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4章 904.这都叫什么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言绝表情严肃地看着他,道:“老九,八哥知道这样逼你不好,可是,如今的东楚面临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真打算撒手不管吗?”

    言渊这会儿气急,黑着脸,看着言绝带着歉意的面容没说话。

    众臣虽然好奇两人到底在说什么,尤其是八王爷刚才对九王爷说了什么话,让他这会儿气得面色发黑,像是随时要杀人一般。

    言绝见言渊瞪着自己没说话,知道自己这会儿说的话,已经说动了他,便转头对言朔道:“皇上您意下如何?”

    言朔也是被言渊突然要请辞的事给吓了一跳,他心里不想答应,可是,一旦九皇叔坚持,就算他不答应,他也拿他没办法。

    现在,见他这模样,虽然好似很生气,但显然没有坚持请辞的想法了,便点头同意了言绝的意思,对黑着脸不语的言渊道:“既然皇叔累了,朕准你一月的假,你在府中好好休息,其他的事,休要再提。”

    言渊黑着脸,虚握着的拳头,紧了紧又松了松,最后,拧着眉,出声道:“臣谢主隆恩。”

    之后,朝上那些原本高兴的,这会儿耷拉下了脸,而原本忧心的人,在见言渊没有坚持请辞之后,暂时松了口气,却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

    靖王爷既然动了这样的心思,很明显是深思熟虑过的,如果是因为生皇上间接害死了靖王妃而请辞的话,完全不需要等到今天。

    正因为他不是冲动下做的决定,这些人才担心,就算他今天暂时没有坚持请辞,也不代表他会真正地歇了这个心思。

    退了朝,言渊没有在宫中多做逗留,一人面无表情地离开了皇宫。

    庞太师那一帮人跟在言渊身后不远处,缓缓出了宫门,孟御史走到庞太师身边,压低声音道:“那靖王突然想到请辞,太师知道是何用意吗?”孟御史是怎么都想不通的,身居高位,位高权重,连皇帝都要卖他几分面子,身上有着旁人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多少人想要他这样的身份而不得,他是哪根筋不对了,才会想着辞去亲王爵位,要退出朝

    堂的。

    庞太师心里隐隐得有了几分猜测。

    几日前,他得到消息,南陵端王秦暄已经得知了西擎跟南陵合作之事,且亲自来东楚跟言渊说了此事。

    眼下,这事虽然没有拿到台面上来讲,可言家三兄弟,加上皇帝言朔,怕是早就知道了。

    至于他们知不知道他也参与其中,暂时他也说不准。

    那个沈沁,如今还在睿王府中,他的人传出来的消息说是她一直没苏醒,言霄也像之前那样,一直陪在她身边,不让任何人靠近,说是为了避免一些心怀不轨之人要伤害她。

    庞太师清楚,那是防着有人杀沈沁灭口,可言霄到底有没有怀疑到他身上来?

    庞太师心中不安,又想起了当日,言霄到他面前说的那几句话,也不知道是在试探,还是真的有他勾结外敌的证据。

    可如果有,他现在按下不动,又是为什么呢?

    庞太师百思不得其解,沈沁的死活,一直是他心里的一根刺,他此时也是恨不得南陵跟西擎那边赶紧动手,免得他夜长梦多。

    到时候,那两国要是改变主意,真正倒霉的人,怕就是他了。

    孟御史见庞太师皱着眉头,表情凝重没有说话,心里更加好奇起来。

    “难道太师知道其中缘由?”

    孟御史的声音,让庞太师回过神,他阴阴地眯起了双眼,摇了摇头,没有告知孟御史自己的心思。

    言渊若是真心请辞也就罢了,可若是在用计引他出来呢?

    庞太师自从那日太师府被盗贼闯进来之后,他行事都不敢太张扬,生怕藏在自己府中的秘密会被人发现了。“靖王请辞这事儿,可不是我们能管的,孟御史还是不要瞎掺和,免得惹祸上身。”

    最后,他只给了孟御史这句话,跟着便上了轿子,回府去了。

    孟御史站在原地,对庞太师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有些想不明白。

    他不过就是好奇问了一下靖王为何请辞,这怎么就叫惹祸上身呢?

    这庞太师,还真是年纪越大,胆子越小了。

    孟御史忍不住嗤声笑出了声。

    另一边,言霄言绝兄弟二人也正往宫门走出来,言霄若有所思地看着言绝沉着的脸色,问道:“老九请辞的事,你早就知道了?”

    “嗯,几天前他就跟我说了。”

    言绝沉着声音,面色凝重道:“真不明白那小子怎么想的,怎么越来越一根筋了。”

    言霄听出他话里有话,再看他气愤当中又透着无可奈何的神色,问道:“你知道原因?”

    言绝蹙了一下眉,想到此时在靖王府中的柳若晴,犹豫了一下,凑到言霄耳边,说了一句,听得言霄眼底有些吃惊。

    “他是若晴?”

    这会儿,倒是真把言霄给惊到了,就算他也曾想过若晴还活着,却怎么也没去想,那个姓牛的小侍卫,竟然就是若晴。

    难怪当日他去靖王府,他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竟然能认出他是六王爷。

    既然小牛就是若晴,这也难怪老九要做这样的决定了。

    在那小子心里,荣华富贵,高官厚禄, 爵位权力,也都没办法跟若晴的一根毫毛相比。

    不然,那日他得知若晴死了之后,也不会不要命地冲到金銮殿上要杀皇帝了。

    他那哪是要皇帝的命,分明是要他自己的命,好下去陪若晴。

    “六哥,这事儿我们放到心里就好,老九的事,我们没办法参与其中,如果他真要离开,我们谁也拦不住。”

    言绝的口气中,透着几分怅然,最后,无奈又心痛地淬了一声,“这都叫什么事。”言霄不像言绝,他跟言渊倒是有些像,性子有些冷清,即使在意,也不会表现得太过明显,看言绝这样,只能安抚道:“眼下正是多事之秋,有些事必须要处理了,再拖下去,对我们非常不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