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3章 903.昭明殿请辞
    ,精彩无弹窗免费!

    深吸了一口气,她握紧了双手,抬眼直视言渊深邃的眸光,道:“王爷,小的是个男人,您不能……”

    “不能爱你吗?”

    言渊沉着声音,打断了她的话,手,轻轻扣住她的后脑,将她压向自己,逼着她直视着自己的双眼。

    从这双眼中,柳若晴看到了他竭力隐忍的愤怒和心痛。

    “那你把自己变成女人给我!”

    他黑着脸,目露凶光。

    柳若晴被言渊这话给吓了一跳,没想到他真会对她一个男人动了心思。

    她这会儿有些心慌意乱,曾经,她也几次有过冲动想告诉他,她是晴儿,他的晴儿一直在他身边,可说了有什么用呢。

    她没办法永远留在他身边,等她死后,留给他的还是无尽的伤痛。

    最近,她见他明显开心了许多,就连后面的梨园也很少去了,她想,他应该是慢慢从她的“死”中走出来了,她不能重新将他推进那样的深渊中去。

    所以,一次一次地鼓足勇气,一次一次地将要说的话咽回去,她费了那么多努力,没理由到现在前功尽弃。

    “小的没办法变成一个女人。”

    她拧了拧眉,却没敢看言渊的眼睛,只是看了一眼窗外,从那扇窗户,可以看到梨园,那里,葬着他深爱的女人。

    “都说王爷对王妃深情不渝,现在怎么能对一个男人动情?”

    她带着几分赌气地开口道。

    言渊扣在她后脑勺的力量,松了松,看着她微凉的脸色,沉默了几秒后,苦涩一笑,“是啊,我爱她,这一辈子都爱她,可她不要我,我能怎么办?”

    他目光深深得看着柳若晴,眼底多了几分迷惘,“你说,我能怎么办?”

    柳若晴被他眼底的悲伤刺得双眼发疼,她将头微微移开,掐着自己的掌心,逼着自己狠下心来,“王爷您是天潢贵胄,风姿卓越,只要王爷愿意,多少女子愿意嫁给您为妻,王爷何必……”

    柳若晴是真的不希望言渊会传出有“龙阳之好”这样的名声,所以,说这话的是真心为他想,没有半点赌气的意思,可偏偏,她这话一出,竟将言渊彻底给惹恼了。

    手,停在柳若晴的手臂上,因为愤怒而有些用力,疼得柳若晴忍不住皱起了眉。

    “你的意思是,让我娶别的女人?”

    低沉的嗓音当中,没有掩饰他心底迸射出来的怒火,看着她眼底吃痛的神色,这一次,他没有松手,像是要惩罚她刚才说错了话似的,手上的力量又重了几分。

    柳若晴能感觉到他的怒火,手臂疼得她直皱眉,可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道:“王爷连男人都可以喜欢,娶个女子回家有什么不对的?”

    言渊愤怒地看着她平静的脸,最后,怒极反笑。

    有什么不对?

    他喜欢他这个男人,还不是因为他就是她!

    她真以为,任何人都能取代她吗?

    柳若晴看着他这模样,心里有些不安,抿了抿唇,想要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眼前压抑的气氛,却见言渊松开了她,沉着脸,道:“你回屋去吧。”

    低沉带着怒火的嗓音当中,夹着几许让柳若晴揪心的失落,她看了他一眼,压下心头的不忍,硬着心肠,点了点头,“小的告退。”

    言渊没再理会她,等到她出了屋,关上门之后,才听到从他嘴里传出的低低的叹息声。

    随后,又听他自嘲一般般地苦笑出声,“还真是个无情的女人。”

    元宵过后,过年的休沐假便结束了,朝臣们开始例行上朝,这个看似平静热闹的年,对这个朝廷来说,却并不算平静。

    朝堂之上,言朔蹙着眉,看着言渊递上来的请辞奏疏,神情严肃,抬眼看了看殿前神情平静的言渊,很显然,他这个决定,并不是一朝一夕决定的,而是好早之前,就已经下定了决心。

    而言渊请辞离开朝堂的奏请,让朝堂之上,有人欢喜有人忧。

    欢喜的,自然是庞太师那一帮人,言渊离开朝堂不问政事,对他们来说,自然是少了一个大障碍,以后做起其他事情来,也就更加方便一些。

    庞太师微眯着眼,站在一旁,看似事不关己,实则心里是乐坏了。

    这也算是他这段日子以来,唯一让他开心舒心的事情了。而言绝王丞相等人则是听到言渊要请辞的时候,蹙起了眉头,言绝想来沉不住气,当日听到言渊这个决定的时候,他就已经急得想揍他了,这会儿听到他真的地上请辞奏疏,他哪里能冷静站着什么都不说

    。

    要是皇上真的同意他请辞,以后他要想重新回到朝堂,怕是难了。

    “皇叔这是何意?”

    一脸严肃的言朔,将奏疏合上,太着眸子看向言渊,直接道:“皇叔还是把这奏请收回去,朕亲政没多少年,还想要皇叔你多加辅佐,皇叔切不可弃朕不顾?”

    加上他最近得知庞太师勾结南陵西擎之事,皇叔明知道眼下东楚内忧外患,他怎么还能撂摊子走人。

    言渊也没跟言朔多言,依然神色平平,道:“臣累了,想休息了。”

    言绝按耐不住,直接上前道:“老九,你别想这种馊主意,赶紧把奏疏收回去。”

    他轻斥了言渊一声,站到殿前,拱手而立,对言朔道:“皇上,最近靖王府发生太多事,靖王爷今日确实累了,不如让他放一段时间的假,再另行打算。”

    言渊皱了一下眉,看向言绝,还想说什么,就被言绝气呼呼地给打断了,“你给我闭嘴,要休息就回去休息,别想些有的没的。”

    他难得摆出一副兄长的架子来,凑到言渊身边,他用只有彼此能听到的声音,道:“你若是执意要走,我就将若晴活着的事,当堂说出来。”

    言渊脸色一黑,原本平静的眸子,在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骤然掠过一丝凌厉之气,脸也跟着黑了下来。“我知道就算若晴的身份被人知道了,你也会不顾一切护着她,可如今的形势,你觉得真已经到了非走那一步的地步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