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5章 895.不定性因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他荣华富贵的梦,也就跟着消失了。

    耶蛮在享受了苗地外面的荣华富贵之后,让他重新回到苗地那地方去,他自然是不甘心的。

    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现在他对他们来说还有用处的时候,赶紧让他们对东楚开战。

    任道远沉默了良久之后,突然低低地来了一句,“西擎跟南陵的兵力联手,未必就不是东楚的对手。”

    东楚,南陵,西擎,北卫,这四国能联合并称为四大国,实力虽有悬殊,但不会相差甚远。

    如果双方到时候真的联手,就算没有那些怪物,也未必就不能成事。

    但眼下的问题是,他们南陵还有一个神通广大的端亲王,以及被端亲王一直护着的当今皇上的亲弟弟宣王。一旦南陵和西擎联手对东楚开仗,秦暄手中的兵是绝对不会出手,一旦陛下手中的兵全部出去了,京城可就危险了,到时候,只要秦暄一出手,直接夺了皇宫,那情况就非常不妙了,不论是对他,还是对

    陛下都相当不妙。

    谁都知道,端王可是对当今陛下一点都不客气,他心里的皇帝一直都不是当今陛下秦穆怀,而是宣王秦禹怀。

    这一次,南陵若是对东楚开战,便是秦暄帮宣王夺宫最好的时机。

    这便是任道远一直没下定决心的原因。当今陛下秦穆怀这个皇位,一直就被朝臣所质疑,加上位高权重又后手握重兵的端亲王也不承认他,以至于秦穆怀有些急功近利,恨不得做些事情来让朝臣们承认他,就算不承认,也得心甘情愿臣服于他

    。

    自然的,如果攻下东楚这么一块肥肉就成了秦穆怀最大的目标,虽然有些好高骛远,可不得不说,确实是一条好路。

    之后,耶蛮找上了他,让他亲眼见识了那些怪物的可怕,同时,也让他心思大动。

    要知道,秦暄看不上秦穆怀那个皇帝,同样也看不上他这个丞相,面上跟他客客气气,暗地里指不定怎么想要他死呢。

    如果秦暄帮着秦禹怀坐上了皇位,也就是说,他这个丞相之位,跟着做到头了。

    所以,在任道远这方看来,他是必须要帮着秦穆怀保住这皇位的,这样他才能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和如今群臣之首的位子。

    于是,他将耶蛮引荐给了皇帝,同时,也让秦穆怀亲眼见识了那些怪物的威力。

    之后,他们便开始计划之后的一切,包括跟西擎联手。

    而他们之所以让西擎参与进来,自然是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毕竟,那些怪物是个不定性因素,一旦处理不好,说不定连自己都搭进去了。

    而现在,果然出现了意外。

    这个意外,便是秦暄身边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侍卫。

    好在他们现在还有退路,之后该怎么做,反而不能太着急了。

    西擎柳城鹤那个蠢货,一听说双方要合作攻打东楚,他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对付那种好大喜功的人,倒是不难,难的是东楚啊。

    任道远在心里叹了口气。

    而此时,耶蛮却从任道远的话中,听出了一些让他不安的气息。

    西擎跟南陵的兵力联手,这是打算放弃他了吗?

    当初,他费了多大的唇舌,才说动任道远和陵帝,现在,行动都还没有开始,他就打算将他弃了?

    “相爷,恕我直言,西擎皇帝之所以那么轻易答应跟南陵合作,也是因为我手中的那些东西,不然,以西擎如今的国力和兵力,他未必会答应跟南陵联手。”他看着任道远,焦急道,见任道远不为所动,他心里一沉,有些恼火, 银牙紧咬了一下,他压着心头的怒火,继续道:“柳城鹤再蠢,他也是皇帝,他不会连最基本的形势都不会判断,自从江国公一家二

    十年前被灭门了之后,如今的西擎,根本没有可用的将领,他不会自取灭亡。”

    耶蛮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出苗地找上任道远之前,事先了解过西擎如今的政局。

    柳城鹤昏庸无能,西擎的将领除了如今守在玉乡关的前国丈大将军陈翀之外,就没可派的上用场的将领了。

    可他了解过陈翀这个人,他是西擎已故陈皇后的父亲,自从陈皇后过世之后,这两君臣就已经貌合神离,陈翀守着玉乡关拥兵自重,柳城鹤根本拿他没办法。

    再者,他若是知道西擎跟南陵联手攻打对东楚用兵,他铁定会反对,更别说让他去带兵了。

    这一点,耶蛮能想得到,柳城鹤自然也想得到。

    所以,如果将来,东楚真的被灭,剩下另外三国,北卫如今掌握在容家人手上暂且不管,以西擎的国力和兵力,根本不是南陵的对手,多方对比之后,耶蛮才选择了南陵。

    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所以,刚才他对任道远说的这些话,并不能说是危言耸听,而是一个事实。

    任道远倒是没想过这个,听耶蛮这么一说,才觉得有些道理,再加上他自己心里的顾虑,没有耶蛮手上的那些怪物,还真不行。

    “那依你之见,该如何呢?”

    任道远侧目看向耶蛮,耶蛮见任道远被他说动了,心下悄然松了口气,看任道远的模样,心中八成是有顾虑的,只要任道远有顾虑,那他心里就放心多了。“相爷,依在下只见,就趁这个时候,东楚还没有想出合适的办法来应对我手上的那些东西,今早速战速决,东楚不是西擎那样没用的国家,哪怕给他们一点机会,他们都能找到翻身的机会来,现在要做的

    ,就是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不行!”

    任道远想也没想,便拒绝了耶蛮的提议,“现在我们完全不知道东楚手上到底有多少底牌,冒然出兵,对我们来说,绝非好事。”

    “可是,相爷,现在情况也不算太乐观,我们……”耶蛮还想劝说任道远,却被任道远抬手给打断了,“别说了,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我们不会随意出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