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4章 894.苗文字符的意思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况且,就算知道她是怪物们的弱点,她又能怎么样将自己这个“优势”利用起来呢?

    她拧一下眉,脑海里,突然间闪过一连串的字符,密密麻麻,却十分清晰。

    她的眼神猛然一睁,那些字符,这会儿让她每一个字都非常熟悉,“苗文。”

    她下意识地吐出这两个字,让一直观察着她表情的言渊怔了怔,“什么?”

    柳若晴忽地抓住他的手臂,表情有些激动,“王爷,我认识那些苗文。”

    “你认识?”

    他记得晴儿对苗文一窍不通,怎么这会儿又认识了。

    柳若晴点点头,可眼底却跟言渊一样,有些茫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昏迷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苗地的那些字符,是一些很古老的苗地文字。”

    说到这,她顿了一下,沉吟了片刻之后,看向言渊,道:“王爷还记得我家王爷当日给您看的那份从苗地里拓回来的符文吗?”

    柳若晴这会儿并不知道言渊已经知道了她是谁,这会儿她口中说的“我家王爷”,自然指的是秦暄。

    听着她喊自己“王爷”,喊秦暄却喊“我家王爷”,言渊听着心中就不痛快了,可见她脸上带着的兴奋模样,他还是很给面子地“嗯”了一声。

    柳若晴没注意到他此刻心里不高兴,手抓着他的手臂,道:“王爷,麻烦您给我取纸笔过来。”

    言渊看着她脸上的兴奋,也没犹豫,起身点了一下头,跟着提步进屋,给她取来了纸笔,柳若晴接过纸笔,在纸上画了一些言渊没见过却似曾相识的字符。

    “王爷您看。”

    写好后,柳若晴将手中的纸,递到言渊面前,“这就是当日我家王爷给您看的那些苗文字符。”

    言渊倒是没把视线投到纸上,而是看向她,不满地皱了皱眉,“你说秦暄就秦暄,能不能开口闭口我家王爷?”

    “……”

    这也能惹他不高兴?

    柳若晴眨巴着双眼,错愕地看着言渊那一副吃醋小女人的表情,偏偏她还觉得自己这身份隐藏得很好,并没有被言渊发现,所以,这会儿言渊这一通莫名其妙的不悦,反而让她觉得奇怪了。

    被柳若晴这样的眼神看着,言渊不免有些不自然,视线从她的眼睛上移开,他转移话题一般地看向那张纸上的苗地符文,道:“确实是秦暄给我看的那些符文。”

    难怪他刚才看的时候,觉得有些眼熟。

    他记得秦暄当日说,这些符文是苗地非常古老的文字,现在能看得懂这些字符的苗人都没有,晴儿又怎么会看得懂。

    想了想,他看向她,半信半疑道:“你看得懂这些?”

    “嗯。”

    柳若晴点点头,眼神里也带着一丝疑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梦里全是这些字符,醒来的时候,就全看懂了。”

    这确实很难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像当日她告诉他,她是从年前后,他的陵墓中来到了这里,这也没办法解释,可偏偏就是存在。

    因为他相信她说的话,所以,自然也就相信了她从千年之后过来这一个事实。

    也没追究其中的原因,他这一次看这些符文的时候,表情认真了几分。

    “这上面写的什么意思?”

    他问,柳若晴指着上面的符文,一共四行,一行一行解释过来,便是,“白骨深处,活死人冢,神女之露,厄运皆消。”

    “活死人冢?”

    言渊若有所思地抿了抿唇,“这活死人,难道指的就是那些怪物?”

    “有可能。”

    柳若晴点点头,看着最后两句话,若有所思道:“神女之露,厄运皆消。也就是说,这所谓的神女之露,能让那些怪物消灭?”

    她蹙了一下眉,“可这神女之露又是什么呢?”

    这一点,言渊也不清楚,但是,却让他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这是秦暄从苗地深处拓过来的,那里留下这样一串文字,是不是说明,在百年前的苗地,也曾出现过那样的怪物?”

    “有可能,因为出现过,所以才会知道这个神女之露,会让那些怪物消灭。”

    柳若晴点头回答道,随后,又见她苦恼地蹙起了眉,“这神女之露会是什么呢。”

    现在就算知道有神女之露这么个东西,可找不到也是没用的。

    言渊见她皱着眉苦思,想是太用神了,脸色看着有些疲惫,他皱了一下眉,道:“这事先别想,等你伤养好了再说。”

    柳若晴回神,心里也清楚这事急不来,便也没强求,对言渊点了点头,“好。”

    南陵,宰相府——

    “相爷,秦暄亲自去东楚见了言渊,我们之间的事已经不是秘密了,现在,言渊既然已经知道,就代表整个东楚朝廷都知道了,只是现在双方心照不宣而已。”耶蛮焦急地看着任道远,继续道:“现在他们之所以按兵不动,是还搞不清楚我们这方的情况,一旦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情况就没那么乐观了。还有那个姓牛的小侍卫,我的人说他受了重伤,目前还不知

    道什么情况,一旦他醒来,对我们来说,便是一个极大的隐患。”

    任道远一直闭着眼没吭声,好似对耶蛮的话充耳不闻,就在耶蛮提到那个小侍卫的时候,才缓缓睁开眼睛,污浊的双眼里,沉淀着习惯性的算计,“那个姓牛的侍卫,真的这么厉害?”耶蛮见他总算是开口说话了,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跟着,对任道远道:“相爷没亲眼见过,我手下那三只怪物,看到她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若是让他活着,时间一长,定会想出办法对付我的那些怪物,您

    说该怎么办。”

    任道远的双手,攒在宽敞的袖子之中,眯着双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越是这样,耶蛮的心里就越着急。现在,他对任道远来说,唯一的作用就是他手上有那些杀伤力极大的怪物,如果连那些怪物都失去了作用,那他的存在,对他们来说,就没有什么用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