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885.面具后的脸
    ,精彩无弹窗免费!

    言朔站在殿内,沉默了半晌,突然开口道:“你说会是谁让九皇叔这么紧张?”

    在他印象之中,除了已故的九婶,已经没有人让九皇叔这样方寸大乱了。

    王德愣了几秒,回想起刚才言渊那模样,若有所思道:“应该是对九王爷来说,非常重要的人吧?”

    闻言,言朔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你这是在跟朕说废话?”

    说完,转身重新上了床。

    能让九皇叔露出那样乞求的眼神,对着他这个皇帝磕了这么重一个响头,不是对他重要如命的人,怕是不可能会这样做吧。

    这个时候,言朔倒是希望有个人能让皇叔重新敞开心扉吧,也希望今晚这颗千年雪参,能救那个人的命。

    靖王府内,陆元和看着手中言渊交到他手上的千年雪参,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就这么点时间内,就把雪参拿到了,除了这位,怕是没人能做到吧。

    “雪参给你了,本王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必须保下她这条命!”

    言渊说话的声音,依然在颤抖。

    “是。”

    这个时候,陆元和也不敢说什么尽量之类的话,他怕自己这种没有把握的回答,会把这位给逼疯了。

    陆元和从盒中取出那颗雪参,不过才食指一般大小,却价值连城,皇上能把这样一颗人参二话不说就给了王爷,可见其对王爷的重视。

    他将雪参切成了十片,随后,取出一片放到柳若晴的嘴边,让她含着。

    “王爷,这十片雪参,分十天让牛侍卫含着,如果十天后,牛侍卫能转醒,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言渊低眉看着剩下的九片雪参,半晌,出声道:“交给我吧。”

    “是。”

    “你们都下去吧。”

    “是。”

    守在门外的暗卫们都退了下去,整个房间里,只剩下言渊跟柳若晴二人。

    等所有人都退下了之后,言渊才回到床边,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儿,那张不符合常理的红润脸颊,刺痛着他的双眼。

    他在她身边缓缓蹲下,手,轻轻抚上她的脸,冰凉地没有一点温度,就好像眼前之人,已经真的死去了一般。

    手指,有些轻微的颤抖,缓缓朝她的耳后探去,一层薄薄的皮,从她耳后掀起,言渊整个人都被震了一下,随后,那张人皮面具,在他手上缓缓揭开。

    整个过程中,言渊的手都在剧烈发抖着,期望看到那张脸,却又害怕过后的期望后,带给他的是更深的绝望。时间,仿佛过得很慢,很长,区区揭开一张面皮的时间,却让言渊有一种经历了千年的错觉,直到人皮面具被完全揭开的那一刹那,露出的那张几乎找不到半点血色的脸,那张每次午夜梦回,都会让他思

    念得痛彻心扉的脸。

    这张脸,安静地躺在自己面前,几乎找不到半点生气。

    言渊静静地盯着这张脸半晌,一动不动,两行清泪,从他的眼底滑落下来,有感激,有疼惜,有彷徨……

    他的手,轻轻捧住柳若晴的脸,瘦得甚至能摸到脸上的每一处棱角,掌心覆着她双颊的冰凉,他甚至不敢太用力,生怕会弄疼了她一般。

    他静静地看着她,眼睛一眨不眨,就像是在欣赏一件失而复得的宝贝,仿佛只要他眨一下眼,她就会消失一般。

    仿佛过了好久,他才俯下身去,带着一脸的虔诚,在她唇上落下深深的一吻,“没事了,没事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他握住她的手,一刻都不肯松开,也不敢睡着,眼前的一切,始终让他觉得不太真实,就如同镜花水月一般,明明就在眼前,可只要他一碰,就会消失不见。

    就这样,他熬了一整夜陪在她身边,感受着她微弱的气息,只要听着她呼吸,他就能满足了。

    天,渐渐亮了,靖王府内,却处在极度紧张的状态,靖王府的侍卫们,寸步不离地守护着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小世子。

    听说昨晚牛侍卫跟王爷一同出去寻找世子的下落,结果身受重伤,如今生死难料。

    因为年关刚过,这会儿才大年初三,新年的气息很浓,王府里的下人一直放到大年初七才回王府,因此,靖王府里的下人并不多。

    言绝一大早就听说小世子被救回来了,而且昨夜言渊三更半夜闯进宫中跟皇帝要了一颗千年雪参续命,他便片刻都等不了,一大早便来了靖王府。

    “八王爷。”

    “你家王爷呢,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家王爷跟皇上要了一个雪参是要救谁?”

    他可是听承德宫那边的下人说,昨夜老九不顾一切闯进承德宫,对着皇上磕了一个响头。

    虽说言朔是皇帝,向皇帝磕头这种事,言朔自然是受得起的。

    但他们除了君臣,更多时候,还是叔侄,自从皇帝登基以来,昨夜可是第一次他对皇帝行那么大的礼,这让言绝更加认定,需要雪参续命的人,一定对老九来说非常重要。

    “是不是珩儿出事了?”

    他能想到的,也就只有珩儿了,能让他那个弟弟那样失控的,除了若晴之外,也就只有他跟若晴生的儿子了。

    也正是因为想到这个,言绝这会儿没办法淡定下来,脸色阴沉沉的,整个心都提着。

    柳天心是跟言绝一道过来的,一大早她也听说了这事,也担心是小世子出了事,这让她没法安心在聿王府待着,便跟着言绝一同来了靖王府。

    珩儿是若晴留下的唯一孩子,她也不希望他出事。

    “不是,不是小世子,是……是牛侍卫。”

    闻言,言绝的脚步骤然一顿,惊诧地看着徐管家,“小牛?”

    徐管家皱着眉,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牛侍卫他……他……他为了就小世子,陆先生说他筋脉尽断,武功全失,现在命在旦夕,那雪参也不知道能不能留下他的命呢。”

    一旁的柳天心,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头顿时疼了一下,像是被人用钝器狠狠扎到心口一般,难受得厉害。“没想到那小子竟然能这样为珩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