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4章 884.进宫求药
    a ,最快更新天上掉下个靖王妃最新章节!

    随后发出了一声叹息,言渊的眼睑才颤动了一下,眼眸带着几分害怕地看着陆元和,愣是不敢问出一个字来。

    “王爷。”

    陆元和对言渊拱了拱手,目光有些不安地看着他。

    “怎么样?”

    深深地吸了口气,言渊才勉强找回一丝力气,看着陆元和问道。

    “牛侍卫浑身筋脉尽断,他这一身武功怕是要废了。”

    “我不管她武功如何,我只想知道,她还能不能活下来!”

    言渊沙哑的嗓音中,透着绝望,见他眼神晦暗地看着陆元和,双唇微颤,低声呢喃着,也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跟陆元和说话,“哪怕她残了,瘫了都好,我只想要她活着,只要她活着……”

    他哪里还敢奢望太多,对他来说,只要她活着,能陪他说说话,已经是上天对他的恩赐了。

    他怕自己要求过多,老天爷会连一条命都不愿意给她留下。

    陆元和不是没见过言渊这副模样,当初王爷从昏迷中醒来,得知王妃已经过世的消息之后,他就是这副仿佛跌入万丈深渊的模样,绝望得让人不忍相看。

    “她这条命能不能保住,草民也不敢保证。”

    陆元和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王爷应该知道她的病情,草民先前用药将她的病情控制住了,可那毕竟是治标不治本,加上今晚她受了极重的内伤,全身筋脉尽断……”

    说到这,陆元和顿了一下,看了言渊一眼,眼底闪过一丝不忍,“从她的脉象来看,她应该在撑不住的情况下,逆向用了内力,才导致她筋脉尽断。”

    逆向用了内力……

    言渊想起当时在长公主府的时候,她已经被黑衣人打成重伤,可在珩儿被人抱走之后,她就那样一路追过去,如果不是强行逆向用了内力的话,她当时根本坚持不了追了黑衣人一路……

    只有这个傻瓜……

    言渊的眼眶红了一圈,压下失控的心痛,对陆元和道:“陆先生,不论你用什么方法,你一定要保住她的命,陆先生……”

    “王爷!”

    陆元和见言渊一贯冷静的情绪开始渐渐失控,他赶忙喊住他,道:“王爷,用千年雪参,或许还能保住她一命,但草民没有十成的把握……”

    千年雪参本就是世间罕有之物,是生长在雪上顶上最寒冷的地方,时间长达百年之久,可以说是无价之宝。

    价值不菲先不说,数量之少,整个东楚,怕是也难以找到。

    再者,就算真的找到了千年雪参,以现在这情况,也未必就能让她痊愈,可看王爷这样子,八成是不会死心。

    陆元和心中忍不住叹息,王爷这命怎么这么苦。

    王妃走了,他好不容易重新看上个姑娘,可偏偏又是这样生离死别的情况。

    哎……

    “千年雪参……”

    言渊垂眸,轻轻呢喃着这四个字,下一秒,见他从屋中冲了出去,上了马,直接朝宫门的方向过去了。

    此时正值夜深,宫门早已经关了,从靖王府到皇宫的这条路上,安静得没有一个人影,马蹄声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在此时听着格外突兀。

    听着由远及近的马蹄声,负责看守宫门的值夜侍卫提起了精神,举目望去,当看清骑在马上的人时,愣了一下。

    靖王爷怎么这个时候来宫里了?

    纳闷之余,他们立即上前行礼,“参见靖亲王。”

    “打开宫门,本王有事见皇上。”

    侍卫们看言渊的脸色这会儿即使是在夜间,也能看出十分难看,他们不敢多问,自己打开了宫门,让言渊走了进去。

    言渊一路往承德宫的方向跑去,到了承德宫门口,直接闯了进去。

    值夜的宫人看到言渊进来,都惊了一下,赶忙迎上前去,“靖王爷,您这是……”

    “走开!”

    他直接闯进内殿,身后的值夜太监见言渊这模样,都被吓得不轻,赶忙跟在言渊身后朝内殿走去。

    言朔的睡眠一向很浅,在言渊往里闯的时候,就已经听到动静起身了。

    刚下床,便看到言渊脸色惨白又焦急地从外头闯进来,脸上带着难掩的疲惫,还有隐藏在他眼底不易掩饰恐慌。

    言朔皱了一下眉,他从未见过言渊这样没有规矩过,这样三更半夜擅闯皇帝的寝宫,若是传到朝臣耳中,又是一番闲话了。

    就算他不计较,也控制不住那些多事的朝臣出面弹劾他。

    “皇叔,你这是怎么了?”

    言渊上前,也没说缘由,直接在言朔面前跪了下来,“皇上,臣需要您这里一根千年雪参救命。”

    “救命?”

    言朔的瞳孔,深了几分,“发生什么事了?”

    能让九皇叔这样不顾一切三更半夜闯他的寝殿,甚至对他下跪求药,很显然,他要救之人,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不然,他也不会亲自过来跟他求千年雪参这种百年一遇的宝物了。

    “皇上,等先救了人,臣明日再进宫向您请罪!”

    言朔看着言渊,自从九婶死后,皇叔就对他疏远了许多,他不会再喊他的名字,在他面前,总是自称微臣,他知道他在怪他,他也知道,自己欠了九婶一条命。

    千年雪参虽是珍贵之物,可若能用一根雪参缓和他跟皇叔的关系,言朔还是非常愿意的。

    当下,他也就没有再多问,转头对候在一旁的王德道:“去将朕的雪参拿过来给靖王爷带走。”

    “是。”

    王德看了一眼言朔,又看了看言渊,心想,皇上对靖王爷还真是宽容到极致了。

    这样不管不顾地闯入帝宫,一开口就跟皇上要这么贵重的东西,皇上不怪罪就罢了,竟然还二话不说就把东西给他了。

    哎……

    王德觉得,自家皇上还真是世界上最宽容的皇上了,才会让他这个小叔叔这样肆无忌惮呢。

    “皇上,雪参拿来了。”

    “给靖王爷带走吧。”

    王德拿着雪参,递到言渊面前,“王爷。”

    言渊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千年雪参,伸手接过,对着言朔重重地磕了个响头,“多谢皇上!”说完,拿起雪参便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