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7章 897.她不要我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言渊伸出手,修长的手臂,往她肩膀上一搭,俯下身平视着她的眼睛,如此近的距离,她甚至能感觉到言渊的鼻尖散发出来的热气,身子猛地僵住了,“王……王爷。”

    “不会是在想小姑娘吧?”

    他的气息,在柳若晴面前流转,修长的指尖,轻轻地把玩着她身后随意扎成的马尾,浅笑的眉眼间,带着似有若无的捉弄。

    柳若晴的嘴角抽了抽,他用这样暧昧的姿势问她是不是在想小姑娘,难道不觉得很不妥吗?

    “王爷您真会取笑小的。”

    她干笑着对言渊扯了一下嘴角。

    言渊挑了一挑眉,完全没把她这话当回事,目光带着一丝审视,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遍,“几岁了?”

    他的声音,沉沉的,却带着几分让人心痒酥麻的磁性,明明两人已经亲密到连儿子都生了,可他这样有意无意地撩她,还是让柳若晴的耳根,红了起来。

    “回……回王爷,小的……小的21了。”

    “哦,倒是个娶妻生子的年纪了。”

    言渊看着她,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把玩着她头发的手,却并没有停下,唇角,微微弯了弯,问道:“可有心上人了?”

    “有……有。”

    或许是因为习惯了小牛这个身份,这会儿面对言渊,倒不像是对着自己的丈夫,反而是一个自己偷偷暗恋着的人似的,在回答言渊这个问题的时候,耳根又开始不由自主不地发烫了起来。

    目光,有意无意地看着言渊这张引无数女人犯罪的俊脸,她的心跳也开始不由自主加快了起来。

    言渊倒是没料到柳若晴会这样回答,眼底讶了一下,再看她看自己的眼神里,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含情脉脉,还有那泛红的耳根,他唇角微微抿了一抿,眼底掩藏不住的笑意,看起来心情非常好。

    只是柳若晴这会儿顾着害羞,倒是没发现。

    眼眸微微垂着,也看不到言渊脸上的表情,只是听到他继续道:“他在哪呢?”

    柳若晴的身子因为他这个问题而僵了一下,眼眸抬起,下意识地朝他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疼痛,尽管这一抹疼痛消失得很快,可还是被言渊捕捉到了。

    原本含笑的眼神,微微暗淡了下来,心头,蓦地被狠狠扎了一下。

    见柳若晴苦笑地扯了一下嘴角,故作轻松道:“王爷您知道的,我那病……”

    她轻轻耸了耸肩,对言渊笑道:“都活不了,又何必让他知道,徒增伤感,王爷您说是不是?”

    她的眼神,她佯装坚强的笑容,还有眼底竭力隐藏着的悲伤,都扎得言渊的心,没办法喘过气来。

    搭在柳若晴肩上的力量,下意识地加重了几分,“别担心,我一定会找到治好你的办法。”

    柳若晴原以为他只是安慰自己,可抬眼看到他眼底的认真和坚定,让她没办法怀疑他此刻说这句话的真心,她感激地看他一眼,笑着点了点头,:“多谢王爷。”

    跟着,她停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如果小的能有幸活下来,一定把小的心上人见一见王爷。”

    “嗯。”

    言渊淡淡地扯了一下嘴角,看着站在眼前这个一心瞒着自己,独自去承受病痛的傻瓜,心疼得不能自已。

    沉默良久,他心里那一阵难受的情绪才稍微平复了下来。

    柳若晴不知道言渊在想什么,见他沉默着一言不发,那模样看上去好似有些难过,她愣了一下,觉得他不会是被自己刚才那情绪给感染了吧。她知道,言渊其实是一个非常冷情的人,这样一个冷情的男子,只有在对待从前的她时,才会热情得难以招架,但是,现在她只是一个外人而已,就算她救了他儿子的命,应该也不至于让他堂堂一个亲王

    ,为她一个小侍卫的病,这般难受 吧。

    柳若晴心中有些纳闷,可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只是故作轻松地转移了话题,道:“王爷来之前,小世子刚从这里离开呢。”

    “哦?”

    言渊回过神,收起了脸上的情绪,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道:“他跟你说了什么?”

    柳若晴低眉想了想,想起儿子那张失望的小脸蛋,便对言渊道:“今天是元宵,小世子听说外面很热闹,想出去赏花灯,但是,他说……他说王爷您不让。”

    柳若晴说完,目光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言渊的表情,见他的脸上并无愠色,只是垂着眼帘一言不发,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柳若晴收回视线,也不急着等他回答,毕竟这关系到小家伙的安全,她现在作为一个外人,是没资格给言渊提意见的。

    “你想出去玩吗?”

    就在她坐在一旁发呆的时候,言渊的声音,又一次打断了她的思绪。

    “我?”

    柳若晴惊讶地盯着言渊不像是在开玩笑的俊颜,伸手指了指自己,诧异道。

    “嗯。”

    言渊看着她,点了点头,又重复道:“晚上想出去玩吗?”

    柳若晴正正地看着言渊,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事实上,她是很想跟他一起出去的,就像往年的元宵那样,再者,看儿子那模样,也是很想去的,可是……她现在不是柳若晴啊。

    王爷带着她一个侍卫出去,会不会太别扭了?

    柳若晴下意识地拧了一下眉,眼底带着几分纠结,却听言渊继续道:“往年都是晴儿陪着我和珩儿一起出去的。”

    这低低的声音中,竟然让柳若晴听出了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好似在跟她抱怨似的。

    听他说起“晴儿”两个字,柳若晴的背,稍稍僵了一下,眼眸下意识地抬起看向言渊,见言渊也正在看着她,深邃的眼神里透着几分让她迷惑的复杂色彩。

    “你知道晴儿吗?”

    言渊问她,她心头一紧,随后,表情僵硬地点了点头,“小的猜……应该是已故的靖王妃吧?”见言渊怔怔地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慢慢地点了点头,“嗯,可她现在不要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