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8章 888.剁了拿去喂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费了那么多的心思做了这么多的事,怎么可能便宜了那个不男不女的货。

    这样想着,她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就闯到东院来了,来之前,她已经想好了借口,就是越矩了,表哥也断然不会怪她。

    “希雅小姐,这里是王爷的寝殿,你这是要做什么?”

    徐管家沉下来,抬手拦住了希雅的去路。

    “我听说牛侍卫身受重伤,如今生死未卜,我想来给他看一看,管家莫不是忘了,表哥那难解之毒,可是我亲手给解了。”

    果然,管家听她这么说,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的表情来。

    王爷的毒,确实是她给解了,若是她真有办法救牛侍卫,那倒不妨可以一试。

    希雅见他迟疑了,心里有些得意,便继续道:“若是耽搁了救牛侍卫的时间,你担待得起吗?还不给我让开。”

    管家这会儿心里也有些纠结,若是这样随意放她进去,王爷怪罪下来可怎么办?

    但若是她真的有办法救牛侍卫呢?

    王爷现在这副样子,牛侍卫若真的没法救活,他都不敢想象王爷会怎么样。

    也罢,王爷要怪就怪吧。

    管家将挡着希雅的手,收了回来,给她让开了一条道。

    希雅冷眼扫了他一眼,眼底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屑和得意。

    她走到门前,刚要敲门,房门被人从里头打开了,言渊站在门外,眼神阴冷地看着她,眼中散发不出来的森冷,吓得希雅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正了正色,她压下心头的恐惧,对言渊道:“表哥,我听说牛侍卫……啊!”

    希雅的话没有说完,被言渊一脚从楼道上踹飞了出去。

    言渊这一脚,没有半点留情,希雅从楼上被踢飞,又摔倒在地,身上的肋骨,被踢碎了,嘴里的血,不停地溢出。

    她双眼惊恐地看着站在二楼走廊上,身上裹着一层寒霜,浑身杀气凛锐的男子,连呼痛都不敢,只是一脸惊惧地看着他。

    楼下的下人们也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傻了,不敢往言渊的脸上看一眼,看王爷这手段,似是想要了这希雅小姐的命啊。

    这希雅小姐也是活该,明知道王爷这几天心情不好,她还敢不顾一切闯进来,不过就是一个跟着长公主回京的苗人罢了,还真把自己当王爷的表妹看了。

    王爷可是连自己从小宠到大的亲妹妹十公主都杖责过,你区区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表妹还敢在王爷住的地方放肆!

    下人们瘪瘪嘴,看着希雅的眼神充满了嘲笑,还有些许幸灾乐祸。

    “表……表哥……”

    希雅一开口,嘴里的血便开始往外溢,希雅怎么说也跟东丹学过一些医术,知道言渊这一脚,让她五脏具裂,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她肯定会死的。

    这会儿,她也不敢多待,看着楼上那个即使站在那里一言不发都比阎罗王还要可怕的男人,她吓得浑身直打哆嗦。

    她拖着身子往外爬,想要找个人救救她,可即使她再怎么用力,也没办法挪动得太快。

    言渊冷冷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从楼上传进她耳中,“将她剁碎了,拿去喂狗!”

    这般残忍至极的说辞,从言渊口中说出来的时候,除了吓人之外,竟然没有人觉得不妥,好似这样惨无人道的手段,从这样一个人口中说出来,就该是合理的。

    希雅却被吓坏了,原本就没有血色的脸,此时更是一片灰败。当侍卫上来拉她的时候,她已经顾不上身上的痛,挣扎着起身,抬头对着言渊,声音撕裂般地喊道:“表哥,我知道我不应该擅闯你的院子,可我为罪不至死啊,我只是担心牛侍卫的伤情,表哥,你饶了我

    这一次吧,我错了,表哥……”

    言渊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松动,依然冷冷地看着楼下苦苦哀求的希雅,半晌,微微动了动唇,“你帮耶蛮做的那些事,以为我都不知道吗?”

    一句话,让希雅哭求的声音,顿了一顿,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怎……怎么会?表哥怎么会知道?

    她隐藏得这么好,表哥不应该会发现才是,对,表哥一定是在套她话,一定是。

    “表哥,你误会了,我根本不认识耶蛮,你是不是搞错了。”

    言渊冷笑,看着希雅就像是在看一个濒死之人,道:“是吗?把本王的儿子藏在你房间的密室里,也是本王搞错了?”

    他的眸光,凌厉得如一把磨得锋利的利刃,在希雅的身上凌迟了无数遍,“杀了你自己的父亲和妹妹,劫走靖王世子,这三条罪,哪一条不该让你千刀万剐?”

    希雅没想到言渊竟然连她杀了东丹也知道,傻愣了半晌,愣是忘了身上那骨头碎裂的剧痛,心里害怕得直发抖。

    她还想为自己辩解什么,却见言渊连一个字都不愿意听她多说,抬眼朝那些侍卫看了一眼,“拉下去……宰了!”

    “不要,不要,表哥,这些都不是我干的,我没做过,表哥,你不能这样做,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娘是长公主,她是你姑姑,你不能这样对我……”

    希雅求饶的声音,带着歇斯底里,从院外响起,言渊却是置若罔闻,表情依然冷漠如斯,即使是希雅被剁成肉泥喂狗,都没让他的眉目稍稍动一下。

    “不要……不要……”

    希雅看着面前动手的侍卫,那些侍卫也是第一次听自家王爷下这样的命令,从来没做过将人剁成肉泥这种事,他们动起手来,也有几分犹豫。

    “你们放了我吧,我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希雅哭得眼泪鼻血都混在一起,看上去及其可怜,可这些人一想到这个才十七八岁的女子竟然会残忍到连自己的父亲和妹妹都要杀害,就觉得这人死不足惜。

    “长公主到。”就在这个时候,靖王府门口,诺兰纤瘦的身影,出现在那里,l脸上带着难掩的疲惫之色,被两个侍女搀扶着,整个人看上去,瘦得仿佛只包了一层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