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2章 902.对本王的房间这么熟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爷,药拿来了。”

    言渊低眉看了看她手上的药,又抬眼看了看她,唇角弯了弯,状似无意地开口道:“你倒是对本王房间的东西很熟悉么?”

    柳若晴身子一僵,这才想起自己刚才确实是太熟门熟路了一些,连药放在哪里她都知道得这么清楚,这还不让他起疑?

    柳若晴皱紧了眉头,心里有些慌,正想着的该怎么敷衍过去的时候,言渊却先开口转移了话题,“帮我上药。”

    那模样,倒是一点都不怀疑她,就仿佛刚才他说的那句话,真的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柳若晴不安地看了一眼他的脸色,见确实没什么异样之后,她点了点头,“哦。”

    言渊站起身,在她面前毫无顾忌地脱去白色的中衣,虽是大冬天,言渊穿的衣服并不多,脱去带血的中衣之后,便露出了他坚实有力的上身。

    腰间的伤口,这会儿毫无遮掩地摆在柳若晴面前,伤口虽说不重,却很深,这会儿上面还淌着血,柳若晴看着,眼眶骤然一热。

    打开小瓶子,将里面的药粉言渊的伤口倒上去。

    言渊的腰上没有半点赘肉,所以,这个伤口被肌肉撑开就显得尤为明显了。

    柳若晴心里看着难受,倒药粉的时候,手微微有些发抖。

    头顶上,传来言渊低沉的嗓音,“这个伤口吓到你了?”

    柳若晴手上的动作一顿,下意识地抬眼朝言渊看去,眼底噙着的淡淡的泪光还有不曾掩饰的心疼,让言渊心头一紧,却也有些愉悦。

    “不是,小的……小的只是太紧张了,怕弄疼了王爷。”

    她赶忙垂下头去,继续忙手上的事。

    上好药,她又拿着纱布,小心翼翼地缠在言渊的腰上,不敢太用力,怕将他的伤口扯痛了。

    言渊安静地坐着,看着眼前忙碌着的女人,此时,她的头顶正对着他,光是看着她手上小心翼翼的动作,他都能想象得到她心疼他时的模样。

    看着看着,言渊的心里,又一次失控一般得心疼了起来。

    他的妻子,就在眼前,曾经,无数个日日夜夜,他想她想得恨不得跟着她去了。

    如今,好不容易等到她回到自己身边,他反而不敢跟她相认了。

    尽管几次,他都情不自禁地想抱抱她,亲亲她,可是又怕自己突然间拆穿了她的身份跟她相认,会吓到她。

    他想给她足够的心理准备,可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王爷,包扎好了。”

    柳若晴抬眼,正好撞进了言渊深邃的黑眸之中,这双眼正看着她,灼热滚烫,好似要将她整个人融进去。柳若晴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双手,下意识地握紧了,明知道自己应该赶紧退开,可是,对上这双灼热却又带着淡淡悲伤的眼神,她的理智,在此时没办法战胜自己的感情,就这样半蹲在他身边,跟他静

    静对视着。

    下巴上,突然间传来一丝温热,她回过神,见言渊的手指,正轻轻地挑起她的下巴,原本灼热的眸子,又深了几分,眼底,有一股情绪,像是有些失控,随时要迸射出来。

    柳若晴意识到了什么,别开头,想要躲开,可言渊并没有要让她逃走的意思,下巴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

    “王……”

    到了嘴边的话,随即淹没在言渊落下来的吻中。

    熟悉的双唇,熟悉的触感,熟悉的她的气息,一切的一切,都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柳若晴惊得睁大了嘴巴,仅有的那点理智,才此时勉为其难地强撑着,她震惊地看着言渊黑如深潭的双眸,眼底毫不掩饰的感情,骗不来人。

    柳若晴的心里,紧了紧,原本就仅剩的那点理智,在言渊这双黑眸和热吻的攻击下,渐渐失去了作用。

    她缓缓闭上眼,小心又胆颤地回应着言渊的吻,那种久违的,要命的思念,在此时如洪水野兽一般,汹涌进她的心头。

    她伸出手,攀上他的肩头,像个刚刚初经人事的少女一般,紧张地睫毛乱颤。

    “娘亲,我要娘亲……”

    意乱情迷之际,小世子突然闯入的哭声,将两个人早已经失控的理智,骤然拉了回来。

    听到儿子的哭声,柳若晴理智回来了,却因为紧张儿子,加上听到儿子喊“娘亲”,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一把将言渊用力推开,她便往床边冲去。

    言渊腰上有伤,刚才被柳若晴这样一推,疼得他直皱眉,再看她冲到儿子床边,小心翼翼哄着小家伙的模样,言渊的心里,有些吃味。

    从明天开始,他要让奶娘把珩儿抱走。

    靖王爷在心里,下定决心道。

    “珩儿乖,乖乖睡觉。”

    她俯身靠在小家伙的耳边,柔声安抚着,小家伙听到她的声音,瞬间安静了下来,精致的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看上去很满足。

    柳若晴也被他感染了,嘴角漾开一抹小小的弧度,看着儿子,眼底满满的宠溺。

    忽地,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嘴角骤然一僵,努力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哄儿子的话,好在没承认自己就是“娘亲”,她才悄悄松了口气。

    从床边起身,见言渊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到了自己身边,想起刚才那一段情不自禁的热吻,柳若晴脸上有些尴尬。

    垂下眼,她没看言渊,只是低声道:“王爷,小的先回去了。”

    手腕,被言渊紧紧握住,有些用力。

    “干嘛急着走?留在这里不好吗?”

    言渊的声音,带着诱人的磁性,像是有些刻意,俯下身在她耳边言语,温热的气息,在她的耳边流转,惹得她浑身僵硬。

    刚才那一段热吻,柳若晴没办法忽视,也没办法无视言渊这古怪的感情,毕竟她现在是个男人。

    这里不像21世纪,对龙阳之好有足够的宽容,一旦让人知道靖王爷喜好男色,传出去对他来说,总归是不好的。

    她从前连累了他这么多次,没理由“死后”还要连累到他。既然没办法回到他身边,又为何要与他在纠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