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1章 891.古怪言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脉象这会儿虽然不似常人那般有劲,可对于一个半只脚踏进鬼门关的人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

    陆元和的眉目松了松,抬眼对正紧张盯着他的言渊道:“王爷请安心,牛侍卫的性命已经保住了,只是她这一身武功怕是……”

    能保住她的命,对言渊来说,已经是上天对他的垂怜了,至于武功,他真的不敢奢望了,以后他会将她牢牢护在身边,不会让任何人伤到她。

    “另外,王爷,这牛侍卫她……当是女子。”

    陆元和也不知道那日自己为什么会判断错误,男女之间的脉象是有明显差别的,可他那边把到的脉,明明是男子之脉啊。

    言渊看着陆元和眼底的疑惑,他心中已经了然。

    陆元和不懂武功,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的问题,想是那日晴儿也怕被他把出脉象来,才强行从内力改变了脉象,陆元和才没判断出来。

    那个时候,她咳得那么厉害,像是耗了不少真气。

    一想起来,言渊浑身都在疼。

    回想起之前自己没认出她时对他的冷言冷语,甚至几次差点拧断她的手,言渊就恨不得揍自己一顿。

    “我知道了,这件事,陆先生暂且不要说出去。”

    “是。”

    陆元和见言渊的表情没有半点意外和震惊,想是之前就应该知道了。

    意识到这个,陆元和倒是松了口气,总想着王爷算是从已故王妃的感情中走出来了,谁能想到,此时躺在床上昏睡的人,正是他们口中的已故王妃呢。

    陆元和离开之后,言渊重新走回到床边坐下,看着这张总算是让他感觉到一丝气息的脸,眼里染上了几分欣慰,还有一丝微不可查的感激和虔诚。

    修长干净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只听到他的嘴里,传来了一声极轻的叹息,“终于回来了,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跑了。”

    柳若晴这一觉,睡得很深,很沉,就像是天塌了下来,都没办法吵醒她。

    当她缓缓睁开眼时,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挡在自己眼前的模糊开始一点一点清晰了起来,首先映入她眼帘的,便是言渊那张不修边幅的脸,瘦得五官的棱角都更加突出了。

    可能是因为长时间没说话,她张了张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醒了?”

    耳边,响起那道温柔且熟悉的嗓音,也带着不容忽视的沙哑,以及从这沙哑声中透露出来的疲倦。

    言渊的脸,在她眼前完全清晰了起来,她对他点了点头,这眼底的柔软,却看得她的双眼,一阵刺痛。

    睡了十来天,这个时候,她的大脑是有些模糊的,看着言渊的眼神里,也带着一丝迷茫之色。

    她撑着双手,想要坐起来,言渊见状,赶忙上前将她扶起,小心翼翼地靠在自己身上,“小心点。”

    熟悉的气息,让柳若晴感到无比安心。

    她伸手指了指前方的桌子,又将视线投向言渊。

    “你要喝水?”

    言渊问,见柳若晴点点头,他道:“好,我给你倒。”

    他小心地让她靠在床上,快速起身去桌边给她倒了一杯水回来,扶着她给她喂下,“慢点喝。”

    温水入口,柳若晴觉得干燥的嘴里,总算是舒服了一些,喉咙湿润润的,渐渐的,原本模糊的记忆,也开始一点一点清晰起来,自然也就想起了自己昏迷不醒之前的事了。

    “珩儿……”

    她下意识地喊出声, 整个人从言渊的怀中弹了出来,回头抓着言渊的手,问道:“珩儿呢?他怎么样了?他有没有事啊,啊?”

    “没事,没事,你放心,珩儿他很好,我等会儿让奶娘带他过来见你。”

    听到珩儿没事,柳若晴提在心头的视线,总算是放松了下来,紧跟着,她又意识到了什么,心头猛然一沉,想起言渊刚才对她的温柔,熟悉却让她心慌。

    他……知道她了?

    放在被子上的手,快步抚上自己的脸,人皮面具还戴在她的脸上,她这才松了口气,竟然也没有去想许多不合逻辑的事情来。

    言渊坐在她身边,自然是注意到了她的举动,唇角微微扯了一下,有些无奈,也有些苦涩。

    他知道,她不想让他知道她还活着,或许是怕自己活着连累了他,又或者是怕他得知她的病情接受不了。

    她在处处为他想,可他,却对她现在身上经历着的痛苦,无能为力。

    人皮面具,是他今早给她重新戴上的,既然她不想让他知道她的病,那他就当做不知道好了。

    他记得当日他刚得知她的病时,曾问过她,她把生死看得那般透彻,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她牵挂的人了吗?

    她是怎么回答的?

    牵挂的人再多,也没办法让阎王爷开恩,不如不让他知道,安安静静地走,他也不至于太伤心……

    她的话,言犹在耳,当时他一直以为是因为秦暄,可现在,他知道,她口中的那个人是他。

    言渊的心头,被狠狠地扎了一下,眉头一蹙,眼神里,沉淀着疼惜和无力。

    看着她发现自己的人皮面具还戴在脸上时那松了口气的模样,他心里就像是被刮了无数遍,疼得不敢呼吸。

    “饿了吗?我让人送点吃的过来。”

    压下心头的难受,他低眉看着柳若晴,问道。

    柳若晴点点头,被言渊这么一问,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有些饿了。

    言渊给了她一个浅浅的笑容,随后起身出了房间。

    柳若晴侧过头,看着言渊出去时的背影,清瘦中透着难掩的疲惫,心头微微抽疼了起来。

    不让他知道也好,她不敢想象,他知道她活着,却带着那样的不治之症,又会有多难受。

    跟着,又想到自己的宝贝儿子总算是安然回来了,就算那天让她直接死在暗夜门的人手上,只要儿子能平安回来,她也就死而无憾了。

    言渊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手里还抱着穿着厚厚衣服的小世子从外面进来。小世子看上去很开心,尤其是看到坐在床上的柳若晴时,那双澄澈的眸子里,瞬间燃起了愉悦的色彩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