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0章 890.醒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诺兰没有再看她,闭上眼许久,直到希雅被侍卫们拉下去之后,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她才重新睁开双眼,看向一旁尚未离开的徐管家,道:“牛侍卫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回公主,毫无起色。”

    诺兰也是听说了言渊深夜进宫去求千年雪参之事,知道牛侍卫对言渊的重要性,这会儿听说他的伤情毫无起色,闭了闭眼,终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一切都是她一手造成的,如果她没有将希雅捡回来抚养,如果她没有听小九的话,带着希雅和朵雅离开苗地,或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徐管家见诺兰这副模样,心有不忍,犹豫了一下,劝慰道:“公主您无需自责,这一切都是希雅那个丧心病狂的人干的,我家王爷也不会怪您。”

    诺兰苦涩地笑了一笑,小九怪不怪她,不重要,可她这一辈子,是要永远活在自责当中度过了。

    原以为,东丹走了,朵雅走了,她身边还有一个希雅可以相依为命,却没想到,自己唯一剩下的那点希望,却是直接将她推进了黑暗深渊的那个人。

    “我先走了,照顾好小九。”

    “是,恭送长公主。”

    希雅的死,并没有掀起多少动静来,没人敢传出去半句话,就像是在大海里投入了一块小石子,根本激不起半点波澜。

    “没用的蠢货!”

    耶蛮在得知希雅的死讯时,只是冷冷地抛出这句话,甚至连丝毫的悲伤或惋惜都没有。

    这一次,耶蛮的损失算是惨重了,花了大价钱的请了暗夜门排名第二第三的高手,结果,其中一人竟然会死在言渊手上,死了也就罢了,他什么都得不到,还赔上了自己的徒弟。

    耶蛮气得咬牙切齿,可惜,靖王府中的消息密不透风,他想打探些东西出来都不容易。

    在这样损失下去,他怕大业未成,他目前所拥有的东西也都没了。

    再想起那个姓牛的侍卫,只要他一天没死,他一天心里不踏实,真没想到,秦暄身边还有这样一号人物,而他让那小子跟着言渊,有何用意?

    言渊,秦暄现在都很清楚南陵跟西擎打的是什么主意,这一场仗迟早要打,只是不知道他们准备找什么样的时机。

    东楚现在虽然什么反应都没有,可是,言渊已经知道了,就说明朝廷肯定已经做好了准备,再拖下去,事情当真会非常不妙。

    这样想着,耶蛮便坐不住了,“你们在京城守着,我去南陵见一见任丞相,再做打算。”

    “是。”

    当言渊将最后一片雪参放进柳若晴的口中时,已经是她昏迷不醒的第十天了。

    言渊看着这张毫无血色的脸,晦暗的眼底,一片刺痛,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他守了她这么多天,盼了这么多天,她还是没办法醒过来了吗?

    他苦苦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她就又要丢下他走了吗?

    他紧握着她的手,“我不会再让你丢下我的,你若走了,我会追着你过去,陪你一起喝孟婆汤,一起上黄泉路,听说那条路很暗很难走,有我牵着你,你就不用怕摔了。”

    他轻轻吻了一下她冰凉的指尖,没有温度的触感,将言渊的心,捏得喘不过气来。

    “下辈子,我们早一点认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们可以相处得比这辈子更久,更长,好不好?”

    他看着她,笑得温柔,眼底却满是悲伤之色。

    柳若晴像是听到了他的声音,眉头蹙得紧了一些,手指用力地动了几下,像是要拉住他,不想让他做傻事。

    “言渊,别……不要……”

    她用极其虚弱的声音,低声呢喃着,这是她昏迷十天以来,第一次开口说话,即使神志尚未完全清醒,却已经让言渊激动得落下泪来。

    “晴儿,我在,我在这里,你听到我说话了,是不是?你会醒来的,是不是?”

    他此时的情绪非常激动,但是又不敢握得太用力,生怕会弄疼了她。

    “晴儿,你知道吗?你很厉害,是你亲手将珩儿救回来的,你是一个很好的母亲,珩儿被你保护得很好,你醒来看看,看看他好不好?”

    “嗯……”

    柳若晴低低的呻吟,从喉间发出,“好……”

    她努力地想要睁眼,眼皮吃力地动了动,终于,她睁开了眼,眼前模糊的视线,一点一点清晰了起来,她看到了一张憔悴消瘦的脸,脸上的轮廓因为清瘦而显得更加棱角分明了一些。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是看到这张脸的时候,下意识地唤了一声,“言渊。”

    “是,是我,晴儿,是我,是我……”

    言渊激动得连连点头,高兴得像个孩子,一边吻着她的脸,一边眼泪直掉。

    滚烫的热泪,落到柳若晴的脸上,瞬间变得冰凉。

    柳若晴蹙了蹙眉,好似有些嫌弃,将脸往边上一挪,“你好讨厌,我好困,还要睡……”

    “好,好,你睡,你睡。”

    言渊看着她脸上那孩子一般不满的表情,从原本的轻笑,变成了傻笑,眼底噙着的泪光没有退去,他只是不停地重复着两个字,“醒了……醒了……”

    片刻之后,他又疾步开门走到屋外面,“来人,去叫陆先生过来。”

    跟着,又急匆匆地走回到床边,抚着她消瘦的脸颊,柔声道:“晴儿乖,安心睡吧,我在这里保护你,没人能再来伤害你的。”

    柳若晴迷迷糊糊地醒来,又很快迷迷糊糊得睡了过去。

    陆元和过来的时候,言渊就坐在床边盯着柳若晴看她,眉眼间的温柔和深情是掩饰不住的。

    想到自己那天把到的那古怪的脉象,陆元和的眼神垂了垂,提步走上前去,低声唤了一声,“王爷。”

    言渊回过神,却并没有给陆元和让开位子,而是将握着的柳若晴的手,递给陆元和,“陆先生,你看看她现在情况如何?”

    “是。”陆元和这个角度,是看不到柳若晴的脸的,他的手指,按在柳若晴的手腕上,这一次的脉象,比起上一次来,强劲了许多,也清晰了许多,可见,那千年雪参是真的起作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