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 886.柳天心的直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言绝也被这消息给震慑到了,筋脉尽断,他难以想象那小子为了救珩儿,到底经历过什么。

    低喃了一声之后,他的视线,投向身边一直没有吭声的柳天心,见她脸色比出门的时候还要惨白一些,身子还有些轻微地摇晃。

    他紧张地上前,将她搀扶住,嘴上却带着心疼地责备道:“你看看你,人不舒服让你安心待在府中休息,就是不听,现在脸色这么难看!”

    他伸手碰了碰她冰凉的脸颊,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刚刚还带着不悦的语气,这会儿完全变成了紧张的担忧,“有哪里不舒服,让陆先生过来给你看看,等陆先生看过之后,我们再去找珩儿。”

    柳天心摇摇头,其实她没什么事,就是从昨夜开始,心头莫名难受得厉害,好似浑身被人抽断了筋脉一样,疼得难受。

    早上起床的时候,整个人也没什么力气,可也说不出具体的原因。

    就在刚刚,她听到那牛侍卫筋脉尽断,生死难测的时候,她那种心痛又悲伤的感觉又来了。

    就像是一种心灵感应,她能清晰地感受着另一个人的痛苦,另一个人的悲伤和无助。

    “不准不听话!”

    言绝见她摇头,立即板起了脸,回头对徐管家道:“管家,你去把陆先生叫来。”

    柳天心还想说不用了,却被言绝一个不悦的眼神给打断了,管家已经转身去找陆元和了,言绝拉着柳天心直接去厅中等着。

    靖王府对他来说,也跟自己家没两样,他一向都待得十分自在。

    柳天心却由始至终一直皱着眉,尤其是在听到那牛侍卫可能会死的时候,她心里就慌慌的,空荡荡。

    言绝见她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皱了一下眉,伸手紧握住她稍显冰凉的手掌,道:“媳妇儿,你到底怎么了?”

    柳天心回过神,压下心头那一阵难受,看着言绝,想了想,如实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听到管家说牛侍卫他可能会死的时候,心里特别难受,就像……就像是跟自己很亲的人要离开自己似的。”

    言绝听了,脸色稍稍沉了几分,他自然是相信柳天心对自己的心,可听到她这样为一个陌生的男人难过的时候,心里还是稍稍有些吃味。

    可他明白,柳天心不会无缘无故有这种感觉,尤其是她昨晚还好好的,可今早醒来,整个人脸色就非常难看,再联想到那个牛侍卫……

    言绝的心头,震了震,这中间有些古怪。

    握着柳天心的手,又紧了几分,目光认真地盯着柳天心的脸,道:“你之前说,一直觉得若晴还活着,你还怀疑过牛侍卫就是若晴,难道……”

    言绝低声猜测道。

    之前,老九的表现就足够古怪了,可陆先生不是说他确系男子之身吗?

    难道陆先生搞错了?

    柳天心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说,总之,整个人觉得很乱很乱,可她觉得若晴还活着的感觉依然很强烈,但这会儿想起若晴来,心里就慌慌的。

    言绝见她脸色苍白,表情还有些掩饰不住的难过,便没有再问她,伸手拍了拍她的背,柔声安抚道:“别想那么多了,等陆先生过来,我们再问问。”

    刚说完,陆元和就u随着管家来了前厅。

    “见过八王爷,见过公主。”

    虽然柳天心算是内定的聿亲王妃,但是因为没跟言绝成亲,陆元和对柳天心依然以公主相称。

    “陆先生,麻烦你了。”

    柳天心想说自己没什么事,但是,看言绝这样紧张,她只好将话给咽了回去。

    陆元和给柳天心把完脉,脸色倒也没什么异常,见言绝紧张,便回答道:“王爷请安心,公主她没什么大碍,只是身子比较虚,好生休息便可。”

    “你看吧,我就说没事。”

    柳天心看着言绝,无奈摊手。听到陆元和说柳天心没事,言绝松了口气,再看她脸色惨白,想到她说的那些事,言绝想了想,继续对陆元和道:“陆先生,本王记得老九说过,你曾给牛侍卫把过脉,确系他是男儿之身,你真的没搞错吗

    ?”

    说起这个,陆元和的表情就有些古怪了,只是,他不明白之前到底是自己搞错了,还是这中间出了其他什么问题。

    想起自己昨日给牛侍卫把脉,那分明就是女子的脉象,也不知道是因为牛侍卫的脉象太弱,让他判断错误,还是当日他的判断出了什么问题。

    见陆元和面露迟疑之色,言绝跟柳天心相互对视了一眼,又对陆元和道:“陆先生可有什么难言之隐?”关于那牛侍卫的事,陆元和不敢擅作主张,面对言绝的问题,他也不好随便作答,犹豫了片刻,便道:“请王爷恕罪,这事儿,草民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不如王爷去问靖王爷吧,他那里或许有王

    爷您的要的答案。”

    陆元和虽然没有回答,但从他话里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来,他对那牛侍卫是男是女这会儿俨然也有些不确定了。

    不然的话,他可以完全肯定回答他就是了呀。

    言绝没有再问陆元和,而是起身道:“那本王去看看小牛,有劳陆先生了。”

    “王爷客气了。”

    离开前厅,两人一路往东院过去,柳天心这会儿心情好像很好,见她紧紧抓着言绝的手臂,道:“牛侍卫会不会就是若晴呀,我越来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靖王对若晴的感情这么深,那是刻在骨子里的深爱,那种感情,已经不需要用眼睛去看一个人,而是只要那颗心还跳动着,他就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如果牛侍卫不是若晴的话,靖王爷的感情哪会这么轻易就转移到其他人身上。

    再者,听说牛侍卫的一言一行很像若晴,就连珩儿都觉得他像自己的母亲,孩子的感情是最纯粹的,也是最真实的。更重要的一点是,牛侍卫对珩儿的舍命相救,如果不是自己的儿子,他有什么理由这样拼命,拼到不惜筋脉尽断,武功全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