时此刻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恐惧。

    柳若晴用力掀开眼皮,看着隐藏在他眼底的晶亮,无力地扬了扬唇角。

    真好,能死在他怀里,这样的话,她此生真的一点遗憾都没有了。

    她动了动唇,想要说话,可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想在临死前摸一摸他的手,可手才刚刚抬起,便在下一秒,垂了下去。

    再见了,夫君,晴儿先走一步了……

    你说过要帮我安葬,让我安心,你一定要做到。

    看着她闭上的双眼,言渊的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他捧着她的脸,噙在他眼底的泪水,夺眶而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因为一个侍卫的死,这般害怕和伤心,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小……小牛,醒……醒醒啊,你快醒醒啊……”

    他的声音,沙哑得厉害,几乎没办法听见。

    他不停地抱着柳若晴的身子,轻轻摇晃着,“小牛,你醒醒,快醒醒……”

    就在这个时候,另外几人出现在他们身后,在看到言渊的那一刹那,眼底亮了一下,迅速跑了过来,“王爷!”

    来人正是接到言渊的信号剑赶来的齐风等人。

    看到言渊怀中抱着的仿佛已经死去的人,齐风讶了一下,尤其是看到自家王爷脸上残留的泪珠,他半晌没反应过来。

    自从王妃过世之后,他只见过王爷流过一次泪,之后便将所有的情绪都隐藏起来了,他生怕王爷以后会因为悲伤的情绪压抑太久而撑不下去。

    可这会儿,王爷总算是哭出来了,可竟然会为了一个男人……

    齐风此刻的内心有些复杂,可这个时候,也没多余的时间让他想,他上前,将言渊身边的小世子抱起,对言渊道:“王爷,先带牛侍卫去给陆先生看一看吧。”

    说着,便用眼神示意其他几个暗卫将柳若晴从言渊的怀中带出来,却见言渊并没有松手,而是直接将柳若晴抱起,也不管那几个暗卫复杂的眼神,疾步往靖王府的方向回去。

    靖王府——

    “快去叫陆先生过来。”

    低吼的嗓音中,透着微不可查的颤抖,他一脚踢开了自己房间,将柳若晴抱了进去。

    将她放到床上,伸手去解她身上的衣物,想要检查她的伤势。

    当夜行衣被他粗暴地徒手扯开,白色的中衣被鲜血染红,看着言渊的心底一阵刺痛,心口堵得喘不过气来。

    颤抖着手,将她的中衣解开,当衣服完全敞开,看到里面紧紧裹住的那一层布时,言渊的手,顿住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r />

    他不是未经人事之人,自然明白眼前这副景象意味着什么。

    在那一刹那,言渊整个人都震了一下,脑海里好似有什么东西几乎要冲出来一般。

    他震惊地将视线转向柳若晴,看着这张到现在已经昏迷不醒却依然面色红润的脸颊,总算是明白之前几次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了。

    言渊盯着她的脸许久,身子却颤抖得比之前更加厉害了。

    有激动,有不安,有不敢置信,还有一些发自内心的恐惧和彷徨。

    他怕这一次……自己又猜错了,他怕这一次又是他空欢喜一场。

    尽管,所有发生的事联系在一起的时候,那样的猜测,已经**不离十了。

    他忽地笑了出来,可紧随其后的,便是汹涌而出的泪水。

    他伸手,紧紧握住她冰凉得有些可怕的手,又哭又笑,身子颤抖得厉害。

    他半跪在床边,手,轻轻抚摸着她额前的头发,眼泪依然失控地往下掉,“没事的,没事的……”

    “王爷,陆先生来了。”

    齐风这会儿也顾不上礼数,直接冲到了卧房之中,看到言渊半趴在床边,眼神温柔地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人,齐风避开了视线,表情有些小别扭。

    王爷用这样的眼神看一个男人,真的……

    齐风一起来,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可人家是主子,就算王爷真动了那样的心思,他身为护卫,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

    陆元和没有齐风想的这么多,快步走到床前,“王……”

    才刚张嘴,便被言渊一把拽了过来,只听到言渊用及其颤抖的音调道:“陆先生,本王求你,一定不能让她有事,一定!”

    他不敢想象自己再一次失去她还能不能撑下来,他真的不敢想。

    陆元和感觉到言渊抓着他衣服的手,十分用力,那一丝的颤抖却十分明显。

    陆元和看向言渊的脸,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带着乞求,却又让他看到了一丝之前曾经消失过的光芒,这会儿又回来了。

    他低眉看了一眼床上昏迷不醒的人,王爷眼中的光芒,是因为牛侍卫吗?

    一个小侍卫的命,竟然让堂堂亲王用了“求”字,可见这牛侍卫,对王爷有多重要了,这重要的程度,就要赶上王妃了。

    不,不是赶上王妃,而是就是对待王妃的程度了。

    可惜呀, 牛侍卫怎么就是个男人呢。

    陆元和一边在心里叹气,一边伸手拉过柳若晴的手腕把脉。

    柳若晴此时的脉象非常弱,好似随时要死去一般,陆元和费了好大的劲,才捕捉到了她的脉象,片刻之后,陆元和的眼底,惊了一下,目光有些惊讶地看向言渊。

    只是这会儿,他并没有急着说什么,而是继续给柳若晴把脉,这脉象,似有若无,弱得根本抓不住。

    随着把脉时间的加深,陆元和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凝重,言渊站在一旁,背脊不知道何时已经一片冰凉了。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言渊整个人几乎是僵在原地没有动过,直到陆元和将手指从柳若晴的腕上收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