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8章 898.我们东楚的习俗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的语气,有些抱怨,有些委屈,也有些伤心和失落,这一句“不要我了”却听得柳若晴的心,紧紧地揪了起来。

    “王爷您别这么说,王妃她……她若是活着的话,定会回到您身边,不会不要您的。”

    “真的吗?”

    言渊看着她认真的模样,眼底微微一亮。

    看着他眼底微微闪过的光芒,柳若晴身子一僵,跟着,点了点头,“小的也听人说过王爷跟王妃感情极深,如果不是身不由己,王妃怎么舍得离开王爷您呢。”

    言渊看着柳若晴的双眼,半晌,苦笑地笑了一笑,“你说的对,晴儿不会不要我的。”柳若晴虽然意外言渊这样一个沉闷的人,竟然会跟她这个“外人”讨论他跟靖王妃之间的感情,只是觉得或许是因为他的情绪压抑太久,因为今日是元宵,所以有些稍微失控,这才跟她一个外人说这么多吧

    。

    柳若晴在心里这样想当然地想着,言渊却将视线再一次看向她,问道:“你还没回答我,你要出去玩吗?你若是愿意,我带着珩儿跟你一起出去。”

    对上言渊黝黑的深瞳之中透露出来的认真,柳若晴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就那样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好。”

    见言渊垂着眼眸,抿唇微微一笑,好似心情很好的样子,柳若晴的脑海里有什么想法一闪而过,但是闪得太快,她还没来级的捕捉,那想法便消失不见了。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晚间,用完晚膳,言渊已经抱着小世子出现在了她面前。

    小世子看上去很开心,穿着厚厚的小棉袄被言渊抱在手上,肉嘟嘟的小手臂环着言渊的脖子,对她道:“叔叔,叔叔,父王答应带我出去玩了。”

    看着小家伙脸上的兴奋神采,柳若晴也被感染得扬唇一笑,点了点头。

    言渊抱着小家伙站到她面前,问道:“可以走了吗?”

    “嗯,可以了。”

    说着,便率先提步往屋外走去,却听到言渊喊住了她,“等等。”迷惑回头,见言渊已经将小家伙放下,走到衣架子上,取来那件他几天前亲自送过来的披风,在她身上一披,手指熟练地将披风的带子给她系上,他的手指,还是她记忆中的那般好看,她怔怔地看着这张

    近在咫尺的脸,恍惚间,让她差点忘了自己此时的身份。

    抬眼看着他,正好对上他看向自己的眼睛,她对他扬唇一笑,甜甜地说了一声,“谢谢。”

    言渊抿着唇低笑了一声,眼底带着一丝宠溺,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脑勺,跟着,重新抱起站在一旁乖乖等着的小世子,起身对她道:“走吧。”

    “好。”

    走到言渊身边,她习惯性地伸手要去挽他的手臂,却在下一秒,缓过神来,将快要碰到他手臂的手,悄悄收了回来。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柳若晴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男男女女,东楚民风开放,互有好感的男女,即使没成亲,结伴出来游玩,有些亲密的举动,也没有人会觉得不妥。

    看着那些男女亲密的举动,柳若晴的眼底,不经意间染上了几许羡慕之色。她侧目悄悄往身边的言渊看过去,见他正在陪小世子在一边的小摊子上买花灯,边上挂着的灯笼,灯笼中的烛光,透过那一层薄薄的油纸透出来,整好打在言渊完美的侧脸上,让他原本冷硬的脸部线条在

    这时候柔和了许多,也让他整个冷清的性子,也在这会儿变得温柔许多。

    柳若晴偷偷看着他,看着看着,嘴角情不自禁地扬起了几分笑意。

    可她不知道,这会儿言渊虽然在陪着儿子挑选花灯,可眼角的余光却全在她的身上,看着她偷偷看着自己,嘴角那隐隐扬起的笑意,让言渊的心头,也跟着欢喜了起来。

    轻抿的薄唇,向上扬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在柳若晴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的当口,像是为了捉弄她一般,他突然间转过头来朝她看去。

    果然,柳若晴没料到他会在这个时候转过头来,脸上那一抹像是做贼被抓到的慌乱,让言渊尽收眼底。

    忍下眼底的笑意,他抬手对她扬了扬,“过来。”

    收起脸上的窘迫,她赶忙走上前去,站到言渊身边。

    “拿着。”

    言渊将一盏尚未点亮的莲花灯递到她手上,道:“这是我们东楚的习俗,听说过吗?”

    柳若晴低头,愣愣地看着言渊递给她的莲花灯,她当然知道这个习俗,写上心上人的名字,如果对方能捡到这盏灯,上天就会让他们白头偕老。

    可是……

    她抬眼看了看言渊,她跟他之间,还能白头偕老吗?

    看着言渊那满头扎眼的银丝,双眼,蓦地一阵刺痛。

    “小的……小的听说过。”

    她的声音很低,不想让言渊听出她语气间的哽咽。

    “今日你不是跟我说你有心上人吗?把他的名字写上,放到河中,有缘的话,他会捡到的。”

    柳若晴错愕地抬眼看着言渊一本正经的模样,很难想象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会纡尊降贵到跟他一个侍卫讨论这种事,还把他这小侍卫的事放在心上了。

    拿在手上的莲花灯,让柳若晴的手指,微微地紧了紧,再对上言渊好奇的目光时,她笑着点了点头,“好。”

    从摊主那里借来笔墨,在言渊看不到的地方,写下了言渊的名字,跟着,又怕言渊会过来看,赶紧道:“小的去河边放灯。”

    言渊点点头,“去吧,小心点。”

    这会儿,河边的人多,柳若晴去放灯的时候,言渊不放心,目光紧紧地盯着她的背影,她现在武功尽失,连一个没有武功的青年男子都打不过,放她一人离自己太远,言渊心里是非常不放心的。

    见她蹲在河边,小心翼翼地将那盏灯放下,那珍爱的程度就能看出来她对灯上写着名字的那人有多爱重了。言渊看着她,薄唇微微向上弯起,眼底掩饰不住的宠溺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